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136章 四侠联手救李淦!

商人闻言一怔,道:“公子识得我家主人?”
张椿这时才反应过来,定睛看时,那救胖子者是张靖,摘铺面门板者是龚省,挥刀削木者是周树,抛出木块者是刘开。见巨木被木块挡住,人员一个未伤,周围人纷纷欢呼起来,张椿内心也感觉十分畅快。
张靖思忖的却非这个问题,而是李淦的身份,李淦身为仓曹司马,身着便衣在城中诳什么街?正在这时,一位路人挤上前来,递上一个小册子,问道:“这本小册子可是公子的?”
张椿见张一全摇了摇手不再说话,正在考虑他这未尽之言的意思,突见前方变故发生。前面一辆装满擂木的马车,捆绳意外断裂,一抱粗的圆木突然滚落下来,直冲着那位抱着西瓜的胖子滚去。街上路上不由吓得尖声大叫,那胖子见势不妙,也向旁边闪避,可因身体肥胖行动缓慢,张椿纵身飞扑过去,但远水难救近火,眼见这胖子性命不保,只见和图书一道轻捷的身影闪过,胖子被人如麻袋般地拎走。
这李淦来到眼前,张椿才意识到他身躯的胖硕,比他高出整整一头,身躯怕有自身两个粗,恐怕得有三百斤的模样。张椿不及思量李淦的职务,偷眼望着张靖略显单薄的身体,心中暗自思忖这位殿下武功究竟高到何种程度,在瞬间拎起这三百来斤退到路旁,这敏锐的观察力、骇人的爆发力和轻灵的轻身术都十分惊人。
商人点了点头,将张靖两字牢牢记住,招呼众人一齐将擂木重新装车。李淦这时礼请张靖等人去馆舍,张椿突然腾身向后,拿起一块三角木块端详一会,目露惊容,扭头对周树道:“周公子这刀法实在让人佩服。”
张椿这才反应过来,四顾环视时,只见三道人影迅速上前,一人就近摘下一家铺面的门板,一人接连挥刀,切割成三角形,另一人双手抛动,恰好成一直线落在擂木滚动的和图书前方。一排怕不保险,一共放了三排,三人这才停下手来。
李淦瞧了一眼,也来了兴趣,将三角木块拿在手中掂量一下,抬眼瞧了瞧只留一半的厚重门板,又看看龚省,笑道:“诸位都是少年英豪,不说这位张公子武艺让人佩服,这位龚公子的力量,周公子的刀法,刘公子的暗器手法,都是一等一的身手。”
这时运送擂木的商人挤上前来,向张靖等人施礼相谢,又取出银钱,让伴当去赔擂木辗压的路旁小摊的损失。张靖抬眼先看商旗,见旗下写着两个大大的“四海”,笑着对这位商人道:“是贾安容的生意?”
张椿色露异色,道:“龚公子武功很高?”
张一全人很聪慧,听到这里,恍然大悟,盯着龚省的大肚子,又看看前方的大胖子,也不由“扑哧”一声笑出声来。
张靖打开小册子一看,上面皆是密密麻麻的小楷,写着何月何日肉多少钱一斤,蛋多少钱一www.hetushu.com斤,册子虽然不厚,但是记录十分详尽,近日物价一目了然。张靖心中明悟,望着正向周树等人盘谈的李淦,心中油然生出一份敬意。
张椿见张一全故意慢走数步,落在最后面,也慢走几步,小声跟张一全说道:“你武功那么好,怕龚公子干嘛?即使不好揍他,真惹火他,跑起来他也追不上你。”
见胖子生命无忧,张椿心中一喜,这时听着那道身影下令道:“寻找东西,阻住擂木。”
张靖笑笑,道:“都是自家人,莫要谢了,若是贾安容问起,只说张靖这人便是。你们忙去吧。”
张一全摇手苦笑道:“你没与他们交过手,不知厉害,还想揍他?不被他揍就不错了。别看他胖,若说轻身术,也不比我差。”
张靖分开众人,走到李淦身旁,道:“司马大人,这本账簿是您的吧。”
不说张椿失魂落魄、胡思乱想,众人来到馆舍,李淦与张靖四人开了一桌,让和_图_书张椿领了一桌,点了些时令蔬菜饭食,却未点酒。张靖午后要去军营报到,正合心意,李淦起身为四人砌好茶水,笑道:“你们是来报到的国学弟子吧,军营禁酒,若想饮酒,要到休沐日时,我再请你们。”
张一安、张一全速行数步,护在张靖左右,张椿这才反应过来,也紧赶数步,拦住不断围拢上来的道谢者或围观者。那胖子此时才缓过劲来,脸色还是煞白,定了定心神,分开前方拦路的围观者,来到张椿面前,向内侧的张靖拱手为礼,道:“攻坚营仓曹司马李淦谢过公子搭救之恩。”
张椿这一路行来,自信心至此丢得无影无踪,原本依仗的武力,目前看来,不用说是张靖,怕是连周树三人也比不上,虽不知周树三人长随武艺如何,但在其余七人当中,他的武功显然是垫低的。
张一全悄悄指指张靖,道:“他们都是少主亲手调教,若说单对单,我未必打不过他们,可他们有套合m.hetushu.com击术,两人就可击败我与张一安联手,若是三人联手,我和张一安只有抱头鼠窜的命,若是加上少主……”
李淦往张靖手中小册一瞧,探手入怀一摸,当下接过小册翻了一翻,向张靖点了点头,道:“这是我的录事本。走,你们于我有救命之恩,我请你们吃顿饭,略表谢意。”
要知仓曹司马职级是校尉,每日深入市井调查,应是为了确定军中各种物资进价,有了这个凭证,就可以防止随军汉商哄抬物价。这位其貌不扬的胖子,是一位理财的能人,真是人不可貌相。
龚省与周树斗嘴抬杠,历来占不得上风,后来请教张靖,得了一招装聋作哑的绝活。方才周树出言挑事,他愣是装着听不见,弄得周树自觉无趣。龚省望着周树失望的神色,心中正暗自得意,见张一全瞧了自己一眼,然后笑将出来,知道他笑话自己肥胖,转头狠狠盯着张一全。张一全被龚省盯得发毛,连忙低下头去,不敢与龚省对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