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169章 荀家女被服春药!

跟在熙影身后的张一秋,在女官露面时,避在一丛花树后面,一切都瞧在眼里,熙影打出求救信号,张一秋要上前救时,只见附近出现十余人,将熙影套在一个大麻袋内,抬入附近一个小院。
“姐姐,你派人去正安宫和贵安宫,我去趟情报司公房。”张雁跟张宁说完,立即招呼数名女卫,疾向宫中行去。
女官见状知道要糟,急中生智,抛去原先计划,从怀中掏出一张纸,换上笑容,道:“荀妹妹不提这事我倒忘了,你看手令不是在此吗?”
真正的危险,不是万年公主居住的正安宫,而是甄姜所居的贵安宫,或是情报司皇宫公房。熙影过去不久,若是最坏情况发生,算算时间,现在也许还来得及……
熙影是荀家嫡女,非寻常女卫可比,见状也板起脸来,道:“我不认识你,谁知道你是谁的人?若是顺仪娘娘找我,请拿出娘娘的手令,否则恕难从命。”
甄姜在宫中广布眼线,熙影离开正安宫不远www.hetushu.com,一位高品女官喊住她,道:“荀妹妹,顺仪娘娘有请。”
张宁身边的张一春、张一夏都出自少年营,与张一秋情同姐妹,不待张宁下令,早已冲上前去。这时张雁引着女卫近前,见状也不询问,冷冷下令道:“格杀勿论。”
事情并非张宁料想的那样可怕,万年公主没有和甄姜联手。万年公主召见熙影,只是问道何保婚事,想以皇后身份给熙影施加一下压力。昨天就派女官去寻熙影,当时熙影已经下了值,今天又派女官去寻熙影。
再说熙影被抬入小院,进了一间房屋,室内走出一位女子,正是情报司女官贾蕊。贾蕊招呼众人放出熙影,先给熙影喂了几滴药物,又让人取出一个小瓶,放在熙影鼻子前晃了几晃。
熙影打了一个喷嚏,睁开眼睛,并不认识眼前这位女子,疑惑地问道:“你是谁?我怎么会在这里?”
顺仪就是曹操长女曹羡,熙影心道很少与曹www.hetushu.com羡打交道,曹羡寻自己又有何事?熙影不认识这位女官,心中又存着疑惑,道:“这位姐姐,我还有公务,急着见雁娘娘,且等我交了公务,再随姐姐去见顺仪娘娘如何?”
这时张宁、张雁都在半途,看到信号弹后,知道事急,都往这边全速赶来。张宁坐着车驾,速度快,到了小院门口,认得正是情报司公房,又见张一秋正被十余人围在核心,拼命死战,已经血染战袍,显然已经负伤。
这位女官其实是甄姜安排的属下,这次截下熙影,就是想将熙影引到曹羡所居的顺安宫附近,那里已经准备好陷阱,只要熙影到了那里,要想脱身就不容易。熙影想先见张雁,甄姜之谋不就泡汤了吗?女官板下脸来,道:“顺仪娘娘找你有急事,你怎能推三阻四?”
张一秋怕对方发现,悄然跟在后面,见众人皆进了院子,从怀里取出信号弹发射到上空。少年营配备的信号弹,与诸营配备的信号弹不同hetushu.com,飞上天空后分出三个分叉,烟雾经久不散。
走了几步,张雁又触起一事,扭头对一位心腹亲卫说道:“你去寻关凤娘娘,让她带人巡查正安宫、贵安宫、情报司皇宫公房四周,若遇陌生男子,立即以外臣擅入之罪拿下。”
张雁不长于心计,谋略比起张宁显然不行,但当年张角将张雁托付给姜述,张雁曾与周瑜、诸葛亮一起,受过姜述教导,遇事时这份镇静决绝与张宁不同,想到熙影可能陷入计中,并没有失去理智,也没有发狂,与张宁分头寻找的同时,没忘了通知关凤拿人。但张雁毕竟比不上张宁,张宁在前往宫中的路上,判断这事定是阴谋,让身边心腹女官,分头通知太后周氏和姜述。
熙影未以为异,凑上前去看时,只见女官将纸一抖,一蓬白色粉末飞扬,熙影见事不妙,要屏住呼吸时,已经呼了一口进去。熙影往后退了一步,拔出腰刀,正要向前擒拿女官,只觉头昏眼花。熙影知道自己已经中毒和图书,拼尽全身力量,右手往后打了一个手势,继而软软倒在地上。
贾蕊娇笑一声,道:“你被人抓了,我们刚救下你。”
这时从里间转出一个男子,长身玉立,相貌堂堂,穿着情报司吏员的官服。贾蕊道:“这是情报司司吏甄伟,刚才就是他出手救的你。”
熙影听到甄伟这个名字很熟,正在心思时,外面突然传来呼喊声,熙影听出这个声音是张一秋,站起身要出门去看。贾蕊上前拦住,道:“荀姑娘中了毒,不宜起身,我出去看看吧。”
甄姜手握情报司之利,万年公主的一举一动,皆在她的掌控之中。甄姜听到这个情报,一个恶毒的计谋浮现,昨天派人通知甄伟一早入宫,在情报司皇宫公房等候,又派人密切关注正安宫的情况。
万年公主召见熙影,目的是想促使熙影与何保的婚事,问了一些家常,话里话外开始为何保说好话。熙影自从得到父亲警告,对宫中后妃始终保持着警惕心,端起茶杯也只是做做样,一口也没和_图_书有入腹,应付完了万年公主,逃一般地离开了正安宫。
室内只剩下熙影和甄伟两人,熙影看了甄伟一眼,眼神接触,只觉心中突然一荡。熙影闭上眼睛,屏息定神,敏锐地察觉到目前的危险处境。熙影在后宫十分小心,但是对手一环接着一环,她的阅历经验又少,对手又是迷药又是春药,令人防不胜防。熙影不知对手在何处做了手脚,竟能引动自己的心神。若是把持不住引发什么后果,将来没有证据,百口莫辩。所以当务之急,应是尽快离开此地。
想到此节,张雁的额头不觉已滴下冷汗。皇后派人来召熙影,熙影心中戒备,应该吃不着亏,但若半路再让甄姜叫去,到时有个松懈,就会被人乘虚而入。事后熙影要不自尽,要不就遂了对方心愿。若是熙影碍着面子不吐露实情,即使怀疑,也会怀疑喊熙影去的皇后,不会怀疑是甄姜做的手脚。
车驾内的张宁狠得咬牙切齿,喃喃道:“希望最坏结果还没有发生,否则我会灭了你们满门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