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66章 深夜艳遇小美人!

陈云见没人搭理,心中便有恼意,又见姜凤与张靖言谈举止十分亲密,只觉得心火直冒,“哼”了一声,拖过一把胡椅,自个儿坐了下来。姜凤坐在对面内侧,张靖坐在对面外侧,刘开见陈云坐在身旁,厌恶地看了他一眼。
黄菲羽笑道:“我们可不如你家富裕,家里下人只是一男一女,男的常随父亲左右,女的要照顾我母亲。”
陈云连续没话找话,张靖理都不理他,只与姜凤窃窃私语,压根儿将他当成了空气。这种无言的轻视最让人窝火,比打陈云一巴掌还难堪,陈云脸色变得有些灰败,神情也冷了下来。
黄菲羽笑道:“好啊,晚上路黑,我有些害怕,这下有了免费保镖。”
张靖笑道:“不怕。以他的水平,真要那么干,也是自讨苦吃。”
听张靖问话,姜凤立即换了模样,笑道:“后天是休沐日,我大后天一早走,耽误不了功课。”
张靖往后看了一眼,和*图*书天黑只看到个轮廓,模模糊糊,看不清楚,收回目光,问道:“你匆匆出来,有什么急事吗?”
三人吃完饭,刘开很识趣,一摸嘴巴溜了。张靖付了账,姜凤陪着张靖在周围转了转,俩人便走便聊,彼此十分尽兴。转了一圈回来,快到姜凤家门时,张靖忽然问道:“陈云是什么人?”
“我分在这里实习,今天刚报到。”张靖说完,也问道: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张靖异道:“家中没有仆人?”
陈云发现姜凤对他没有好脸色,对张靖却是温柔相待,心中更是上火,看张靖越来越不顺眼,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新来的?”
陈云冷笑一声,道:“我这不是一片好心吗?若是新来的,我也好照应一二。”
姜凤故意让陈云难看,不停找话题和张靖聊天,附在张靖耳边娇笑不停。刘开在那看着手相,似在查掌上多少道纹路一般,将陈云晾在一旁,根本无http://m•hetushu.com人理睬。
“我家住在这里。”黄菲羽指着身后一排房舍,道:“我家住在东边第二个院落。”
听见陈云语意不善,张靖理都不理,对姜凤说:“你什么时候回去上课?”
张靖告诫道:“这个人气量很小,自己自讨没趣,却气得脸色发紫,这样的人要小心些,所谓不防君子防小人。”
陈云脸色慢慢涨红,气得浑身发抖,恨恨地一跺脚,转身去了二楼。回到房间,陈云觉得胸口气得都要炸开,坐了半天还没缓过劲来,不甘心地又下来张望,见张靖、刘开和姜凤嘻嘻哈哈说个没完,心里欲生怨恨,暗道:“我打听出你的名字,再跟你计较!”
黄菲羽笑道:“我熟悉医科,担心丫环拿错药,还不如自己跑一趟。”
“张靖?!”少女听到叫声,定睛看时,认出张靖,面露喜色,道: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姜凤眉头一皱,不耐烦地说道:“我hetushu.com不去。你忙你的去吧。”
张靖看周围黑乎乎的,只有大门口处点着两盏防风灯,道:“大晚上漆黑一片,我陪你一起去吧。”
姜凤见张靖面色不悦,怒视陈云道:“我的朋友关你什么事?”
望着姜凤进了院门,张靖笑着摇了摇头,向宿舍走去。走到拐角时,一人匆匆转了过来,差点没撞在张靖身上,借着月光一看,是一位十三四岁的美人,长相十分清秀。张靖认得这位少女,张口叫道:“黄菲羽?”
姜凤不以为然地说道:“他父亲是行政管理部副管事陈同,国学分院刚毕业,不知走了谁的门路,分在后勤部计财室。这个人很烦人,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什么模样。”
黄澄身为营将级别,又是大家子弟,家中只用两位仆人,可以说是很节俭的人。张靖暗自点了点头,对黄澄印象改观不少。
年轻人名叫陈云,是行政管理部副管事陈同的长子,今年国学分和-图-书院刚毕业,陈同走了路子,得以留在水军后勤部。陈云打量张靖、刘开一眼,注意力很快集中在张靖身上,上下将张靖打量了个仔细,说:“你是凤妹的朋友?”
张靖见周围黑呼呼地,女孩子走夜路的确有些吓人,道:“你自己跑一趟,也得找个人陪着,一人走夜路吓人得很。”
张靖其实早就看出陈云的心思,以他高贵的身份,怎会与这种人计较?以姜凤的条件,随便找一个,条件也比陈云强得多,陈云想要追求姜凤,只是痴心妄想。
姜凤扫了那人一眼,神色显得有些厌烦,一点不客气地说道:“陈云,没看见我在陪朋友吗?你忙你的去。
陈云脸皮很厚,涎着脸说:“在上面谈分配的事,你不上来听听?”
陈云也无愧色,回瞪了刘开一眼,扭头对姜凤说道:“几位师兄师姐在二楼雅座,凤妹上来见个面?”
陈云平常讨好姜凤,一来姜凤长得漂亮,二来因为姜凤的出身背景高和图书贵,受了姜凤的气,但拿姜凤没辙,更不敢发作。说起来陈云也是皇亲,族姑是婕妤袁芙,但是对上皇家族人,他这背景根本拿不出手。
陈云追求姜凤,陈同早就知道,也有从中撮合的意思,没想到落花有意流水无情,姜凤对陈云不屑一顾,见了面总是爱理不理。陈云见姜凤与张靖坐在一起,神情十分亲密,气就不打一处来,心中异常恼火。但恼火归恼火,硬件上确实差距不小,张靖一表人才,陈云无论身高、相貌还是气质,都远远不如,有点底气的就是他的背景够硬,宫中有位族姑。
姜凤脸色变得很难看,更加不耐烦地说:“谢谢,我没有兴趣。”说完转过头去,附在张靖耳边小声说话。
姜凤道:“谢谢你关心,四哥不需要你帮忙。”
黄菲羽道:“我出来拿点药,担心医馆关门,走得急了些。”
姜凤点了点头,道:“你也要小心,他父亲正好在行政管理部,说不定会暗中对付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