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18章 约战对手是少女?!

说话时,王熙儿内心莫名地紧张,不由自主向后退了一步。她这一句轻斥,听在张靖耳里如同黄莺啼谷,雏凤初鸣,像吃了人生果般,三千六百个毛孔全都张了开来。
张靖微微一笑,道:“我看姑娘不谙世事,想来不懂规矩,今天你们来约斗,就要报下身份来历,免得老辈之间有瓜葛,伤了彼此之间的和气。”
这下世家子弟反应不大,那帮将门子弟不由惊呼出口。所谓树的影人的名,五行门是江湖大派,修飞雁更是有名高手。江湖有歌谣:“琅琊南华是神,蜀山玉霄是仙,墨门南宫是魔,五行飞雁是妖。”歌谣所言琅琊、蜀山、墨门、五行门是江湖四大门派,琅琊宫南华真人神仙中人,蜀山派掌门玉霄子超然如仙,墨门掌门南宫莫武功之高若同魔王,五行门门主修飞雁身法轻快似是妖魅。王越被誉为天下第一剑客,却未能编入歌谣中,可想而知这四位前辈江湖身份之高。
张靖也是作hetushu.com怪,通报完姓名,并不马上进入战斗模式,而是摘下头下金簪,右手疾快地一摔,金簪闪电般地射向周树,周树十分配合,左手一挥,精准地接住金簪。张靖随即从怀中掏出一条绒绳,很快将散落的黑发束成一条马尾巴形状,整个动作十分飘逸,仿佛演练过千百次。这次下意识的炫酷,张靖就似条件反射般做了出来,自己也百思不得其解,可能吸引异性注意是人的本能,心中已有凤舞的张靖只能如此解释。
王熙儿说到这里,何保周围的世家子弟不由惊呼出声。太原王家是顶级豪门之一,王许是王家族长,王应是王许嫡长子,王熙儿是太原王家实打实的嫡女,身份很不一般。
张靖拍了拍刘可的肩膀,对他提供情报表示感谢,阻住准备下场的周树,道:“我来。”张靖除去外衣,下身是一条国学普通的练武灯笼裤,上身是一件纯棉短袖马夹,两头胳膊裸露和图书在外面,肌肉强壮结实,与略显单薄的体形很不相符。
王熙儿正容道:“我是太原王家嫡女,家祖父王许,家父王永,今年十三岁。”
不知为何,张靖对着王熙儿,不自觉间内心发热,没有摆出迎战架式,反而上前迈了一步。这个下意识的动作,张靖也是不解,暗道心中已有凤舞,怎会在王熙儿面前如此失态?
王熙儿奉父命抵京前,皆在深山修炼,没有多少处世经验,见张靖愣愣地瞧着她的脸逼上前来,对方没准备好,按照规矩又不好直接出手。此时两人距离很近,王熙儿似能嗅到张靖身上的阳刚气息,内心不由发慌,急道:“你别上前,再过来我要出手了。”
王熙儿自小在深山练武学艺,十几年来初次来到京城,怎懂得这些规矩?不由抬眼去看何睛,何睛如假小子一般,听说约斗等这些热闹事,经常溜到这边看热闹,知道张靖所言非虚,对王熙儿点了点头。
龚省此言本是调笑www.hetushu.com之意,王熙儿还当了真,正要说出八字时,那边何睛斥道:“莫听胖子胡说八道,你再报一下师门就行。”
冯连是冯习之子,基础很扎实,武功也不错,在王熙儿手下走不了一招,这让张靖不由对王熙儿高看一眼。此时何保退回场边,与王熙儿小声说了两句。王熙儿除下外衣交给何睛,顿时露出一身红色劲装,裹得欣长的身上显得婀娜多姿,加上眉目如画,肤色白皙,比凤舞还要美上几分,让人一看如沐春风,陶然欲醉。劲装下衣是一条紧窄的练功裤,配上高挑的身材,极似后世的长筒铅笔裤,衬得双腿修长笔直,高雅大方。
张靖摸了摸鼻子,感觉脸上有些发热,行个江湖规矩,道:“在下临淄张靖,请教姑娘尊姓大名。”
周树等人不想这些,却在那哄然大笑,若是两名少年如此盘道,实属正常,但这少男少女如此盘道,就让人感觉十分奇怪。龚省嚷道:“最好将八字也报报,看http://www.hetushu.com看与四哥是否对盘?”
王熙儿知道上了当,恶狠狠地瞪了龚省一眼,又扫了一眼张靖,莫名地俏脸一红,道:“我师从五行门门主修飞雁,是恩师关门弟子。”
王熙儿这才省起,方才莫名其妙地心慌,竟将通报姓名这个规矩忘了,当下收式还礼,道:“在下太原王熙儿。”
张靖这话说的很有道理,按照江湖约斗的规矩,不相识的人对敌以前,先要盘道,也就是了解对方出身、背景、师门,以免出现自相残杀的情况。
宫内有不少美女,张靖依然被王熙儿的美貌惊呆了,见王熙儿摆起架式,这才省悟过来,不由有些讪讪。无论是前世的张角还是未成人的张靖,对与少女交往都没有什么经验。前世张角沉迷修炼,后来又要处理军国大事,性格有些孤僻。张靖自小愣头愣脑,性格慷慨豪迈,精力旺盛,合魂以后才变得沉稳,接触男女之事还是近日的事情。
两人走到场中,张靖细看王熙儿,见她精致http://m.hetushu.com的脸蛋儿不似大多数瓜子脸那样,下巴不很细尖,下面划了一道圆润的弧线,如漆的美眸神光闪闪,眼神清澈见底,琼鼻樱唇,活脱脱一名国色天香的美佳人。
刘可脸上露出坏坏的笑容,道:“四哥,我可提醒你,千万不要轻敌。这女子是太原王家嫡女,叫王熙儿,听说从小随人练武,年纪虽然不大,但是天份极高,刚才冯连试了试手,王熙儿只是一招,就将冯连扔了出去。我看这位少女似胭脂马一般,也只有四哥能骑住,看好了要及早下手,这次她来京城为了相亲,听说要介绍给你二哥。”
张靖不由哑然失笑,道:“小可不是开玩笑吧,就这个弱弱少女,我看周树就能轻易胜她,根本不用我出马。”
张靖盯着少女直眉楞眼看了半晌,王熙儿察觉到对手的眼光有异,羞怒地跺了跺脚,纤腰一扭,做个起手式。王熙儿却不知道她扭身之时,饱满结实的圆臀划出一道惊心动魄的弧线,强烈的视觉冲击险些让张靖鼻血直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