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80章 执法者偷我银票?!

说到这里,李辉为示清白,一边将怀中物品掏出来,一边说道:“你们看……”说到这里,李辉停下话头,望着刚放在案几上的物品,盯着其中一张银票,脸上似见了鬼一般,感觉不可思议,整张胖脸瞬间变得煞白。
四人皆称冤枉,拒不承认。
张靖不管现金,上前点了一遍银票,冷笑道:“军法司手脚确实了得,我这小盒内共有一万七千多金,正好少了六张千金银票。”
四名属吏连称冤枉。
属下人赃俱获,李辉到了现在能说什么?瞅着四名没出息的属下,双眼似乎喷出火来,对张靖的追问根本无法回答。张靖盯着李辉,又道:“李大人,四位属吏都是根据你的命令行事,方才又将财物都交给了你,在下不得不怀疑那两张银票在大人身上。大人即使拿了两张银票,也无法取出钱来,不如将银票还给在下吧。”
姜珠冷哼一声,吩咐手下,道:“搜。”
众目睽睽之下,证据和-图-书又被搜出,姜珠一声令下,情报司属吏闻令而动,将四名属吏当场拿下。姜珠冷冷喝道:“还缺了两张千金银票,你们是谁拿了,如实招来!”
李辉暗思方才过程,靠近他的除了四名属吏,余人都隔得很远,即使有人会暗器手法,也不可能将银票当成暗器,射进他的怀里。李辉脸上青一阵紫一阵,目光最后落在四名属吏身上,道:“你们四个,谁往我怀里塞过银票?”
姜珠泠哼一声,从案几上取出那张银票,拿在手中与其余银票比对,道:“李辉,这张银票与这些银票是联号,怎么到了你的怀中?从始至终,除了你四位属吏,再无人接近你,你怀中银票怎么回事?难不成自己长脚跑到你怀里了?”
李辉现在真是有苦说不出,搜查命令是他下的,四位属吏当众将搜查出的财物交在他手中,张靖说李辉动了手脚,李辉竟然有口难辩。李辉急得胖脸发紫,道和_图_书:“是我下的搜查命令,可这财物交给我手中,我只是检视了一遍,众目瞪瞪之下,我何时动过手脚?”
李辉到了现在,即使心中再冤枉,也已解释不了,跪伏于地自行请罪。这时姜珠手下走上前来,将李辉身上物品全都搜出,其中还有一个纸条。吏员打开纸条时,李辉脸色顿变,盯了一眼陈同并未言语。
张靖这时瞅着李辉,又开口道:“李大人,你是上官,下属出了这等事情,你是否应负责任?少了六张银票,现在追回四张,那两张银票呢?希望大人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。”
李辉脸色已是紫得发黑,张靖说话十分难听,偏偏他一句也反驳不得。张靖道:“李大人,还缺了一张银票,别人也取不出金钱,我要取回这千金要大费周折,还请大人明示现在何处。”
众人往门外看时,只是一群护卫簇拥姜阳进门,众人一齐向前迎候。姜阳走到案前坐下,姜珠附耳向姜和_图_书阳汇报前后过程,姜阳眉毛逐渐拧成两个疙瘩,盯着李辉道:“军法司与后勤部不相隶属,你在后勤部做出这事,可否想过置军法系统于何地?”
张靖答道:“我居处共有十张千金银票,洛阳朱雀大街银行分行开具,应是联码。这些银票都是记名银票,即使有人偷去,若非我本人到场报出密语提取,需要特殊印签领取才行。”
银票虽然不能领取,但是当众出了这事,性质十分恶劣。姜珠从张靖处取出四张千金银票,与刚搜出的四张银票比对,印签果然都是朱雀大街分行开具,十张银票都是联号,只有尾号不同,中间只少了九号和六号两张。姜珠面带寒霜,对李辉冷冷说道:“我希望李大人给我一个解释,给在场诸位一个解释。”
陈同望着眼前这场闹剧,面色煞白,李辉卷入侵占案,已让军法系统脸面大失,军法官俞继若是得知实情,怎会轻饶过涉案诸人?李辉被逼无奈,若hetushu•com想脱罪或是戴罪立功,无奈只能将实情招出,一旦咬出陈国,陈国怎有好果子吃?现在局面已经失控,陈国即使想帮李辉说句好话,又怎么能张得出口?
四位属吏都是李辉心腹,遵照李辉指示,搜出公房藏着的五十金和一百金,其实已经完成任务。一位属吏发现张靖居所床上有个暗格,从中取出一个小盒,细看全是额度不等的银票,本以为立了大功,没想到却是张靖的私产。这位属吏还以为李辉故意如此,并未感觉有什么异常,也没有偷取银票,但是守着众人之面,从自己怀中搜出银票,四人虽呼冤枉,心中却是狐疑不定,不免疑神疑鬼。
就在这时,门外传来通报声,道:“姜将军到!”
姜珠盯着李辉,冷冷说道:“李大人,我现在真是见识了军法司的手段,当真是生财有道。来人,通知军法司俞大人,让俞大人过来处理此事。”
张靖冷哼一声,道:“李大人,你带人进入兵曹,先想http://www.hetushu.com抓我出去,后来自己承认有人诬告,又不敢将诬告人公示于众,后来又将我的银票打了折扣,莫非贪图我的银票不成?在下家境富裕,还未将几千金看在眼里,李大人若是缺钱,只需给在下说一声,在下给你送些财物便是,何必如此大费周折,弄出这种事来?”
出了这样的丑事,不仅李辉面上无光,还直接影响了军法系统的威信。李辉恶狠狠盯着四位心腹,要待责骂但于事何补?陈同此时眼光已无聚焦,他没想到精心设计的计谋竟会导致如今这个结局。
涉嫌的四名属吏带的现金皆不多,都有些零散银票,这千金银票式样色泽与众不同,情报司属吏从四人怀中各搜出一张。陈同、李辉脸色都是一变,姜珠走上前去,拿起四张银票细看,问道:“张靖,你丢失的六张银票有什么特征?”
这话一出,围观众人不由惊呼出声,在旁小声议论。李辉脸色大变,怒视负责搜查的四名属吏,道:“你们偷拿了银票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