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170章 贵妃强驽指德妃!

“放肆!”熙影转身格挡,想要拨开甄伟的手,眼神交汇时,神思一阵恍惚,连握在手腕上的掌心由冰凉变为温暖,就好象身处冰天雪地之间,突然遇到一堆篝火,那种温暖能拂去浑身的寒意。
这时一群人从院外进来,看清张宁姐妹领人在此,一人上前怒声说道:“德妃!你实在放肆大胆,情报司公房怎能擅闯?”又见数名情报司属下受伤倒在地上,又道:“出手伤人,想要造反么?”
甄姜见了周氏,立即换成一幅贤德模样,规规矩矩上前问安,周氏笑道:“你们这是折腾什么?宁儿,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?快过来。”
甄姜原来设计的方案,是在熙影出了正安宫,让人扮成曹羡宫中女官迷昏熙影,贾蕊和甄伟救下熙影,到时熙影春药发作,与甄伟玉成好事,到时将责任推到曹羡身上,也挑不出情报司什么不是。没想到熙影身后跟着一个尾巴,将发生的事情瞧得一清二楚,又发射求救信号,引着张宁姐妹过来救人。这下好事没办成,查和*图*书明真相之时,不仅与张宁姐妹撕破脸,同时还会得罪荀家与曹家。
姜述来到院中,环视一圈,见熙影伏在张一春背上,上前把了把脉,阴沉着脸,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“甄司吏,我还有公务在身,先行告辞。”说完,熙影转身就走。
贾蕊站在门口,见女卫冲了进来,眼露焦虑之色。这时张宁姐妹领着众人,救下张一秋,杀散余人,已经抢了过来。贾蕊意识到事情不好,刚要进门通知甄伟,两道人影已如闪电,快速奔进,一刀劈了过来。
张宁目视张一秋,张一秋如实禀报,道:“今晨皇后宫中女官水仙召传熙影姑娘,在下遵从雁妃之命在后尾随。熙影姑娘进了正安宫,不到半个时辰出门,不久遇上一名女官,说是曹顺仪召见她,熙影姑娘讨要手令,女官从怀里掏出一张纸,熙影姑娘凑上前看,不料纸内包有迷药,将熙影姑娘迷昏在地。接着出来十余人,将熙影姑娘装在麻袋里,抬到这个院内。熙影姑娘昏迷前打出hetushu.com一个求救手势,我怕对方发现,一直没敢求救,直至这伙人都进了这个院落,我才打出信号弹,结果被这伙人发现,遭到围攻,直到两位娘娘赶来,才将我救下,又冲进屋救出熙影姑娘。之后,我奉德妃娘娘之命去请顺仪娘娘,之后的事情我不清楚。”
周氏十分精明,见状扫了围在外侧的兵将一眼,怒道:“你们职责是护卫宫中后妃,怎能将兵器朝着后妃?你们都出去。”
贾蕊小声答道:“应是从后窗逃出去了。”
张宁见来人是甄姜,连理都未理她,抢进门来,见熙影衣服完好,心已放下大半,但见熙影双眸迷濛,足下虚软,虽不完全明白,却也猜到了大半,只觉甄姜行事越来越丑恶,根本不愿与她对辩,直接上前封住熙影几大要穴,让张一春背着熙影出来。
张宁摇了摇头,道:“我可不敢靠着皇贵妃,若不是母后来得早,相信皇贵妃能命令属下将我姐妹射杀在箭下。”
张雁怒气冲冲地说道:“小影被人喂了春和_图_书药,若非我们来得早,就被那猪狗不如的人害了!”
甄姜心头一凉,用力闭了闭眼睛,迅速恢复了镇定,小声问道身旁的贾蕊:“甄伟呢?”
众人出了房门,张宁冷冷喝道:“走,挡者立毙!”
贾蕊呆了一呆,醒过神来,一溜烟地向后面跑去。
甄伟咬了咬牙,鼓起勇气追过去,一把握住了熙影的手臂。
周氏这时看清熙影在张一春背上,看了看她的脸色,忙道:“快传太医!”
侍卫们犹豫一下,他们是情报司属下或虎卫营侍卫,甄姜虽然是他们的上司,但张宁、张雁姐妹也是宫中后妃,若是真敢依命行事,相信等待他们的将是抄家灭族。
甄姜此时真是左右为难。以现在的力量,情报司下属和身边侍卫占得上风,但若下令将张宁姐妹射杀,她可没有这个胆量。但若是不困住张宁姐妹,让她们这样冲出去,肯定直接就到了姜述那里,事情一样会闹得不可收拾。
甄伟搂住熙影的细腰,看着熙影脸上掠过一抹痛苦、矛盾而又期望的神m•hetushu•com情,心中也有一丝不忍。甄伟正待将熙影抱入室内,只听喧闹呼咤之声渐近。
甄姜见张宁如此模样,知道这次已与张宁彻底撕破了脸,不由惊怒交加,连声喝骂命令手下侍卫上前,将张宁一行围了起来,内圈手执钢刀,外圈竟然架起弓驽。
甄姜小声说道:“记住,今天甄伟从未来过此处!还有封叶,可以长睡一觉了。”
这时外边有人通报:“陛下驾到!”
周氏的身影很快出现在门内,站在她身边的除了女卫,还有一位身材高挑、容颜端庄的美貌女子,正是顺安宫主人曹羡,曹羡身边是受伤数处的张一秋。
张宁瞅在眼里,向张一夏微微点了点头,张一夏立即心领神会,跟随贾蕊追了出去。
待侍卫撤去,张宁姐妹这才上前问安。周氏长叹一声,道:“都是一家子人,闹什么闹?小影呢?”
少年营高手很少出手,但武功绝对不凡,招式狠辣。贾蕊武艺也不弱,但敌不过两人联手,瞬间就被逼出丈外。张一春、张一夏并未理她,一脚踢开门,抢http://www.hetushu.com了进去,见一位男子将熙影扔在地上,一手推开后窗,向外疾快逃去。两女挂心熙影安危,顾不上去追男子,上前探视熙影,见她呼吸急促,粉脸通红,应了中了毒药,又见身上衣物完好,知道对手并未得逞。
张宁排众而出,走到甄姜面前,冷冷说道:“姐姐何必难为下属?他们首先是帝国军人,心中分得清是非曲直。我们一同去见陛下,难道你心虚吗?为什么不敢面圣?心里到底存着什么丑恶念头?!”
“我是女卫副统领张雁,这是皇德妃张宁,我们要带人面圣,你等谁敢阻拦?”张雁冷冷望了甄姜一眼,站在最前面向前迈步。围着前面的侍卫不由跟着移动,纷纷向甄姜投来询问的眼神。
甄姜艳丽的红唇抿了起来,齿间迸出了两个字:“闯入情报司机密重地,杀无赦,放箭!”
张宁质问一句,便向前跨一步,甄姜不敢与张宁对视,张宁上前一步,她就往后退一步。甄姜面色铁青,胸口不停起伏,正在这时,外院门口传来高亢急促的通报声:“太后驾到——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