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85章 德妃娘娘亲笔信!

正在讨论之时,王叔公带着两名长老进门,而显愧色,道:“众长老无颜前来,让我们三人出面来向大人请罪。当年我们确实受了别人挑唆,为沾小便宜惹得两村械斗,让人平白耍了一场。”说到这里,王叔公让身后人拿出一卷图,道:“这是我们村当年存底的档案,是争议区域的详图,长老们都已签字画押。”又让另一人拿出十余张纸,道:“这是当年受人蒙蔽者的供词,皆是实情,大人破案可能有用。”
接着田思赶了过来,问了一下情况,暗自树起大拇指,又对张靖低声说道:“费深涉及一桩机密失窃案,昨夜已被秘密抓捕。”
张靖略思一下,道:“此事还得速战速决,拿了证据赶到八渠帅村,就不怕他们施展阴招。”
霍四爷双手不由颤抖起来,疑惑地问道:“德妃娘娘的信?你怎么会有德妃娘娘的信?”
这些工作做好,张靖正色道:“这件事情我们和*图*书已经掌握证据,八渠帅村和河东王家村这场纠纷风波,肯定有一家在撒谎。所说的证言不实是做伪证,提供的证据不实也是做伪证。大齐律法严谨,因为伪证形成冤假错案,造成重大后果的,除了赔偿银钱以外,相关人员还要负刑事责任。因为一点经济利益,致使两村械斗多次,致伤多人,带来严重的社会负面影响。这个案件足够定为大案要案,诸位想想,当年参与勘界之人很多,东莱郡衙与水军后勤部皆有人参与,想要查明真相困难吗?我可以下个保证,一点也不困难,为什么此事迟迟拖到现在?是因为有人受了一些经济利益诱惑,所以做出对不起良心的事来,收益不大,带来祸患不小,却有人因此谋得利益。近期此事将会真相大白,任何犯罪在阳光之下都会暴露出来,参与者有的职级较高,在百姓眼中可以算是大官,但是胡作非为,丧心病狂hetushu.com,能长久吗?我给大家一个机会,今天向安全保卫处悔过者以首告免于刑事处罚。我就不明白了,大家都能吃饱穿暖,去赚那些味良心的钱干嘛?有意义吗?花得心安吗?”
刘开从怀里掏出一封信,走到霍四爷身边,道:“一直跟着四哥办案,将这事差点忘了。”然后将信郑重交给霍四爷,道:“这是宫中德妃娘娘的亲笔信,让我转给你们。”
王叔公摇头苦笑道:“昧心钱早该还给人家,放在庄里也不安心,我们惹起这事,罚些钱也是罪有应得。”
这时霍四爷带着几名长老走了进来,都是红光满面,向诸人行个团揖。霍四爷道:“勘界图复制好了,明天上午就可重新划界,这事要谢过于少吏和张书吏。”
张靖立起身来,向王叔公说道:“我们前往八渠帅村,这几日根据图纸重新划界,至于纠纷解决,刑事可免,罚金却免不了。”
和_图_书四爷上下打量刘开一遍,恍然大悟,道:“少吏大人这一提醒,仔细一看确实有四五分相似,偏将军可好?”
王叔公点点头,咬牙切齿道:“那龟儿子敢来,就出不得这庄子。”
王家为首长老王叔公,须色皆白,坐在那里脸色数变,等张靖说完话,问道:“这位长官,我问个事,你说我们两村械斗是受人利用?利用这些事能干什么?”
张靖冷笑道:“你们械斗,有了重大死伤会让相关责任人免职降职,也会让一部分人升职。平息械斗则会立功,所以你们年年械斗,年年有人吃亏,也年年有人沾光。吃亏的是你们两村的百姓,背后惹事者看着津津有味,还能升官发财,何乐而不为?这就是争议迟迟未解决的原因。”
张靖笑道:“这是应该做的。”说完,转而问刘开道:“听说德妃转来一封信,可曾交给霍四爷?”
张靖提醒道:“现在案子还未了结,此人还未抓http://www.hetushu.com捕,还有一轮反扑,你们莫再受利用就好。”
王叔公听完这话,脸色变得很难看,长叹一口气,站起身来,对于甘、张靖施了一礼,道:“长官们在此暂坐,我等开个公会,稍待再来相见。”
张靖点点头,任由他们出去。在室内等候之时,刘开进来,附在张靖耳边,道:“有三位士兵旁听后,已经请假返回,已派心腹盯上去了。”
于甘一行回到八渠帅村,刚在议事所坐好,国见赶了过来,问明河东王家村已经服了软,交出了勘界原图,不由长吁一口气,道:“这事总算了结了。”说完坐在一旁似是入了定,闭着双目不再言语。
于甘笑道:“这是偏将军刘辟的儿子刘开,德妃娘娘托他捎封信来纯属正常。”
说完,王叔公让族人先出去,小声说道:“这事是不是陈大人弄出来的,你们能扳倒他吗?”
张靖点点头,向于甘转述一遍。于甘笑道:“河东王家村百姓和-图-书不知内幕,以为别人那里都没证据,只想沾点小便宜,这下明白了事情真相,见事情并非料想那样,定然惧罪首告,当年挑拨离间者马脚顿时就会露出来。请假的三名士兵应是那人的亲信,说不定还是知情者,他们一旦将消息透露出去,待会这里将会上演一场龙虎戏。我们只要在此稍候,很快就会有人赶来救场,就是不知时间能否来得及。”
王叔公又望向于甘,见于甘点了点头,王叔公从怀里拿出一份供状,道:“这是小老儿的供状,当年陈大人曾来寻过我,小老儿也是受了他的蒙骗。等抓了这小子,砍头的时候小老儿亲自去看看,也解解心中之恨。”
刘开重重地点点头,道:“好!德妃娘娘听说这里的消息,写了这封信来,说若是遇到有人欺负,就写信给她,她会给你们讨回公道。”
张靖笑道:“只要有人违法,就有人能将他绳之于法,只是一个小官,又不是丞相大将军,怎能扳不倒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