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114章 黄菲羽未婚先孕!

姜述点头道:“老四所言与你六师兄所言相合,这事就以此为纲,制定法令,公示天下。”
张靖待姜述说完话,并未接言,从怀中取出庞统所写婚书,递到姜述面前,道:“今早士元叔父到我府上,已经议定婚书,请父皇过目。”
齐隶应允一声,在侧记录下来。
张靖虽未明说,但态度已经表明,王越做东,让时迁来请,行的是江湖规矩,他们国学四侠同去,行的也是江湖规矩。到了时候,王越不好摆帝师的架子,张靖也不好摆皇子的架子,说话时彼此就会随意许多。
时迁实话实说,道:“是王越将军做东,不好意思来见殿下,让我来送请柬,听说还有冀州郭家人。”
姜述又问张靖:“郭若是郭公则嫡长子,揍他一顿也罢,断了前程有些过了。”
张靖摸摸鼻子,尴尬地笑笑,道:“前日无事,昨日就有事了,刚刚开始,父亲若是不愿,我们不再交往便是。”
姜述www•hetushu•com触起世家,不由冷哼一声,道:“人人都说官官相护,这些世家子弟确实过分,分工明确,有的主政,有的参军,有的经商,环环相扣,前番已经议好方案,这次就要好好梳理一遍。”
目送时迁背影渐远,张靖吩咐左右去通知周树三人,待要进府,街角转来一辆马车。张靖眼力极好,打眼一看,认出车徵是荆州黄家,猜想应是菲羽过来,立住脚等在府前。车驾在门前停下,果然是菲羽走了下来,见张靖立在门口,异道:“四哥要出门?”
齐隶也笑道:“四皇子人才出众,文武双全,不吸引少女反而不正常。尤其这个侠名更是了得,正中少女的英雄情结,若是常人也还罢了,只是荀家女身份敏感,这才惹得议论纷纷。”
张靖摇头道:“汉人好赌,禁不如疏,但要控制有度,可以下达法令,做出具体规定,因赌倾家荡产乃至和-图-书典子卖女,就要加以控制。尤其诱赌者最是可恨,最好制定法令,诱赌者施以重罚,规定赌债与高利贷类同,不得拘留人质、典押住房及口粮地。赌博虽是恶习,既然百姓喜好,只能疏而不能堵。”
张靖心道王越真是好管闲事,郭家跟王越又没有什么特殊关系,这次又进来掺合什么?王越是姜述正式拜的师父,身份不比常人,他出面做东,张靖又不好不理,心思一会,道:“晚上我们国学四侠同去。”
张靖稍微回忆一下,知是上次与菲羽欢好时,激情时将菲羽月事与熙倩月事弄混了,若是菲羽怀孕,熙倩也有可能怀孕。想到这里,张靖不由一惊,安慰菲羽几句,潜心思考对策。
姜述公务繁忙,与张靖交代几句,让他退下。张靖又去谢了步练师,出宫时已是午时,将到府门,见一人正与门房说话,张靖定睛一瞧,认出正是时迁。
时迁说话很直接,张靖不由微微一怔,心www.hetushu.com道时迁是江湖人物,这演得又是那一出?道:“晚上谁过去?”
张靖打量菲羽面有忧色,门前不便询问,邀她同至书房。菲羽进门,让下人都去门外等候,扑到张靖怀里,道:“这月天葵未至,应是有孕在身,这可如何是好?”
张靖道:“父皇教训的是,当初我执意不放过他,考虑世家人人相护,这股风气若不刹住,漫延到其他方面,会形成严重的社会问题,所以出手狠了些。”
姜述登基以后,规定皇子十八岁以前不能大婚,公主十六岁以前不能大婚。汉末百姓传统的成人时间,男人十四岁,女人十二岁,女子十三四岁生儿育女十分正常。因为生育年纪太小,所以难产率很高,因此说女子初胎如过鬼门关。依照张靖理解,皇家规定大婚时间,应是尽可能避免因为年纪太小生育导致难产。对于这个问题,于吉、左慈有不同的解释,他们说无论男女,若是修练道法,最www.hetushu•com好尽可能长的保持真元之身,以琅琊宫的算法,以男子十八、女子十六为宜。
张靖摸了摸鼻子,想了一会,便下了车,招呼时迁一声,让时迁进府说话。时迁早从刘晨嘴中知晓张靖真实身份,连说不敢,奉上一份请柬,道:“今夜安排一场晚宴,特来请殿下赏脸去吃个便饭。”
姜述略思一会,笑谓张靖道:“女子爱英雄,既生爱慕之心,父皇也不会棒打鸳鸯。只是此事莫与他人说起,交往也要隐密,莫要再因此惹出是非。”
张靖喜出望外,连忙上前谢过。姜述又问赌场一事,张靖详述一遍,与步练师所言基本吻合,姜述道:“老四以为是否可以禁赌?”
赵风武略不足,以前经商做过小生意,头脑比较灵活,赵云归了姜述以后,赵风被安排在长岛基地,现在基地武坊担任副主事,职级为别部司马。从长岛赶到洛阳,无论走水路还是陆路,估计赶到之时也到了年关,赵灵儿留在洛阳,赵云和*图*书京中也有府第,并不需要特意安置。
姜述接来看过,哈哈笑了几声,道:“北宫几个孩子立完婚约,我也放心不少。”说到这里,稍微一顿,道:“子龙上表已经允婚,他军务繁忙,已写信让兄长赵风来京寻你,约摸就在近日赶到。”
张靖道:“刚从宫中回来,见你马驾过来,在此等了一会。”
张靖初次与王熙儿酒后欢好,事后并未发现道法修炼有何异常,让他对于吉、左慈的解释产生怀疑,还是相信自己的判断,姜述立这个规定的目的就是尽可能避免难产。
张靖闻言大惊,仔细把了一下脉,症状果然是喜脉,震惊之余又有初为人父的喜悦。平常行房之时,张靖十分注意,计算时间之余,还使用宫中秘法,菲羽这次怀孕实属意外。
姜述指着张靖,笑谓齐隶道:“这是个不折不扣的花花公子,原先与毋丘家女儿一起时,信誓旦旦,这一晃眼工夫,三妻已满,照这个速度发展下去,以后怕会妻妾成群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