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89章 在于背景有多大!

追风营主将赵云与宫中后妃毫无关连,攻坚营主将马超外甥却是十皇子姜清,姜述本以为张靖会选追风营,没料到张靖竟然选择了攻坚营,不免有些奇怪,问道:“为何要去攻坚营?”
姜述哈哈笑了一声,道:“如此最好,老十文略差些,不适合为储君,若你说服孟起,我记你一大功。”
姜述点了点头,道:“这个建议不错,你回头搞个建议,我让两衙讨论一下。”说到这里,姜述话锋一转,道:“让你到地方担任文官历练如何?”
张靖躬身领命,道:“儿臣尽力而为。”
姜述随口问道:“你在东莱装神弄鬼,弄得黄巾族人对你崇拜有加,打的什么主意?”
张靖道:“还有一人有记者特长,名叫安百,文笔流畅,思路敏捷,敢于直言。若是到了大齐报,必能扬名。余者多属干吏,却无什么大才。”
张靖心中一沉,连忙答道:“儿臣也要谋划以后,若是新君不容,儿臣想和*图*书带些兵马海外建国,从渤海带走一部分,东莱带走一部分,组织数万大军,纵横澳洲应该足够。若不装神弄鬼,内州百姓富裕,谁愿随我去蛮荒之地?”
张靖摸了摸鼻子,道:“凤舞父亲毋丘俭在攻坚营,我要以平民身份娶回凤舞,需要得到毋丘俭认可,同在一军机会多些。”
张靖道:“儿臣只是历练,去那支部队其实一样。孟起将军虽是老十舅父,公职却是大齐将领,我无争储之心,即使孟起将军有意帮助老十争储,也不会为难我。再说以我的看法,孟起将军未必有这个想法。”
姜述面显犹豫之色,道:“去追风营好些。”
姜述眉头舒展,笑道:“你计划得倒长远,没有容人之心的人成不了储君,你先不用考虑出走海外。真若到了那时,我会给你封号,配上战船兵马启行。”略顿一下,问道:“今年可发现什么人才?”
姜述盯着张靖,若有所思hetushu.com,道:“为何?”
张靖也不讳言,道:“凉州系原以马腾、韩遂为核心,逐渐转移到马超、阎行身上。马超父子勇冠三军,但旧臣家人无智谋之士,以往多依赖韩遂帮助谋划。马韩两家恩怨纠结,马超与阎行原也不和,若是共同应对外来压力,韩遂或会尽力谋划,但在老十上位这件事上,韩遂怕是不愿出力。”
张靖道:“国学每年培养大量弟子,这些弟子之中就有许多人才,现在朝廷人才不缺,但应建立人才阶梯机制,选拔一批年青俊才,如同培养皇子一般,进行有指向的历练,从中选择优异者重点培养,形成人才储备链条,就不怕朝中名臣断代。”
张靖道:“现在韩马两家势力相当,马家虽然占优,还没形成主从之势,若是老十上位,马家势力暴涨,韩家就会沦为马家附庸,韩遂未必乐意出力。以两位老将军来看,守成之主,没有远略,马超、阎行更差,只和_图_书可为将,若要参政将会一塌糊涂。我若有缘与孟起将军详谈,会劝马家打消这个念头,以免为马家带来祸患。”
姜述道:“此人一向在后勤单位,埋没至此,有机会让他谋个丞职,可以发挥专长。还有谁?”
姜述点了点头,叹息道:“当初你姑祖母心忧刀枪无眼,不愿诸子前往战线,五子因无战功,所以职级都低。田思在五子之中,才能最好,人品官声皆不错,有机会再升一升,级别确实有些低。还有何人?”
张靖摸了摸鼻子,脑子急转,辞道:“儿臣不是当文臣的料,这次在行政管理部实习,性质与地方县衙性质相仿,诸事十分繁琐,而且文官心眼太多,也不知说话真假,打交道很累,不如军中简单明了,不用费太多脑子。”
姜述笑道:“你实习这一年,治理的是一个军政混合的怪胎,能将这个怪胎整治成现在这个效果,当不当文官意义已经不大。你今年成绩不俗,靠的是什和_图_书么?”
姜述面露欣慰之色,道:“不错。一年之中发现这些人才,很不简单。父皇原本担心周瑜这些师兄弟以后,无大才可用,现在看来担心有些多余。”
张靖摸摸鼻子,道:“董卓依仗武力上位,还有李儒为谋主,最终结局还是惨败。马家父子比不上董卓,政治是杀人不见血的刀子,比明刀明剑更加可怕,马家众人肯定不是文臣的对手。给马超将军讲几个故事,或可让他打消这个念头。”
张靖皱眉略想,道:“还有一人名叫于甘,是于禁族人,有正直心,容忍力,善于谋事。陈国案表面是儿臣办案,实则田思、于甘都做了大量工作,大半是于甘幕后策划。”
姜述点点头,道:“马家怎有祸患?”
姜述又点了点头,道:“黄澄才能远胜其父,此人不询私情,与世家子弟也不合流,实在难得。还有呢?”
张靖借机举荐黄澄,道:“黄祖次子黄澄,文武双全,为人沉稳,公正有威,居家简仆hetushu•com,无世家子的娇气做作,可以独当一面。”
张靖见姜述脸色如常,这才放下心事,道:“世人皆道田家五子平庸,其实不然,我与田思共事近一年,对田思了解甚多,发现田思绝非庸才。田思精明干练,反应很快,有识人之能,担任营将一职十分轻松,历练若够,可以胜任军将。”
张靖道:“起初参与陈同案,是因为陈同手段卑劣,只管自身升官发财,作事太出格,又涉及黄巾后人,不得不与他硬碰硬。生出修改制度的念头,是因为分配制度不合理,引起了许多负面影响,这些影响若进一步放大,会形成不良风气,拖的时间越长,治理难度越大。若说成功的关键点,并不在智谋多高深,手段多高明,而是我的背景有多大,别人都以为我是母妃的侄子,不敢与我为难。若是平民弟子,自保都困难,谁有胆量去做这些事?”
姜述心中已是明了,依然问道:“为何?”
张靖略想一想,道:“我想去攻坚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