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3章 黄巾子弟害少主?!

过了一年,张靖几名弟弟入学,五弟姜边化名黄边,专修文史,选修医科。姜边是穗儿之子,因为母亲出身低微,自卑心很重,平常十分低调,学习十分刻苦,有一次不慎惹了龚省。龚省约了周树、刘开,半路截下姜边,正要出手暴打一通时,正好被路过的张靖遇上。
周树三人愣了愣,对了对眼色,先是龚省恼羞成怒,怒斥道:“不需别人出手,老子一只手也能捏碎你!我们同学一场,你若讨饶还来得及。”说完,龚省一个猎鹰扑食,径向张靖扑来。
龚领黄巾出身,龚都族弟,天生异禀,力大无穷。从军后跟着龚都为亲兵,学了一路拳脚,一路刀法,在营中便无对手。有次军中大比,龚领拿下全军个人第二名,让主持大比的关羽相中,又传授他一路长刀,并教他导气入门术。龚领不负众望,次年军中大比时,很争气地得了全军个人第一名。
周会笑着摇摇头,小声说道:“少主举止老成,心m.hetushu.com胸定然宽广,怎会记挂这等小事?陛下教育诸子与众不同,皇子成人前皆隐姓埋名,这事千万不要跟别人谈起。以后要认准了人,即使那位少女也得罪不得,说不定以后会成为我们的主母。”
张靖现是国学三年级学生,主修兵科,选修格物,与周树、刘开、龚省同班。张靖十岁到国学报到时,履历写着父亲是国学东莱分院老师,母亲是东莱一家织坊的老板,老师同学皆不知他的真实身份。
周树、刘开、龚省自小一起长大,又是世交,皆有家传武艺,三人遇事齐心协力,在同年级横冲直撞,称得上是国学一霸。张靖学业优异,处事老练,开始时井水不犯河水,两下平安无事。
周树、刘开在侧冷笑旁观,像是已经看到张靖头破血流的场面。姜边在兄弟中最老实,首次遇到这种场面,忘了自己自小习武,此时紧张得捂住双眼,似乎不敢再看接下来的一幕。但在http://www.hetushu.com半晌以后,现场却没有任何动静,姜边偷偷张开捂着眼的手指,不由目瞪口呆。原来龚省全力击出的拳头,离张靖额头不到一尺时,被张靖单手牢牢抓住。
周树三人家传武艺,根基很牢,服气的人不多,这次被张靖打得无还手之力,嘴上虽然不服,内心却钦佩不已。周树三人横行惯了,吃了这次大亏,旁观者虽然没有什么熟人,此事并未流传出去,但三人一向霸道惯了,越想越不是滋味,觉得咽不下这口气。
不止旁观者看傻了眼,周树、刘开也有些发懵。张靖依然气定神闲,站在原地未动,看了一眼满脸冷汗的龚省,摇摇头道:“太弱了。”说完随意一脚,龚省庞大的身躯直接横飞几米开外,半天没有爬起来。
当年汝南袁家惨案,刘辟、龚都违反黄巾军禁令,张角舍不得按军令处死两将,不得不将两将逐出黄巾,赴青州保护已嫁给姜述的张宁。龚领彼时跟随龚都hetushu•com左右,同赴青州,担任张宁亲卫三年余时间,直到征伐并州时,刘辟、龚都调到关羽部下,龚领也随同到任。龚都往常回京述职时,龚领都会跟随龚都进宫给张宁姐妹请安,怎能不认识少主?
周会接过毛巾擦了把汗,笑吟吟地说道:“你小子有福气,今日得见龙凤玉牌。这块玉是十二块黄巾龙凤玉牌之一,陛下及两位娘娘各执其一,张牛角、官亥、程远志、张燕四位将军均执一块,其余五块玉牌皆在大娘娘手中。这位公子拿的玉牌编号为八,肯定是大娘娘送的,你想想那七位持牌者的身份,就应知道这位公子肯定大有来历。”
周会走南闯北,眼光不俗,从玉牌出处猜出四哥来历。四哥名叫张靖,正是当今四皇子,张宁长子,从小过继给张家,承继张角宗祀。凤舞复姓毋丘,出身官宦世家,马超部将毋丘俭的嫡长女。
周树和刘开这下彻底呆了,龚省可是大力士,体重足有一百八十多斤。兄弟栽了和图书,周树、刘开即使心中发怵,也不得不硬着头皮上前,但是两人合力夹攻,依然败下阵来,只有三四个回合,便被扔到龚省身边,三人这下成了真正的难兄难弟。
龚省体格强壮,吨位很大,速度却不慢,浑身散发出凶悍的气息,气势十足,奔袭到张靖身边,一个重拳砸向张靖脑袋,拳头在张靖眼中不断放大。
过了几日,休沐日放假,周树三人约好龚领,在校外截下张靖,想要狠狠教训他一通。龚领抬眼见是张靖,非但不敢出手,当场就矮了下来,连忙拜伏于地,道:“少主恕罪。”
付灯吓了一跳,脸色顿时变得煞白,汗珠子都滴落下来,差点跳起来,忙道:“这位便是少主?哎哟,我这有眼不识泰山,不会因此得罪少主吧。”
三人聚在一起商议,自家知道自家的本事,知晓即使三人合力,也不是张靖的对手,要想出气就要寻找外力。三人年纪不大,武艺不低,见识也不少,琢磨半天,龚省想起一个人来,道:“和-图-书龚领武艺高强,不在我父亲之下,母亲患病,年后一直请假留在京城,不如我们一同寻他帮忙。”
说到这里,周会四顾一下,放低声音,神秘地说道:“若我猜测不错,这位公子应是大娘娘长子,承继天公将军宗祀,我们黄巾人的少主四皇子,下次见了定要毕恭毕敬。”
诸位皇子虽然隐姓埋名,但皆有暗卫跟随,遇到同学争执,又值在人来人往的大路上,暗卫却不大方便大打出手。正在暗卫犹豫时,却见有人挺身而出。正在围观者准备欣赏这位好事者如何求饶时,没想到张靖十分拉风,轻轻叹了一口气,习惯性地摸了摸鼻子,剑眉一挑,道:“你们三人跟我单挑?还是一起上?”
龚省身为龚都嫡长子,出面前来相求,龚领不好不给面子,临行前对三人说:“我去只是比试武艺,点到为止。你们都是同学,应当友爱互助,再说即使此战我能得胜,你们借外人之力也不算能耐,日后要勤奋练功,凭借自身武艺取胜才是真本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