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411章 王鑫阻敌

入夜,亲卫报上战损,隆冬多看罢,不由吓了一跳,道:“今天损失两千余众?”
王鑫神色未动,只是挥了挥手,让驽炮营行动。辅兵将巨驽推了出来,调整好方向,驽炮营精兵开始调整角度,成排闪亮粗大的箭尖,对准了罗马人进攻的方向。王鑫即刻下令,前方步卒飞快地退向两侧,罗马人顿时暴露在炮驽前方。
罗纳多疾步上前,招呼部下在他周围结阵,准备再从此处突破。突然一阵哗然声传来,前方敌营缺口处,突然出现一支全身披甲的大刀兵,像劈波逐浪一般,在刚集结准备进攻的人群里,碾压出一条条血肉狼藉的通道。左右亲卫急忙冲上前去,用身体掩护他,拖着他往后退去,只听接连惨呼声传来,刀光如雪,左右奋勇的亲卫,被大刀劈得肢断身裂。
“该死的西班牙人,该死的雇佣兵……”一军副军长罗纳多见打开缺口,方才还在开怀大笑,转眼间望着死伤累累的部下再次退下来,恨恨地把剑插在泥土中。
大齐水军占据地中海南岸,罗马水军占据地中海北岸,以目前力量比较,各有各的优势。罗马船只续航能力差,但拥有口岸船只人手补给之利,战船数量远胜于大齐。大齐水师在开罗港建船,因为时间问题,至今只有小船下水,大船下水至少还要半年时间,尽管甘宁从陆路拆了数艘战船过来重新组装,但是战船的和_图_书载重量和数量,比起罗马水军还是远远不如。大齐水师船坚炮利,抗浪、负载包括续航能力,都远超罗马同吨位的船舶,而且挤有火炮这个大杀器,战船虽少,但也不惧罗马人。
自从周瑜南征占城,甘宁就按照姜述吩咐,从西方海商处探听西行航线,然后派船西行,择地建造军港。目前从东莱出海,直至非洲南端好望角,已经建好足够的补给点。但从好望角沿非洲西海岸往北,遥远的距离并无任何一处可以补给。
姜述在安息故境增设新州,名为安州,下设六郡,升孙乾为安州刺史,调任曹纯担任安州兵曹,从降兵挑选精锐五万,以汉人为将校,组建新军。又从降兵挑选精锐十五万,组建三支新军,以严颜、夏侯霸、文聘三人担任主将,余军转为农建兵团,打散分至诸边州。
安息国疆域很大,人口众多,战乱波及区域很小,百姓受影响并不是很大。大齐又调来粮米,救济贫困,赚了不少好名声。汉教在安息教众又多,安息全境很快平静下来。
隆冬多默然一会,道:“两军两万余众,如今只余半数,以目前情况分析,我们已经无力攻下敌营。”
就在这时,大地突然出现一丝颤动,继而震感越来越强烈,隆冬多猛然大叫:“敌袭!敌人的骑兵来了!”
从南往北,海水颜色渐深,表面也逐渐显得浑浊m•hetushu•com,海面上漂浮着大量藻类,阳光下反射出五颜六色的光彩。水军士兵很有经验,知道海底定有大量鱼虾,各船纷纷抛下大网,准备捕捉海鲜,给远航的兵将们打打牙祭。
远方高地上,督战的一军军长隆冬多脸色大变,继而长长叹了一口气,不停地小声咒骂。这些东方雇佣兵将营地守得像乌龟壳一样,但在你不经意时,会有一批全身覆甲的刀兵突然杀出,制造一堆狼籍的血肉,然后快速退回营中。
王鑫部八千步卒却似枝茂根深的大树,任凭风吹雨打,最多飘零几片落叶,很快便恢复成原先模样。王鑫已经记不清挡住了罗马人多少次进攻,部下已经减员三分之一,但是不断进攻的罗马人损失更大。
隆冬多又问道:“第三军情况如何?”
西班牙东北部,罗马第一军团一军、三军联兵,正与王鑫营激烈厮杀。王鑫统兵据营而守,顽强抵挡着罗马人一波又一波的猛攻。此地是罗马人进军的咽喉之地,只要突破此地,前方就是平阔的草原,无论是往南策应第二军,还是往西策应第四军,都将占据战略主动。
亲卫道:“合军减员半数,与我军相仿。”
隆冬多望着久攻不下的敌人营地,不免心急如焚,脸色越来越红。亲卫首领未注意到隆冬多的脸色,道:“敌人巨弩犀利,射得又远又快,真是不多见利器。那些刀手hetushu.com更不简单,就像是钢铁做成的野兽,一不小心就会被他们咬上一口。”
夕阳逐渐落下,西方出现血红的晚霞,隆冬多见前方敌营依然岿然不动,长叹一口气,不甘心地下令道:“收兵回营!”
营地前面的土地是深酱色,因为吸收太多鲜血已经饱和,新的血水将表层变成一片滑腻的血浆,因为焚烧和太阳的照射干燥板结,然后重新被血水融化。
巨大的壕沟像是怪兽的大口,很快将拥簇而来的罗马士兵吞噬。附近敌人扔来一个个小罐,碰到坚硬的甲衣立即破碎,一股难闻的气味弥漫开来。紧随而来的是火把,然后火光冲天而起,一堆火形怪物拼命惨嚎挣扎,最后化成一堆灰烬。
甘宁派出一队人马,穿过非洲大陆,在西海岸择地建了一处小型补充站,仅能提供淡水,进行简单修补,许多物资基本无法补充。蒋钦、周泰担心前方补给跟不上,出航时在这处补充点带足了淡水,航行月余终于到达大齐控制的非州西边区域。非州兵曹早已得了水军通知,征用民夫在海边建了一座仓库,给远航的舰队进行补给。
王鑫是国学一期弟子,与姜珍等人不同,他是一个孤儿,在路上乞讨时被姜述收留,后来送到国学学习。王鑫并不聪明,但是十分刻苦,他知道这一切来之不易,十分珍惜这次机会。王鑫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,然后在青州军从伍www.hetushu.com长做起,认真执行任务,有暇时研究兵法,做事有板有眼,立下不少功劳,因功升为营将,在国学第一批弟子中算是皎皎者。
大海上的雾气与海水一样,都带些咸腥的气息,太阳从东方露出脸庞,雾水逐渐消散。甘宁部将蒋钦、周泰,带领两营大齐水师,绕过非洲南端,往北已经航行月余。
罗马人费尽周折,终于打开一个十余米的缺口,随即涌动的人头呼啸而入,用盾牌顶着密密麻麻的枪尖,抵挡着周围刀枪的戳刺砍劈。
王鑫部以八千步卒,顽强阻击罗马最精锐的第一军、第三军两万余众,部下战死三千余,杀敌逾万,成功打乱了罗马第一军团的部署,为汉军主力赢得了宝贵时间,汉军集中优势兵力,逐一歼灭第一军团下属各军。此役罗马第一军团死伤过半,罗马人已经无力继续进攻西班牙,王鑫因功授左中郎将。
罗纳多不由大惊,左右亲卫都是罗马正兵精锐,身披帝国最优良的板甲,手持最锋利的武器,如何会无还手之力?还没等他考虑明白,只觉手中一轻,圆盾已经裂成两半,随即感觉胸口一痛,身体便分成两半,轻飘飘地向两边飞了出去。
在罗马步卒身后奔走骑射的骑兵,看到前方让开一条通道,放下弓箭拿起长枪,策马瞬息而至,冲进血肉狼藉的缺口,对着床驽方向猛冲过来。突然兜头就是几十个黑黑的硬物砸来,瞬间一阵hetushu.com阵巨声响起,这些骑兵已经变成一堆残躯断肢。
隆冬多忽然咬紧牙跟,道:“让第四重步兵团上去,再冲一阵。”
大齐去年派两将领兵绕行非洲,目的就是想提前布局,增强地中海的水军力量,日后在与罗马开战时占得先机。做为世界上并存的两大帝国,利益之争益来益多,矛盾积累到一定程度,大战必然爆发。
亲卫点点头道:“第四重步兵团损失最重,中了敌人火攻计,战损一半以上。”
旗令摇动,做为预备军的第四重步兵团,排成严整的方阵,踏着整齐的步伐勇往直前。重步兵全身覆甲,平常驽箭很难伤到他们,这些刚投入战斗的生力军,尽量弯曲着身体,减少中箭面积,很快来到敌营前方。
罗马人显然吃过巨驽的大亏,不少罗马兵将哗然大叫,但是人群密集,即使守军让出前方,依然没有足够闪避的空间,只能挤在一起看着如标枪般的箭矢,将自己与战友串成长长的一串,然后随箭而飞,推倒后面涌动的人群。
方才的缺口竟然无人防守,急于建功的罗马士兵,突然发现这个敌人的防御漏洞,顿时争先恐后地冲了上去,然后响起阵阵栽倒翻滚的惨呼。就在方才这段时间,敌人竟然在营墙后面,挖了一道深深的壕沟,跌滚成一团的重步兵,因为身体板甲笨拙,很难再爬上来。只须人数达到一定数量,浇上一些火油点燃,周围就会嗅到让人恶心的肉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