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406章 兵进安息(六)

张天怡对姜中起了兴趣,听说姜中在龟兹任职,便带着一队护卫,径去龟兹去寻姜中。也是不巧得很,张天怡风尘仆仆赶到龟兹之时,姜中奉命赶赴安息处理外事刚刚启行。张天怡既然已经生了念头,不见姜中当面如何罢休,到钟会处打听到姜中的行止,便从后面追了上来。
波惠兰点头道:“初嫁时是妾,三年前被立为正室。”
当时正值姜中国学快要毕业之际,派到东莱官衙实习,并未在洛阳国学,这帮姐妹打扮得花枝招展,气势汹汹地在国学耀武扬威一番,虽未寻到姜中,却搞得国学鸡飞狗跳。
太阳斜照下来,让乌德拉感觉十分温暖,从充溢着药香的房间出来,看看庭院中尚未调零的草木,感觉十分舒心。院中盛开的各色菊花,在逐渐枯萎的诸花之中显得格外显眼。
姜中道:“传言小姐甚是强势,以今日所见,方知传言为虚。小姐不要客气,当初并非拒婚,而是因为年纪尚小,事业未立,因此向父皇建言暂缓此事。”
张天怡见姜中中等身材,脸部微黑,线条坚硬,男子汉气概十足,脸色没有来由地一红,又见姜中十分客气,不好开口责问,只得行了一礼,道:“小女子见过王爷。”
张天怡追赶姜中,必将进入安息之境,钟会担心她的安危,一面派出一队骑兵卫护,一面让情报官速报张辽。张辽正在周瑜帐内议事,忽然得到这个消息,www.hetushu.com不由勃然大怒,正欲安排一队亲卫于半路截她回去,周瑜在旁笑道:“陛下并未明言拒绝婚嫁,贵女这番追来,未必不是一场姻缘。我看派兵阻截,不如派兵接应的好。”
“波惠兰,你往这边坐,我有话跟你说。”乌德拉指着左侧,对金发女子说道。
汉代青年男女之间,虽然不像宋代以后那般严格,但是初次见面的男女,称呼哥哥妹妹,还是显得有些唐突随意。张天怡话说出口,也回过味来,脸庞红得如同朝霞一般。
姜中此次代表大齐朝廷与安息群臣谈判,重新确定两国定位,并就相关问题进行磋商。说白了,大齐兵马既然已经进入安息,而且实际占了二十余座城池,若是不拿出相应的好处,大齐怎会撤军?
姜中内心也尴尬得很,但他与姜述性格相仿,逢事声色不动,大方地开口道:“征北将军跟随父皇于微贱之时,平常见面称为伯父,我等兄妹相称也平常得很。既然如此,以后我就呼你为怡妹。”
安息王乌德拉苏醒以后,正值安息秋会之时,安息内附十一王、外附十八王以及其余大小数百个附庸部落,一同齐聚王城。安息秋会与大齐每年举行的回京述职相仿,通过这次聚会,各部落首领呈上钱粮牛羊等贡品,向安息王汇报本部的军事、经济情况,安息王根据各部落情况封赏或罢免其头领。
“什hetushu.com么?”姜中吓了一跳,不自觉张口说出。自姜述用甄姜、糜贞、步练师、孙尚香等任职,加上织坊女工经济已经独立,妇女地位近年提升不少。但是兵曹麾下没有女职,为皇室人员配备的女职,与寻常之职并不一样,譬如姜中身边配置的司衣、司寝、司灯等女官,其实如豪族所配大丫环一般,除了掌管日常诸事,日后很有可能被收入房中。
姜中说话之时显得落落大方,守着同龄美人当面,从未遇到男女之事的他,内心实际紧张得很。姜中的自然大方,让张天怡羞意大减,心道我也是国学弟子出身,却不能让姜中小看了。
张天怡脸色一红,心道姜中所言之意,与甄姜所言相合,两人婚事并非再无希望,若能嫁给这位家世好又有能力的帅哥,也不枉此生了。张天怡一双美眸望着姜中出神细思,姜中让她看得很不自在,道:“我虽已受封,但并未开府,何况任职期间,为了保密,我与诸位弟弟皆用化名,除了数位将军和亲信左右,他人多不知我真实身份。我们说话之时,直呼名字即可,否则显得过于客套。”
“以你的美丽才华,加上伯父的名望,不知多少人会追求你……”姜中说到这里,不知道如何接着说下去,说得太白,又伤美人的心,但要任由张天怡这般说下去,恐怕这门婚事就要板上钉钉了。
两人心结一开,言谈之时便随意许和*图*书多,生疏感随之渐失。张天怡道:“中哥,我在女子分院学习多年,粗通笔墨,如今闲着没事,不如在你身边谋个差事?我想中哥左右应该缺人吧。”
张天怡回过神来,道:“黄中?黄大人?这样吧,我小你数月,叫你中哥,你叫我天怡或是怡妹。”
张辽及长子张虎此时皆在任上,张府主管内事的德佳又说不过女儿,最后这事还是甄姜出面,召德佳、张天怡母女入宫宽慰一番,说并非推了此门亲事,而是想等姜中回京之时,让两人见面以后再定,此事这才平息下来。
张天怡见姜中语无伦次,心理优势更大,接着说道:“去年与皇贵妃见面之时,皇贵妃曾说,你不是和我的想法一样吗?也不想娶不相识不了解的陌生人为妻?”
姜中彻底无语了,好在此时情报官进帐,消除了姜中的尴尬。情报官道:“大人,安息王派人入营,想确定一下大人的入城时间。”
往年这个时候,乌德拉都会忙得团团乱转,今年因为身体原因,没有精力约谈各部首领。各部首领都是精明之人,听说大齐兵马入境便存了心思,来到安息王城以后,见识了大齐兵威,不少部落暗自派人秘密与大齐人联络。
波惠兰微微一笑,在众妃艳羡的目光中抱着婴儿,淡定地坐在乌德拉身侧。乌德拉看了一下婴儿,道:“小别克下月就要两周岁了。”说完,乌德拉长叹一口气,换个话题问道www.hetushu.com:“波惠兰,你的堂姐德佳是征北将军夫人?”
此事除了张辽、周瑜,情报官最是明白此事,暗自与姜中属下情报官通报此事。情报官属情报司直辖,甄姜掌管情报司多年,威信极高,众人口中不言,心中拿姜中如小主一般,众人皆听说过张天怡的故事,有心撮合此事,因此姜中左右提前得了通知,张天怡得以大摇大摆地进入姜中营帐。
“你知道兵曹不设女职,任职要占我近侍编制,你知道近侍做什么吗?”姜中不知道为什么,心情有些期待地反问道。
宫内后妃及未成年的子女,听说乌德拉今日兴致不错,纷纷前来请安。安德拉倚在躺椅上,示意左右取来胡凳,让后妃子女围着坐成一圈。安德拉子女数十位,未成年的还有二十余人,乌德拉环顾一下四周,内心感到一种久违的温馨。一位金黄色头发的美丽女子,怀抱一名不足两岁的婴儿,坐在最不起眼的角落里。
两人分主客坐下,姜中正在心思话头之时,张天怡抢先开口道:“我父亲曾经向陛下提及你我的婚事,去年听说是你不愿,我心中感觉受了伤害,当初去国学寻你,其实还是为了面子,想让你见到我本人以后生出悔意。那件事实在幼稚得很,给皇贵妃和王爷添了不少麻烦,我当面向王爷致谦。”
去年年底张天怡女子分院毕业以后,张辽担心她在京城惹是生非,便派人将她接到驻地官邸。张辽部驻地原http://www.hetushu.com在西州,官邸安置在烧当郡城,姜中后来调到西州兵曹任职,在西州治所龟兹。
张天怡并不认识姜中,当初去寻姜中,无非因为遭到拒婚失了脸面,此次进了一趟后宫,这才晓得皇家威严,暗自后悔当初所为之幼稚。此时张辽的训诫书也送到京城,张天怡顺势老实下来,对姜中却又生出好奇心,让人仔细打听姜中底细,这才知道姜中文武全才,是储君的热门人选,对姜中益发关注起来。
姜中见张天怡胡人特征虽然明显,但与正宗胡女相比,线条十分柔和,个子高挑,皮肤白皙光滑,除了一头金黄色的头发,确实是位一等一的美女,又见她出言温和,并非传言中那般难缠,内心对她也生出好感。
安息国内、外附王官职体系沿袭匈奴,内附王是指最先依附安息的大部落首领,由安息王任命,因此内附王获封多少皆有安息王的影子,内附王皆对安息王室忠心耿耿。外附王是指安息近期征服或投靠时间不长的部落首领,按照各部落的实力以及对安息的奉献,获得安息王赐予的金帛书者。
“与其以后嫁给不相识的人,还不如自己选择一个。”张天怡见姜中有些窘迫,内心不自觉放松下来,说出这句让姜中瞠目结舌的话来。
各部首领借秋会之际,皆各怀目的,以期让本族获得更高的地位和更大的权利,因此每年秋会,各部皆十分重视,安息王也借会盟之时,对依附部落进行重新评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