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115章 黄澄如何会同意?

张靖略一思忖,摇了摇头道:“不妥。步姨娘才智未必及得上母妃,过来也无太大用处,此事没有决断以前,知晓者欲少欲好。”
事情有利也有弊,最大的弊端就是基本失去争夺储君的资格,无论那位兄弟继任储君,张靖包括他身后的黄巾系,都会沦为附属位置。倘若只是张靖本人,因与张角合魂,受到的影响太大,年纪虽小,但对荣华富贵看得很透彻,实在不愿争夺劳力劳心的皇帝位置。但也正是因为与张角合魂的原因,张靖对于黄巾系看得很重,在前景不明的情况下,张靖还不想彻底放弃储君争夺,他希望黄巾系成为持刀者而不是别人手中的刀。
张宁想了想,正色道:“现在低调些好,黄巾诸将没有谋主,论起心计不是诸系对手。若无谋主和文臣相助,即使如愿当了储君,对黄巾系也不是好事。”
这件事情看似是件家事,其实对张靖和黄巾系影响深m.hetushu.com远,不容张靖不小心翼翼。张靖身在局中,知晓个人的想法比较偏面,这事需要一位智者帮他理清脉胳,可是这事该去请教谁呢?于甘是位智者,但是久居威海,对于京城尤其宫中情况了解不足,全局感也不够,目前不能给张靖太大助力。荀攸是著名智者,但是他的两位堂妹与张靖有感情纠葛,这事去请他相助也是不妥。庞统现在京中,但他只向张靖表达过善意,现在不用说是谋主,即使外围也说不上。
张宁迟疑一会,道:“朝中诸位智者,与黄巾系最亲密者要数贾文和,但贾文和老谋深算,不愿涉及争储风波,即使寻他,怕也不会真心出力。宫中后妃有智者要数辛妃和黄妃,但……”
毋丘凤舞、王熙儿、荀熙倩、荀熙影、黄菲羽都有不错的背景,若是同时大婚,黄巾少主与颖川荀家、太原王家、荆州黄家还有毋丘家联姻,hetushu•com必定震惊天下,诸系态度如何还不重要,将来姜述能否心生忌惮才是关键。
张靖苦涩地笑笑,安抚菲羽几句,带她先吃午饭,心中却在思考这事如何应对。张靖自小过继张家,可以不理皇家十八成婚的规矩,提前大婚甚至会达到出其不意的效果,若是生子也随张姓,他复宗的希望基本破灭,在外人眼中无疑放弃了夺储之争,这对黄巾系目前来说是件好事。何况不管张靖是否出宗,菲羽若是生下皇子,都是姜述的长孙,倍受姜述重视是肯定的,从这点来说并非坏事。
张宁点点头,唤进一名心腹女官,让她去请黄月英过来。
张宁注视着张靖,良久方道:“为何陛下问你归宗时你坚辞不就?”
张靖道:“儿臣不想现在大婚就是这个道理,荀家、王家、黄家、毋丘家为了富贵,若有机会,肯定会全力推儿臣上位。父皇现在春秋鼎盛,军政控制得十http://www.hetushu•com分得力,若我现在继为储君,即使有荀家、王家相助,也似坐在火山顶上,一不小心,就会引火烧身。与诸家私订婚约,在暗处积攒力量,才是目前最佳的行事策略。”
张靖盘算良久,这才发觉黄巾系短板过于明显,遇到大事除了进宫寻找张宁商议,竟无一名智者可用。张靖宽慰菲羽几句,让她暂时回去安心休息,立即进宫去见张宁。
张靖想到这里,坚定地说道:“这个孩子一定要生下来。”
张靖本想十八岁以后大婚,因此与他有感情瓜葛的女子虽多,却并未想得太细,毕竟还是四年以后的事情。谁是正妻,谁是侧妻,谁求诰命,并没有认真系统的思考,因此也没有清晰的思路。
张靖眼神一亮,道:“月英姨娘儿子太小,现在也没有争储的想法,菲羽又是姨娘的侄女,可以悄悄与她商议。”
张宁想了想,道:“让你步姨娘过来商议一下如何?www.hetushu.com
张靖初为人父,对新生命有种天然的喜爱,根本没有生出堕胎的念头,他最关心的是菲羽能否难产。菲羽与张靖同年,也是十四岁,这个年纪生育,在平常百姓家实属正常,如今医科发达,京城有华佗、张机这些高手坐镇,菲羽难产机率应该不会太大。
张宁细眉微皱,道:“自陛下登基以来,黄家虽无重臣,但底蕴并不弱,排在荆州四大世家第三。黄祖之后,黄澄隐然是黄家第二代领袖,菲羽是黄澄独女,即使说服你月英姨娘,菲羽未婚先育之事,黄澄如何会同意?”
菲羽本来忐忑不安,这几天思绪不宁,内心矛盾之至,闻言顿时放下心来,扑在张靖怀里,道:“我知道你心里有我。”
菲羽虽是国学弟子,毕竟还是小女孩,不懂其中深浅,只盼着早日与张靖成亲,顺理成章地生下子女。但张靖想的却很多,此事若是处置不当,将会带来许多不可预知的变化,而张靖和图书最不喜欢陷入这种前途莫测的局中,他现在需要冷静思考,分析各点的得与失,得出一个破局的好方案。
张靖苦笑道:“母妃心里明白,彼时归宗弊大于利,岂能因小失大?”
张宁听说菲羽有孕,与张靖初闻消息时心情相似,也是又惊又喜;惊得是这事过于突然,可能引发不可预知的变故;喜得是儿子有后,这种隔代亲比张靖心中的喜悦还要浓厚。很快张宁冷静下来,同样陷入张靖来时的思想状态,因为事情牵连太多,一时也无从决断。
张宁细眉一挑,道:“黄家会否答应?”说到这里,稍顿一下,星眸望着张靖,道:“你莫非有归宗之意?”
目送女官出门,张靖又道:“儿臣以为孩子要生下来,大婚最好拖后。”
张靖道:“若是说服月英姨娘,母妃再书信一封,这事可以遮掩过去。儿臣对于储君之位看得并非太重,但在储君未明之前,儿臣不想放弃,黄巾兵将只是做刀很不公平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