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84章 理屈者是受害人?!

张靖又道:“只在军中发展势力,是否单薄一些?”
张靖有了解决源头的方案,并不着急,先是寻些老人问清楚当年始末,心中大约有了底。
张靖点点头,道:“你所言与我想法暗合,父皇春秋鼎盛,若是所谋太多,会引起不必要的猜忌。以父皇的精明和情报系统的强大,诸事多数瞒不过去,你入我黄巾系一事,也应保密方好。你目前职级略低,接触不到太多机密,以你之见,安排哪个职司较好?”
于甘道:“目前不宜变动太大,威海基地距离腹地甚近,级别颇高,信息灵通。抓住水军后勤部,等于控制住了水军脉搏,虽不引人注目,却十分关键。只需少主与姜阳将军美言几句,我的职级会很快上去,姜阳将军年纪渐大,水军后勤部到了寻找接替人选之时。”
集体械斗案件取证难,现场人多手杂,双方各持一词,很难判定究竟谁对谁错。其中还涉及到历史遗留问题,安全保卫处根和-图-书本不敢轻易断案。
当年安置黄巾难民和王匡族人,这片区域还未划到威海基地,以当年东莱官府的风气,怎能不存档案?众人所提的勘界资料,就是东莱官府交接诸村到基地时,按照图籍逐一比对,诸村当初皆无异议,说明当时档案整齐,标识十分明确,问题出在后面,定是有人捣鬼。
进了河东王家村议事所,大家坐下一同议事。于甘委托张靖全权处理,他在旁边眯缝着双眼,似睡不睡。张靖让人准备笔墨,让村里拿出争议地点的档案资料,安排吏员复制一份,让在场长老在复件上签字画押。又进行详细询问,让安全保卫处吏员作了笔录,也让在场长老签字画押。
于甘摇头道:“少主出宗,其实利大于弊,否则君上身体康健,子嗣阴蓄力量,是犯大忌之事。军方只须保住黄巾系的力量,就足够用了。文官之事不必顾忌,如今国学大批弟子已经成才http://m.hetushu•com,现在人才多而不是人才少。陛下坐稳江山,用的是联姻,少主也可以沿用此法,只须拉住几家,有国学弟子补充,文官不会无人可用。陛下直辖诸司,现在还触碰不得,少主最大的短板在于情报系统,我对情报系统不熟,还没想出应对之策。”
这次械斗张靖排除了人为发动的因素,此时骨干管理层都不在基地,包括陈国在内都去了黄县。事情冲突源于一件小事,两村村民在海滩捡拾贝类,捡到争议地带时起了冲突。两村都是些少年,不知道里面的道道,河东王家村民指责八渠帅村民过界采集,八渠帅村民骂河东王家村民私占本村滩涂,一言不合大打出手。
按照张靖推理,此事应是河东王家村搞鬼,将不太引人注意的边界前移,悄然侵吞八渠帅村的田地,久之引发两村纠纷。当时官府缺少依据,又有人在后掣肘,致使此事拖了下来,最终引发大规模械斗。
和-图-书件事情从法理上讲八渠帅村没有道理,但是两村长老心知肚明,河东王家村从不主动寻衅,表面来看每次理屈的都是主动调起事端的八渠帅村。
按理说姜述征伐而得天下,对内州破坏不大,用计夺得青州,然后夺了徐州三郡,再得黄巾来投,除了征战洛阳、豫州、并州伤亡较重以外,余州多是和平解决。黄巾起义破坏了部分官府档案,但青州未受波及,而且青州恢复最早,档案管理又是要事,若说东莱境内档案不齐,可以说是天下一大奇事。
在村里待了几天,得了外边传来的信,张靖与于甘商议以后,带着大队人马浩浩荡荡赶往河东王家村。
这场混战中,河东王家村民四人挂彩,八渠帅村三人负伤,幸亏皆是轻伤。安全保卫处及时出手,将相关人员扣押,这本身不是大事,本想今日调解以后放人,不料今早事情突然发作,八渠帅村召集民兵,披挂整齐,要去寻河东王家的不是。幸亏村中几名和*图*书水军士兵昨晚住在村里,偷偷递出消息,兵曹辖下巡兵及时赶到,阻止了事态进一步恶化。
此事诱发的起因,始于十年前,八渠帅村公房失火,毁了部分田籍册子,去官府查证时一时没寻到档案。余村档案整齐,八渠帅村与诸村核对复制档案,除了河东王家余村皆没问题。与河东王家核对时,进展十分不顺利,部分地块并未寻到相关资料,这些资料的缺失成为两村后来争议的重点。
张靖仔细琢磨一会,按照他的计划,与黄菲羽定下婚约以后,将全力推动黄澄接掌水军后勤部。黄澄勇猛有余而谋略不足,若以于甘为辅,控制水军后勤部就会容易许多。
河东王家村将几片有争议的山地、滩涂归于己有,承包给本村村民,开始引发矛盾,官府调解时,河东王家村找出当年的勘界存底,能说明这些土地归他们所有。八渠帅村拒不承认,又找不出反驳的证据,为了保护本村利益,只能大打出手。
开始时海滩也好,和*图*书山林也罢,收益很少,亩数多少两村都没往心里去。后来国学格物研究院琢磨出人工养殖和经济林种植,无论山林还是海滩,只要是地皮都能变出钱来,土地纠纷开始显露出来。
于甘道:“我认为陛下久不立储的原因,是担心立储以后感觉不合适,到时更储牵连太大,索性不立。少主明年结业,距离大婚还有四年,这几年时间是诸位皇子展现能力的机会,若是皆在地方工作,才能充分展示各人的能力。陛下春秋鼎盛,婚后有的是时间呆在京城,培养全局观念并不急。所以要珍惜这几年时间,尽可能都在地方工作,这几年的成绩就是未来的资本。黄巾系底蕴庞大,少主又得陛下高看,即使日后不能成为储君,也必是储君的左膀右臂,掌握部分军权是笃定的事情。”
张靖在八渠帅村住了一宿,实地察看相关情况,将来龙去脉弄得清清楚楚。八渠帅村和河东王家离海很近,这次冲突十分偶然,只是因为争议海滩引发的冲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