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4章 借体皇子张角生?!

东莱是姜述最重要的大本营,医馆数位名医皆是医科首批弟子,医术高明,张靖溺水时间又不是很长,急救以后呼吸平稳,但是任凭医师用尽办法,张靖的神智却一直没有清醒。张靖身份尊贵,出了这般大事,不仅母妃焦妁不安,还惊动了时在琅琊宫的姜述。姜述接到急报,猜测应与失魂症相仿,立即派琅琊宫长老于吉急赴东莱诊治。
无论如何,张靖醒来,说明性命无虞,张宁以及医馆医师,顿觉如释重负,认为只要好好歇息数日,张靖很快就能恢复。众人还在焦急等待时,其实张靖早就醒了,只是不愿睁开眼睛,他努力地想让自己重新睡去,期待一觉再次醒来,回到以前那个世界。这位重新恢复理智的张靖,其实已非原先的张靖,而是临终前被于吉、左慈收魂的张角。
紫檀窗子外开,薄薄的纱帘随风飘荡,清晨的阳光透过纱帘射进室内,形成斑驳陆离的光和*图*书影。被张角灵魂唤醒的张靖,闻着淡淡的栀子花香,如同往常一样,坐起身来,正要伸伸懒腰,忽然触起落水前的记忆,继而一缕信息钻入脑中,似是回忆一个长长的梦。张靖良久才回过神来,梦境十分清晰,梦中所学武功道法也记忆深刻。张靖十分好奇,当下盘膝依照道法修练,没想到无师自通,运转一个周天收功,只觉神采奕奕,所获非浅。
神念的交融外表根本看不出来,这道神念并未冲散张靖的记忆,而是一点点逐步被张靖接收。准确地讲,是张靖的神念与这股神念逐渐融合!张靖能清楚地感觉到这股神念对这个世界的不舍和愁绪,内里包含了对生活的热爱,对世道不公的愤恨,对女儿的疼爱与愧疚。千种思绪进入张靖脑海,与张靖的灵魂搅为一团,一点一滴交相融汇,最终再也分不清彼此。张角从小到大的一幕幕生活,如同和-图-书电影一般,深深铭记在张靖脑海中,十分清晰,张靖这才明白,另一股神念原本属于外祖父张角。
张靖九岁那年,跟随张宁在东莱居住,身边玩伴名叫姜凤。姜凤是姜阳孙女,张靖族妹,比张靖小两岁,两人十分投缘,就像亲兄妹一般,吃住都在一起。
琅琊宫位于青徐交界海边,距离东莱不远,于吉不敢耽误,连夜赶路,次日午后赶到黄县。此时张靖依然昏迷,数位名医束手无策,张宁忧急万分,于吉此时赶来,众人顿时觉得有了主心骨。于吉当即施法,与左慈往年救姜述相仿,取出紫金葫芦,放出一魂与张靖合体,张靖很快悠悠醒来,接着又昏迷过去。
张靖应当说是幸福的,父亲是开国皇帝,母亲是黄巾系领袖,从小得到姜述亲自教导,文武功底十分扎实。除此以外,张靖还有另一番奇遇,这不得不从张靖孩童时期说起。
接下来两天时间,http://www.hetushu.com张角开始控制这具身体,言谈举止虽与平常稍微有异,但经医者诊断,呼吸、脉博、神智皆已恢复,只要休养数日,便可完全恢复。张宁顿时放下心来,命人传给姜述喜讯,日子重又恢复平静。
张靖正觉莫名其妙,忽然又有一缕神思闪现,如同一名老者教授弟子一般,神思消失时,张靖脑中便多出不少东西,随着时间渐长,张靖消化的神念渐多,文才武艺提升很快,即使道法也将筑基成功。
张角似是睡了一觉,醒来发现变化太大,夺舍的这具身体还很稚嫩,但是基础打得很牢,年纪不大强壮有力,浑身充斥着无法描绘的活力。张角与张靖灵魂交融,这才知道夺舍之体并非别人,而是爱女张宁的长子张靖,承祀自己的亲外孙,这让张角十分矛盾,新生固然让人欣喜,但若为此牺牲外孙的灵魂,张角又感觉于心不忍。
周树三人本以为龚领武艺高强,肯和_图_书定能够完胜张靖,可以借此以出胸中恶气,没想到最终竟是这般结果,当场傻了眼皮。刘开心思转得最快,听到少主两字,触起张靖承祀一事,顿时恍然大悟,拉着周树、龚省排在龚领身后,一起拜了下去。
张角能够明显感觉到那具脆弱的灵魂,正缩在一角昏睡,以张角强大的精神力,只需神念一动,便可以将这具灵魂强行挤出体内,或是直接吞并。张宁焦虑的神色和惶急的呼声,唤起了张角尖封已久的温馨和亲情,张角心神剧震,矛盾异常,因为不知所措,索性直接装昏。
黄巾公墓位于渤海港西北十五里的小山南坡。姜述立朝以后,在洛阳城北建造大齐烈士陵园,安置在大齐历次战役中牺牲的将士神位;同年,又在东莱建造青州烈士陵园,将最早追随姜述的牺牲将士神位安置于此;在渤海张角墓附近建立黄巾烈士陵园,供奉黄巾系牺牲将士的灵位。
张靖见身份已经暴露,和_图_书守着这些黄巾人也未隐瞒,温言打发龚领先行回去,对周树三人却未客气,劈头盖脸就是一通怒斥。事后,张靖明令三人不得泄露自己的身份,又给三人布置不少学业,定下不少规矩,当成弟子一样培养。所谓不打不相识,四人是天生的主从关系,周树三人自此死心塌地,成了张靖的忠诚跟班。
张角思潮起伏,待到三更之时,做出一个极其艰难的决定:唤醒张靖的灵魂,然后封闭自己大部分精神力,只保留与张靖灵魂相当的意识,两具灵魂相互融合,随着张靖灵魂逐渐强大,封闭的精神力渐次释放。如此等同于两具灵魂合并,形成一具新灵体,既可保留张角的记忆传承,又不损害张靖灵魂的自我意识。
那年开春不久,张靖遇上一场祸事。东莱皇家府第后院建有人工湖,那日姜凤不慎落入湖中,张靖奋不顾身,下湖救人,将姜凤救到岸边,却因小腿抽筋沉入湖中,被人救起时一直昏迷不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