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119章 袁谭请王越相助!

袁谭熟知皇家禁忌,也不说破张靖身份,道:“你记着此人不能惹就行了,知道事情太多不是好事。若是担心,我看……”
袁谭自被姜述开释,在相府担任书吏,当差兢兢业业,平常十分低调。当时逢纪、审配、郭图等袁绍旧部,皆在相府当差,对他十分照应,年余袁谭升至仓曹判官。后来大齐立朝,姜述登基,袁潭调去少府任职,担任客曹尚书,主外国四夷事。大齐国威如日中天,国外朝贡者不计其数,客曹尚书旧朝时是冷清衙门,现在却是忙差。袁谭大家出身,精通礼仪,又在北部边郡住过,熟悉异族人性情,应对四夷不卑不亢,口碑很好,绩考也是上等,又迁为尚书仆射。
尚书令这个职务事务不多,但是比较粘人,不知何时皇帝就会召唤,袁潭没有特殊情况,一边都呆在公房。郭若脸上有伤,不好意思进衙,写了张纸条,请人捎给袁谭。
袁谭拉着郭若一块坐下,道:http://www.hetushu.com“帝师,郭若初到京城,不知深浅,惹了国学四侠的四哥,被暴打一通,又被告到军法司,免了职务。这事我问过郭若,四哥占着理,郭若这亏吃就吃了。过来寻您的意思,不想因此让郭若与四哥结仇,您是帝师,也是江湖高人,今天来您府上,是想让您出面约四哥吃个饭,大家一笑泯恩仇。”
姜述少年进京时,与袁绍、曹操皆是好友,后来袁家与姜述政治立场不一,翻脸成仇,袁绍被逼自尽。袁谭兄弟后来被抓获进京,众人皆以为姜述定会斩草除根,不料姜述放过了袁谭兄弟,又起用袁谭为近臣。众人皆知袁谭是袁绍长子,弄不明白姜述对袁谭的态度,平常对袁谭敬而远之,无人刻意接近,也无人愿意招惹。
王越上次受人托请,想为冯崧说情,不想遇上张靖,闹了个灰头土脸,最终自请去职。王越改任宗正府安全保卫司统领,由副hetushu.com职调整为正职,全权负责皇室人员安全,体现出姜述对王越的极大信任。
郭图原是袁绍谋士,郭若彼时跟着袁谭兄弟,与周树跟着张靖相仿。尽管现在郭图级别高于袁谭,但多年习惯使然,郭若受了袁谭的训斥,一句也不敢反驳。
王越是出了名的滥好人,交际广泛,整天给人做中或是托请。王越是帝师身份,谁也得给他几分面子,时间长了,大家遇到事情都愿意找王越,王越家可谓门庭若市。
郭若吓了一跳,道:“张靖什么来历?让您也如此忌惮。”
王越刚上任时,闲着无聊,每天就翻情报档案,诸皇子所为清清楚楚。诸皇子中,不知张靖招事还是碰巧,总是麻烦不断,却又有能力了结麻烦,档案堆得最高。王越了解张靖事情越多,越感觉张靖是个有故事的人。
尚书仆射秩俸六百石,主章奏文书,尚书令不在时,可代行其职。袁谭尽职尽责,事无巨m•hetushu.com细,时间充裕时皆亲历而为,连续三次绩考皆为上等,升为尚书令。尚书令是千石官员,属于九卿衙门属司主官,又与皇帝亲近,地位逐渐升了上来。
自家人却知自家人的苦处,王越职务看起来光鲜,并非大家料想的那样。安全司庙小神多,原先三位负责人,一个是司徒姜战,一个是南军副将姜乙,另一个是情报司副统领齐隶。若论与姜述的关系,三人不比王越弱,若论职务,三人皆不低于王越。王越接任以后,姜述亲自为四人分工:姜战为首,姜乙、齐隶为副,主要负责皇子、公主的安全;王越负责后妃及其余皇室族人的安全。宫中后妃的安保警卫,除了女卫,虎卫营、亲卫营各有一套人马,根本不需要安全保卫司插手。近支皇室人员也由虎卫营、亲卫营负责。远支皇室族人与姜述关系亲近的,大多身居高位,也都配有安保人员。与姜述关系远的,根本不需要配备安保人员。绕和-图-书了一圈,安全司主要任务就是保护皇子、公主,这项任务又由姜战三人负责,王越实则是被挂了起来。
王越送走一拨重要客人,将袁谭迎入客堂,道:“显思真是稀客,快请坐下喝杯茶。”看见袁谭身后的郭若却是不熟,见郭若身上青一块紫一块,同情心泛滥,道:“这位甚是面生,怎么受了伤?若是洛阳街面上的,我让徒弟给你捎个话?”
王越挂着这个头衔,首先俸薪不低,足以养家糊口;其次是面子好看,外人说出来,皆将王越与甄姜、步练师并列;第三阅文密级很高,涉及皇室诸人的资料都可查阅。
袁谭说到这里,想到郭若恶了张靖,同时得罪了许多将门子弟,就是转到地方,谁敢提拔重用?袁谭看看天色,道:“我陪你见见帝师,让他出面居中调解,这事就算了结。你且在此等候,我去请个私假。”
说郭若世家习气不假,既然是郭图的儿子,心计自然也不少。听到袁谭告诫时,郭若就和图书知张靖背景不一般,听说求到王越为中人,虽然猜不出张靖真正身份,也知惹不起张靖。
袁谭忙道:“帝师,这事不怪人家。您别急,我先给您介绍一下,这是郭公则家的大公子郭若。”
当年刘辩出宫游历,姜述左右跟随,王越担任暗卫。袁绍、曹操与姜述交好,时间长了,与刘辩、王越混得很熟。王越听说袁谭求见,触起往年与袁绍的旧情,让徒弟将袁谭迎了进来。
王越点了点头,暗自揣摩袁谭的来意,心想郭若被人打了,京城不是有颜良、文丑吗?怎寻到自家门上来了?
郭若将事情原原本本向袁谭说了一遍,袁谭原在相府当差,认识张靖兄弟,问明张靖相貌,指着郭若斥责道:“你惹谁不好,偏偏去惹张靖。这事你找谁也没用,先回府养好伤,再转到地方上寻个差事。”
袁谭识得郭若,见了纸条出衙来寻,见郭若躲在角落里,头上顶着几个大包,脸上青一块紫一块,不由吓了一跳,问道:“谁伤的你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