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410章 兼并安息

王班犹豫之时,见那边刺客仍然没有角度射击,在安息王将要踏入八十步范围时,王班再不犹豫,取出强驽,略微瞄准,便连发三下。在嗖嗖嗖的箭矢声过后,安息王一声惨呼响起,三箭皆中安息王后背。王班见事已成功,随即往后撤退,只是几个腾跃,就再也看不到他的身影。
可惜乌德拉筹谋的诸项计划,还未来得及细化实施,中了毒药昏睡不醒,国内党争欲演欲烈,又遇上天灾,安息国力未增反降。乌德拉醒来之时,形势早已大变,大齐的利刃已经抵在脖子上,不是考虑如何拓展,而是考虑如何生存。
乌德拉中箭惨呼,左右军官连忙探视,见乌德拉已无气息,一看中箭部位,见箭是从右后方射来,不由悲呼一声,指挥禁军立刻上前,将右后侧士兵包围起来,不问青红皂白,开始大砍大杀,街上顿时纷乱起来。
叶品合名为反齐派领袖,实则早被神鸟机构收服,是神鸟机构掌握的安息境内职务最高的暗子。叶品合按照计划,在众官员意不自安之时,提出刺杀齐使的方案,又搬出特使冯安特斯,以安众人之心。
若是普通使者,身边护卫人数不多,或会无力抵挡数千精锐骑兵,反齐派计划大有可能实现。偏偏齐使身份特殊,护卫数量极多,还有陷阵营千名兵王,这种强度的刺杀根本没有可能成m.hetushu.com功。
叶品合一派降了大齐,宫内文武百官大半属于乌备会斯派系,王后和乌备会斯下了决断,众人皆无异议。夜色将临之时,乌备会斯手捧印章图籍,率领众人出宫投降。
大街两旁跪满了参与刺杀的将士,前方是严阵以待的陷阵营士兵,乌德拉在离齐使防御圈外百步时,翻身下马,在两名心腹侍卫搀扶下,步履蹒跚地向车驾走去。
大齐兵马来到城下之时,安息守军皆已上墙防守,城墙倒塌时守军伤亡惨重。未等硝烟散尽,就看到大齐前锋杀进城来,人心惶惶之际,残余的守军几乎无法排列军阵,士兵很快就被大齐兵马杀散。
安息王再往前走几步,距离陷阵营最前方只有八十步,即使刺杀成功,也很可能让人将此事嫁祸到陷阵营身上。看到刺客瞄准以后,迟迟没有动手,王班很是替他着急,打量一下刺客与安息王的角度,发现刺客没有动手的原因,并不是不想出手,而是左侧扶着安息王的军官,挡住了驽箭射击的路线。
许多文武官员见安息王已亡,城中大乱,不少人逃往王宫,公议推乌备会斯为首。乌备会斯此次随同齐军而来,知晓齐军厉害,宫内只有万余守军,如何抵挡齐军攻势?乌备会斯无计可施,去寻王后商议。安息王后争权夺利、玩弄权和_图_书术是高手,如今这个形势,她又能有什么主意?
王班望见前方房顶上的安息弓手撤了下去,从藏身处出来,几个腾跃来到前面,从房顶悄然往下探视,见道路两侧无数官兵拜伏于地,安西侍卫军排着整齐的队列站在路中央,前面两名军官一左一右,搀扶着一名华服老者艰难前行。
两侧士兵是反齐派六个部落首领亲兵,见禁军乱砍乱杀,也不能束手待死,当下挥刀还击,两下大打出手。街道上乱成一团,皆是安息人自相残杀,陷阵营反而成为旁观者。
安息精锐前番损失二十万之众,近日虽从别处调了不少兵马入城,合计兵力不足十万,怎是大齐精兵对手?乌德拉死后,安息内部一片混乱,兵将无所适从,只有半日时间,城内守军非死即降,只有万余兵马退守王宫。
王班所处的角度很好,距离安息王后背只有三十步,而且射击路线无人遮挡,若是王班出手,几乎是百分之百的命中机率。但是王班身为暗卫,首要职责是保护姜中安危,若是出手射击,一定要在第一时间逃离,否则有被人生擒的危险。若是离开这里,再绕路寻找位置潜伏,姜中会有一段时间脱离他的视线,按照暗卫的职责要求,这是绝对不能允许的。
姜中进城之时,乌德拉已经打好腹稿,准备以依附大汉成为属国为条件,让http://www.hetushu.com大齐兵马撤出国境。可是突发事件最终打乱了乌德拉的部署,当亲卫禀报齐使遇刺之时,乌德拉似被刺猬扎了屁股,当场跳了起来。
若是刺杀齐使成功,以大齐历来的对外政策,必然会征伐安息,安息王即使不想战也只能迎战。两国战事一起,安息自然不是大齐对手,只能寻求与罗马人结盟,共同对付大齐。到了那个时候,乌德拉迫于形势,不得不重用反齐派。
尽管王班从未见过安息王,但是看到这个阵式,立即猜出华服老人的身份。他盯着安息王蹒跚的背影,心中不由起伏万千,心道身为王者又如何,失去了健康还不是与常人一样?
正在乌备会斯愁眉不展之时,斥候来报:“叶品合领着部分官员,出宫往投齐军。”
王班不清楚姜中的全部计划,但他身为姜中的专职暗卫首领,掌握与姜中相关的所有情报,清楚姜中此次出使的目的,也能猜出大齐这次兴兵就是要兼并安息。
这种披风王班十分熟悉,他身上同样披着一件,王班知道此人跟自己一样,都是情报部门的人。看着那人已将强驽瞄准安息王,王班猜出此人应在执行刺杀安息王的任务。
大齐兵马从东方入城,攻打车驾的这拨安息人顿时被断去后路,这时陷阵营开始发威,两下夹攻之下,场面很快呈现一边倒的局面。
乌德拉http://m.hetushu.com是一位雄才伟略的英主,与大齐联盟以来,境内全部汉化,全力学习汉人的先进经验,近年经济发展很快。乌德拉在提升国家实力的同时,确定政治经济学习大齐,军事拓展面向西北的发展战略。安息西北广大区域,大小部落无数,人口众多,但并无强国,东方、南方、西方都是大齐和罗马地盘,拓展方向只能面向西北。若是发展数十年,安西政治经济极大进步,国力逐步增强,按部就班占领西北广大区域,人口实力大增,即使比不上大齐,但未必不及罗马。到时安息与罗马弱弱联手,与大齐对抗,就会形成三足鼎立的新格局。
乌德拉清楚目前安息与大齐的差距,安息根本没有一战之力,倘若齐使在王城真有什么闪失,城外大齐驻军足以让安息国祀断绝。乌德拉顾不上别事,匆忙穿戴整齐,不顾身体虚弱,策马直奔事发现场。
乌德拉大病初愈,身体十分虚弱,即使有人相扶,走动也十分吃力,只走了十余步,脸上已经布满汗珠。乌德拉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复元,方才骑马之时几乎耗尽他全部的力气,为了体现安息的诚意,为了不让大齐借此兴兵,乌德拉顽强地往前迈进。
当看到围攻齐使的队伍时,乌德拉立时明白是反齐派发难,心里不由暗骂一通。往里看到齐使车驾无恙,心里如同去了一块巨石,一边策马上前,和-图-书一边琢磨如何解释。
对面屋顶上忽有一道亮点一闪而过,这是兵刃反射的光芒,王班随即伏下身来,小心向那个方向窥视。那边屋顶上伏着一人,全身被伪装色的披风遮挡,若非王班很有经验,常人从远处很难看出破绽。
正在纷乱之时,只听巨大的轰鸣声响起,地面颤抖不已,东方烟柱翻滚,继而又传来连续不断沉闷的响声,这是大齐兵马炸开了东城墙。
叶品合投降之时又带走三千余守兵,宫中兵力更少,乌备会斯忧心更甚。王后黯然道:“既已无法保全,还是举地献降吧,安息与大齐有盟约,即便失国,也能保全富贵。”
正在厮杀的部分安息人一愣,见场中不少杀红眼的士兵还是挥刀不停,当即不顾其他,先顾眼前自身安全,场面在瞬间停顿以后,继而又陷入激烈的厮杀。
乌备会斯为亲齐派首领,叶品合是反齐派领袖,两人全都投降,征服各地只须书信一封。周瑜次日上午,与乌备会斯和叶品合商议完毕,让两人写好书信,派亲信为向导,引领大齐兵马到各地接管军政事务。安息国数月皆平。
一位大齐校尉领兵上前,见姜中车驾无恙,立即派数人策马回走,向诸将报信去了。大齐诸路兵马开始陆续入城,一批兵马追杀守军,其余兵马按照计划,抢占城中要害位置。陷阵营见后路已通,并未上前厮杀,保护车驾往城外军营退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