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158章 祢正平约战赵咨!

毋丘俭放下茶杯,道:“军衙人才济济,各人有各人的背景,你若去了军衙,三年升至营将的目标很难实现。现在有背景者多不愿去边州,若你自以为有能力,可以调去边州,升职希望大些。”
张靖刚出门口,凤舞追了上来,简单问了几句,回去向毋丘俭打个招呼,陪张靖出来吃晚饭。两人走出家门不远,凤舞询问这次见面细节,张靖据实说了,凤舞笑道:“你去南州也好,我有个亲戚在南州,到时说不定会帮你些忙。”
李恢执着张靖的手,笑道:“今天赵文楚(赵咨字文楚)约战祢正平(祢衡字正平),拉来蒋子翼(蒋干字子翼)助战,也是康郡一大盛事。今日我特地让官衙提前下班,让官吏们都来观摩一下。清平来的正好,可为我们康城助助威。”
张靖让张一安带着亲兵自去安顿,执着凤舞之手跟着李恢进去。李恢身为康郡太守,是康居粟特故境最高的行政长官,厅内诸人见李恢和-图-书进来,纷纷起身招呼。赵咨、蒋干望见李恢进厅,也都立起身来上前迎接。
张靖好奇地问道:“何人包下大厅?为了何事?”
张靖面露毅然之色,道:“我听凤舞说过,说三年内要升至营将,我对此很有信心。”
张靖这次来拜会毋丘俭,属于私下见面,并未穿军装,随行的张一安、张一全也穿着便装。张靖好奇心起,道:“反正要寻地方吃晚饭,就到这家吧,看看他们究竟弄什么玄虚。”
衣学笑道:“请到后面雅座。”
张靖点点头,道:“军衙黄大人前来传令,还未离开。”
这家是康城最大的馆舍,原是康居粟特王弟松拉的产业,王室投降以后,松拉停下手头上的生意,全都转让给了汉商。盘下这家馆舍的是东莱巨商衣家,接手以后见装修不错,简单改造了一下,就重新开业,是康城目前最高档的馆舍,张靖昨晚宴请黄曲也在这里。
说话时,凤舞望见不远处馆hetushu•com舍门前,正有不少身着文士服装的汉人,三三两两结伴进入馆舍,不由咦了一声,道:“莫非是开文会?”
衣学笑道:“今日大厅被人包下,雅座倒是还有几间。”
张靖止住道:“士兵就在外面吃,我们只有两人,占个雅座浪费,在厅里安排就行。”
张靖本来预计与毋丘俭谈话,应在晚饭时或晚饭后,不料阴差阳错,两人下值都早,谈完话后日头还高。张靖与寡言少语的毋丘俭一起,谈完正事再无话可说,又不好没话找话,坐着甚是尴尬。张靖想了想,寻个借口,推了晚饭,从毋丘俭居处出来。
毋丘俭没有立即答话,端起茶杯喝了一口,道:“东州、海州四周没有对手,建功机会不多,我看朝廷平复身毒以后,下一步应该会对付贵霜。贵霜邻近南州和高州,高州地势太高,许多兵将身体不适合,我以为当以调往南州为上。”
张靖点头为礼,道:“不是正规场合http://m.hetushu•com,过来吃个便饭。”
若说辩才,当世著名者有诸葛亮、秦宓、邓芝、荀谌等,赵咨、蒋干也有辩才,但是名声不大。青年子弟当中,诸葛谨之子、京城四少的诸葛恪声名最响,当年在国学时有“国学第一毒舌”的美誉。
衣学说到这里,抬头望见又有人进门,向张靖告个罪,连忙上前行礼问安,模样极为恭谨。张靖转首一看,却是新任康郡太守李恢。张靖负责康城西城防务,与李恢等人很熟,遥向李恢招呼一声,正在盘算是否前去观摩时,李恢走上前来,道:“张校尉来了客人?”
张靖盘算一会,笑道:“就以将军之意,我回去申请调往南州。”
李恢拉着张靖入主案坐下,凤舞不好跟去,看见设有女案,悄声向张靖说了一声,自个儿去女席处寻个位置坐下。
张靖先介绍完凤舞,道:“也无什么要事,女友从内州赶来,来此吃个便饭。”
张靖见毋丘俭面无表情,这番说词却http://www•hetushu.com很有道理,字里话里都在为张靖打算,对毋丘俭印象改变不少,笑道:“我与黄大人公子是同学,若想辞去军令申请调往边州,也并非难事。以将军之意,去何州为宜?”
张靖现在是野战军实职校尉,按照常规,调往南州这些边州,张靖职级应当上调半级,就是营司马职级,若是再立军功,短期内很有希望升任营将。那时便可以名正言顺地向凤舞求婚,毋丘俭估计再不好推拒。
张靖笑道:“这里又不是京城,除了军伍中人,就是新派来的官吏。康郡新设,正是事务繁忙之时,谁有工夫来开文会?”
若说张靖职级,与康郡郡尉相同,坐在首席也没什么不妥。文人轻武,国学弟子还好说,不少人认得张靖,知道是国学师弟,友好地向张靖打个招呼。坐在东侧案几上的七八人,都是长安、襄阳、颖川三大学院的弟子,见张靖与李恢比肩,坐在次席位置,嘴上虽然不说,神色却显出不屑之意,竟然无人理睬www.hetushu.com张靖。
毋丘俭呷了一口茶,捧着茶杯,闭目深思一会,道:“听说你要调去军衙任职?”
馆舍大厅很大,足足能够容纳二三百人,正北方台子上东西两侧分别摆着一张案几,这应是辩论双方的席位。厅内摆着不少长案几,已有不少人入座。西侧两张案几坐着几名女子,是新调来的女吏员,皆是国学弟子出身。
掌柜名叫衣学,是衣兼的远房族人,从商多年,是个八面玲珑的人物,见张靖带人进门,就迎上前来,满脸都是笑容,道:“张校尉,今天又有客人?”
衣学解释道:“平原士子祢衡近日旅居在此,此人辩才了得,昨天在厅中与人辩论之时,恰好郡丞赵大人在场,也下场辩了一会,输得有些狼狈,约好今日再辩。赵大人方才与督邮蒋大人,已经进去了,听说蒋大人以辩才闻名,想是赵大人想胜祢衡一场,请蒋大人前来相助。新来的官吏多是国学或三大书院出身,听说这个消息,相约来为几位大人捧场,已经来了不少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