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404章 兵进安息(四)

管家平时没少得冯亭好处,对他十分客气,附耳小声说道:“这位姓刘名中,年纪虽然不大,却是元帅府外曹主管,听说此人深有背景,前途不可限量。”
管家笑道:“前朝陛下虽然去职,听说也封了王位,才会屈尊做这等小官?”
“原来此事陛下知道……”说到这里,马凝顿了一下,接着说道:“我还以为有人担心我们夺宠,暗中派人所为。”
马凝道:“宫中无事可做,十分无聊,也不知什么原因,这些年来再也怀不上陛下的龙种,若是身边有人相陪,思念之心或会淡些。”
坐在张任下首之人是位年约十七八岁的少年,举止优雅,谈吐风趣,一见便知是大家子弟。冀州商人冯亭见张任与他交谈时言语小心,小声问管家道:“那位是何人?”
姜中等姜述培养的继承人,皆从基层开始工作,刻意训练他们平民化,但这些只是培养他们的过程,对于他们的安危,姜述提前做了许多布置,就连姜中身边看起来普普通通的侍女、下人,也多是精心挑选的高手。
周瑜文武全才,又擅音乐诗词,马岱、曹休、郝昭、王双等将皆出身大家,但此次接待与往常军中接待并不一样,未让军中士兵现场比斗,而以谈论诗赋文章为主。
张任下午在兵曹府议事,会议结束后便被董袭拉到宅中,以为其接风为名操持此场酒宴。对汉商来说,与掌管北方关m.hetushu.com卡的实权人物同席,不仅能够满足与名将共宴的虚荣心,更想借机结好此人,以后行商得到他的照顾。
众人言谈之时,阐述了各自对安息局面的看法,大致意见相同,皆想借此良机兼并安息,至少要将安息变成大齐真正的附庸国。之后大家言谈涉及的重点,则是朝廷明年春天将要举行的科举。
马凝年纪不大,身体健康,姜述每月都会临幸,她不能怀孕的原因,并非马后猜想那样有人暗中动了手脚,而是姜述因为她的身份敏感,不想引起不良影响而刻意为之。马凝方才所言,虽然语气平淡,姜述却听出弦外之音,笑道:“你每日所饮补汤,加入了数种佐料,就是为了避孕。你是前朝太后,若在宫中生子,会让前朝旧臣议论。”
马凝见姜述模样,知道他在考虑问题,也不打断他,专心去看搁在旁边的报纸。大齐报归属情报司管理,现在发行量很大,已经突破百万大关,凭借广告费收入,早已转亏为盈,各地派有许多编辑,通过情报司通讯渠道,能够将本地发生的大事及时发回洛阳,“手持大齐报,大事早知道”这句广告语所言非虚。
姜中途中曾经了解过诸将的履历,知道何人善文,何人不善文,交谈之时扬长避短,众人与他言谈之时,并无丝毫难堪,感觉如沐春风。
后宫人员越来越多,姜述不和-图-书想做《甄环传》中那位没有耳朵眼睛、被女子设计利用的摆设,就要费尽心力布置眼线,尽可能避免后宫发生倾轧与陷害。
姜述果断地否定道:“不行!洛阳到阿州路途遥远,一来一回得有年余,波斯萨珊新下,安息还未平定,此时前去十分危险。”
阿州治所迁到月亮城以后,昔日的波斯萨珊王城比以前显得更加繁华。北城门旁边的汉坊,一所豪宅之内,华灯初上,正是高朋满座。这是董袭的别邸,董袭是关羽部将,出身大家,金钱不缺,最喜欢聚众饮宴。
马凝理解姜述的苦心,道:“陛下心意妾身十分感谢,只是思子心重,求陛下让我西行,让我去西方见见他。”
距离安息王城尚有二十里,周瑜便派人在路旁迎接,一行人来到主营,参加周瑜组织的接风招待。参与接待的人范围很小,级别很高,酒食精致而繁多,多是本地特有的食材。接待宴会只有十余位重要将领参加,每人一案一椅,环绕成一圈,除了周瑜、张辽等将之外,只有马岱、尹礼、曹休等皇室姻亲识得姜中,余将不知姜中的真实身份,或坐或站,或斟或饮,显得十分轻松。
手握天下权利的皇家,尽管姜述提前做了许多准备,宫廷中总是或多或少存在争斗。万年公主低调又不妒,出身尊贵,无人敢与她叫板;甄姜、步练师、糜贞等皆手握权利,有一帮心腹手下,和图书无人敢暗算她们;孙尚香等人兼领女卫,消息灵通,也受不了什么委屈;董后、何后、马后这些前朝后妃,虽然姜述暗中护着她们,平常少不了受些闲气。
刘中还未答话,不知从何处忽然涌出十余随从,环绕刘中身后,一位随从小声说道:“大人,车驾早在门前等候。”
“陛下,中儿飘泊在外,妾身很不放心……”儿子离京已经年余,马凝思子之情越来越强烈,虽知姜述一番好意,但还是过来面见姜述,想求姜述调刘中回京。
刘中微微点点头,对冯亭施了一礼,道:“多谢冯会长好意,车驾已经备好,便不麻烦您了。”
冯亭从商多年,很有识人眼光,在旁仔细观察一番,忽然触起一事,又问管家道:“此人与前朝陛下同姓同名,莫非是巧合?”
刘中酒量不小,但是很有节制,感觉已有七分酒意,便辞了董袭、张任提早离席。行到门口,一位脸色白净的汉商迎了上来,道:“在下乃冀州人冯亭,为本城汉商商会副会长,负责本次酒宴接送,大人要去那里,只需言语一声,我派马车送去。”
马凝走入御书房时,姜述正在批阅奏折,马凝与何后皆未搬到宫外,还在北宫居住,不过搬到了西边比较偏远的宫室。
齐使黄中赶到安息王城之时,正是秋高气爽的季节,大齐驻军并未闲着,或是秋狩,或是小比,或是组织马球比赛,军营内外十分m.hetushu.com热闹。周瑜既是姜述弟子,又是姜述表弟,官职又高,可以参与上层机密,黄中未到之前,便知晓来使的真实身份。
实行科举制度,出身寒门的学子将从制度上,获得与高门豪族争夺政治资源的权力,将会极大限制名门大族的影响力。自汉朝立国以来,朝堂实行孝廉入仕制,大家世族为官者众多,相互提携之下,形成一个庞大的利益共同体,保障家族特权流传。久而久之,大世族影响力越来越高,严重威胁到了皇权。
姜述拉着马凝坐下,温言说道:“我让诸子以化名工作,而且不让他们暴露身份,这是历练的关键部分,你身份特殊,前去阿州定会引起轰动,如此一来,中儿身份难免会泄露,对他没有什么好处。何况,你想去看儿子,姜儿、宁儿她们不想去看儿子?若是应了你,别人来求如何处理?”
周瑜、张辽等将跟随姜述多年,可以算是大齐建国前后涌现的新贵,不少出身前朝军勋将门或者大族世家,对诗文并不陌生。也有部分将领出身平民或佃户,因为军功晋职,文化层次不高,即使曾到国学进修兵科,也没有即席写诗作文的能力。
姜述表情复杂,看着这位曾经手握前朝权柄、又为自己生儿育女的绝丽佳人,道:“想让中儿成为一位庸人?只知安乐而不知愁苦?他不但是你的儿子,更是我的儿子。他是前朝皇帝,身份十分特殊,不培养他和图书的自立能力,我们能照顾他一生吗?”
听到这里,姜述内心不由抽痛,后宫女子表面和谐,暗中还是免不了争风吃醋、相互猜忌。姜述想到这里,开始盘算应对办法,良久没有出声。
说完,刘中拾步走下门阶。冯亭早早出来相候,便存了结交刘中之心,见刘中要走,待要上前继续搭几句话,却发觉刘中随从站位十分巧妙,他虽然有心靠近,但紧行数步,依然近不得刘中身侧,眼见已近刘中车驾,心中灵机一动,急行数步,仿效门童为刘中掀开车帘,道:“大人慢行,平常若用着冯氏商行,尽管开口便是。”
坐在主宾位置上的是位黑脸中年男子,身着一件红色长袍,不怒自威,此人是阿州兵曹夏侯渊部将兼北方防御使张任。张任师从童渊,师兄弟三人皆任要职,二师弟张绣是徐晃部将,与张任皆是郎将,三师弟赵云闻名天下,风头最劲,现为追风营主将。
刘中微笑着点了点头,上了车驾,又向冯亭道了声谢,一行人匆匆而去。冯亭抹了一把脸上的汗珠,喃喃出声道:“这位小爷官职不大,言语也客气,为何会如此紧张?”
今晚在董袭别邸聚会的,多是与董袭交好的不当值的官员及汉商,这些酒宴可以结交很多上层人物,汉商最是喜欢这些场合,酒宴上处处可以看到他们的身影。
马凝继续央求道:“陛下,我可以多带些人,彼处又驻有大军,安危可以保证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