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409章 刺杀皇子(二)

叶品合是反齐派领袖之一,他与冯安特斯下城,城上众人顿若群龙无首,七嘴八舌嚷成一片。安息按察使巴查尔忽道:“莫非罗马人居心不良?让我们与大齐两败俱伤,他们想在后面捡便宜?”
东城门门楼上站着十余位安息官员,簇拥着中间一名黄头发蓝眼睛的中年男子,见街道上战况很不理想,中年男子脸色十分难看。这些官员都是最强硬的反齐派高官,中年男子是罗马派到安息的特使冯安特斯。
姜述处事稳重,凡事谋定而后动,大齐诸将大多沿袭了这个特点。昨天,周瑜、张辽会同廖化就入城后可能发生的变化推演过多次,确信无论遇到什么情况,都能保证姜中的安全。
安息城内这次变故,周瑜提前已经料到,虽然亲齐派占据了安息朝廷主流,但是反齐派有不少军方人士,肯定会不惜成本破坏这次会谈,陷阵营此次随使入城就是周瑜提前预防措施之一。
姜中仔细观察这些兵王,坐在地上显得懒洋洋的,位置错落而有默契,既节约空间又相互弥补观察视界的死角,替换的武器兵甲也在触手可及处,按照一定的方向固定好,确保士兵在最短时间内能够上手轮换。
姜中的亲卫看起来彪悍凶猛、警惕四顾,但这些亲卫大多是最近数年入伍的士兵,虽然经受过严格训练,与在战场上历练的陷阵营精兵不同m.hetushu.com,骨子里没有那些兵王的冷酷。
安息王城主道虽然很宽,但依然限制了骑兵的战术发挥,倒毙于地的安息人马,也成了骑兵前进的障碍。为了躲避这些人或马,骑兵阵形立时散乱,速度也减缓下来。
陷阵营士兵的第二轮射击,目标从人改向马匹,安息骑兵顿时又倒下一片,后排勒马不住,街道又限制了骑兵闪避的空间,安息骑兵严谨的阵形顿时乱成一团。陷阵营连驽可以连击十次,随着安息兵马越来越近,连驽发射的频率越来越密集,安息骑兵很难到达二十步范围内,连人带马便倒了下来,几匹马虽已倒下,但是顽强的生命力和巨大的惯性,或是横飞或是直冲向上前来,被用木板和尖木临时制成的简易拒马挡住,随即倒毙于地。
巴查尔望着将至城下气势汹汹的大齐兵马,回头再看禁军所到之处,围攻齐使的兵将已经停下手来,拜倒在道路两侧,又望了一眼不动如山的齐使车驾,巴查尔摇了摇头,叹息一声,径直下城去了。
反齐派组织这次行动,可以说是为陷阵营演习所逼。上次二王子杀弟夺位,反齐派文武均获重用,大兴诏狱,亲齐派官员多有家破人亡者。乌德拉苏醒以来,为了平衡朝中局势,免掉数名反齐派重臣,重用亲齐派官员。此举让反齐派官员食宿不宁,认www.hetushu.com为乌德拉本来就亲齐,大齐兵马威逼城下,身为反齐一党,很可能被清理出局。单纯失去官职也就罢了,想起亲齐派那些被捕官员的惨状,反齐派官员便心有余悸。前日陷阵营演习,军威之盛让人胆寒,影响所至,亲齐派官员趾高气昂,难免会说一些讥讽恫吓之言,这让反齐派大小官员更是担心,齐聚次相叶品合府中商议。
反齐派此次行动,可以说是孤注一掷。在乌德拉没有反应以前,若是刺杀齐使成功,与大齐已无和缓余地,与罗马联盟已是必然,乌德拉内心即使不悦,也必会重用反齐派官员。但若刺杀失败,所有参与这次事件的人,都有可能成为乌德拉平息大齐人怒火的牺牲品。
有位将领忽然喊道:“大齐兵马出营了!”
另一位官员道:“我也认为不是时机,但叶品合大人说陛下已经病愈,肯定能控制住局面。特使也认为刺杀事件无论能否成功,都会促使陛下与罗马盟约。齐使遇刺或大齐人攻城,两国已成不死不休之局。但是大齐兵马攻击力强大,我们能坚持到援军抵达吗?咦,特使去哪里了?”
一声号角声响起,安息骑兵退后重整阵形,两侧迅速上来一批步兵,最前面是用木板和皮革制成的木排,后面部分士兵用弓箭射击,掩护另一部分佝偻着身体的士兵,开始清理地上的和_图_书阻碍,另有一些步卒上前,将一根根皮索,套在拒马等阻碍物上猛拉。尽管汉兵驽箭犀利,但对躲在木排后面的安息步兵威胁不大,前方的人马尸体等物逐渐被清理干净,大齐兵马设置的木排和拒马也被毁掉不少。
东城将领是反齐派,此时大声提醒道:“齐军攻上来了,大人们注意隐蔽。”
无数骑兵几乎同时发作,大地顿时颤动起来,疾驰而来的骑兵开始加速,卷起的烟尘升上半空,阳光似乎都暗淡下来。前后两支杀气冲天的安息骑兵,像是出鞘的利剑,隔着老远就能让感受到寒意。
在呼喝和叫骂声中,前排安息骑兵纷纷拿出挂在坐骑一侧的盾牌遮掩,后排骑兵开始用骑弓仰射。弓箭如云,击在陷阵营立起的巨盾上,发出叮叮不绝的撞击声,但很难伤到巨盾后面的覆甲精兵。
众人为军威所慑,都是目瞪口呆,一位官员小声说道:“大军在侧而围攻齐使,是否自取灭亡之道?”
这种前呼后应的隆重场面,除了姜述以外,即使西部元帅府主将关羽也没有享受到。姜中临场指挥并非所长,坐在特制的车驾内,很有兴致地通过了望孔观察车外的场面。车驾四周穿着制式铁甲的大齐精兵,默不作声地坐在地上休息。辅兵搬起兵甲马具刀枪弓弩火器,按照军令送到各队。此时周围已经清空,安息百姓的哭喊声已经远去,http://m.hetushu.com周围只能听到哗啦啦的甲片撞击声,气氛显得十分紧张。
安息精锐开始从四面八方现身,从衣甲标识可以看出,这些兵马并非属于一支部队,应是多支部队临时拼凑而成。这些身材长大的士兵,配有高大雄壮的战马,虽然衣甲式样并不统一,但皆配备精良的刀弓甲具,神色肃穆,杀气腾腾,行进时阵型保持得十分严整,各队之间却又配合欠缺,不难猜出这是反齐派官员或部落首领们的亲卫拼凑而成。
陷阵营军阵与疾奔而来的安息骑兵,正好相反,安息骑兵是动,陷阵营士兵是静。相比突如而来的冲锋,这种不正常的宁静更让人感到悚然,如大海中的礁石,任凭风急浪大,耸然不为所动,浪潮无数次扑击反被摔个粉碎。
面对这种情况,廖化并未着急,只是换了一个号令,部下纷纷放下强驽,迅速取出手榴弹,抛向步兵密集之处。阵阵巨响过后,密集的步兵顿时显得稀疏,硝烟散后的惨景让安息人士气顿失。一名士兵精神崩溃,大喊大叫着往后狂奔,战友受他感染,不理军官的斥责怒喝,乱糟糟地往后退去,安息人第一波攻击就此狼狈结束。
此时从东门楼向西看,街道上全部塞满了人,最东边是安息反齐派众文武的亲卫,从东往西不断发起冲击;中间是大齐兵将护着姜中,虽然人少,但安稳如山;再往西是部分反齐派部落和图书精兵,人数也不少,但攻击威力不大。再往西是侍卫军护着安息王,正在快速向东移动。
随着廖化一声令下,周围刹那间变成枪盾林立的钢铁丛林。再一声令下,道道闪着寒光的驽箭如一阵风席卷而出,安息骑兵整齐前进的洪流当中,顿时响起人的惨呼声和坐骑的嘶鸣声,密密麻麻的队伍顿时凹陷,安息骑兵被一轮锋利的箭矢射落一地。
众人转身望向东方,只见大齐士兵迅速集结,继而分成数队,依序出发,规模最大的一支队伍正迅速扑向这个方向。望着杀气冲天、装备精良的大齐劲旅,众人的心顿时落到谷底。
说到这里,忽然看见王宫内涌出大批士兵,向齐使车驾方向迅速移动,队列最中央是一位老者,头戴金盔,披着红色披风,正是安息王乌德拉。巴查尔连忙止住话头,指着西方,道:“陛下出宫了!”
姜述历来不注重繁文缛节的东西,对军队投入不惜血本,这些精锐士兵武装到了牙齿,但是并不花巧,兵甲马具外表均不起眼,设计时均以实用为主。陷阵营士兵均是彪悍骁勇的大齐兵王,这些看起来不起眼的兵甲马具,是军械司的最新产品。
此人开始说话时,声音放得很低,忽然发现冯安特斯消失,声音不由抬高不少。众人环首四顾,确实找不到冯安特斯的身影,有人问道守卫,守卫答道:“方才叶品合大人陪他匆匆下城去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