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175章 殿下目前有婚约?

昔年的长安西凉系,自从多了李儒这个谋主,地位骤然提升,令诸系不得不刮目相看。现在的黄巾系也是这样,在张靖展露出谋略天分以后,黄巾系的份量骤增,孙坚不得不重新定位。
张靖接连回答三个敏感问题,真是汤水不漏,废话讲了一堆,真实态度一点不露,又让人挑不出什么不是,孙坚心中更觉诧异,对程普所言张靖之能信了八分。
张靖所言皆是老生常谈,说出来的话都是市井流传之言,孙坚听了半天,一点新东西也没有,心中更觉张靖非同一般,接着问道:“陛下属意那位皇子多些?”
张靖看孙坚神色很认真,并非冒失之语,摸了摸鼻子,苦笑道:“父皇春秋正隆,我们兄弟年纪也不大,立储并非着急之事。想是父皇担心立储不得好的人选,到时更换储君扰乱天下,父皇英明神武,不早立储怕是还有别的目的,不过我的学识经验皆浅薄,理解不m.hetushu.com透父皇的心思。”
孙坚接连发问的这三个问题,都是身为臣子犯忌讳的话,孙坚对此心知肚明,他这样做并非想从张靖这里得到答案,而是借此试探一下张靖的心思。
与老谋深算的孙坚不同,玲珑即使心智不低,这尤如哑谜般的对话却听不明白,体味不出其中深意,见孙坚神色变幻,眼神露出茫然之色。
孙坚话锋一转,问了几句宫中情况,接着问道:“会儿学业可好?”
张靖是合魂者,老于人情世故,知晓“儿子都是自己的好”这个道理,守着平常交往不多的孙坚,自然不会说出心里话,他摸了摸鼻子,道:“老七自小顽皮些,但是聪明得很,若说学业成绩,偏科偏得厉害。孙姨娘平常严厉得很,老七平常躲着不敢进宫。国丈说起这事,我就多说几句,老七年纪渐大,有了自己的思路和想法,姨娘还是如儿时那样教和_图_书育,对老七未来益处不大,老七老躲着不回宫,时间长了,会疏了母子情分。”
孙坚问了三个别人不敢问的问题,除了倚老卖老,还想称量一下张靖的份量,三个问题问完,孙坚脸色凝重,看向张靖的目光也多了丝敬畏。张靖回答问题并未谈论实质问题,但在老谋深算的孙坚看来,张靖有度,该说的不该说的,谁是外人谁是自己人,对待何种人用什么样的态度,说什么样的话,做的很到位,展现出了个人的不凡能力。这就旁证了程普所言属实,张靖少年老成,有勇有谋,有资格成为一家谋主。背后有强大的黄巾系,自身又有谋主之才,张靖便有了与孙坚平等谈判的资格,黄巾系与孙家若真结为同盟,不是从属位置,而是真正的平等合作。
在张靖心目中,储君涉及国之大事,姜中、姜逆之所以是大家关注的热门人选,因为两人成绩优异,能力也不错,最可m.hetushu.com贵的是思想开阔,无论是谁成为储君,稍加磨练,都能成为一代英主。以姜会的性情为将可以,若想成为储君,张靖认为可能性不大。姜述是开国明君,对诸子情况了如指掌,在无人可选的情况下,可能选择自律最严的姜华,但绝对不会选择如同书呆子般的姜边和叛逆性格严重的姜会。
孙坚扭头看了一眼玲珑,见她不敢直视张靖,却又不时瞅向张靖,脸色不时红透,暗叹一声,又转个话题,问道:“殿下目前可有婚约?”
孙坚就是再倚老卖老,也不会此时提出姜会争储一事,方才询问姜会学业,就是寻个由头,想听听张靖对于姜会的看法。不料张靖并不上套,就着孙坚话头就事论事,只说教育问题,别的废话一句也没有。张靖这般滑头,孙坚已经慢慢适应,知晓结盟之前,张靖不会说出心里话。
若是别的武将,真若明悉张靖之能,或能慑于张靖之威,来个www.hetushu.com纳首就拜。但孙坚不同常人,资历老不说,家势庞大,地位很高,外孙又是七皇子,怎能随意依附别人?张靖在孙坚面前若是漏底太多,实是利弊难料。
论起姜述年纪较大的几名皇子,姜中、姜华、姜逆天姿都不错,说起学业以姜逆最好,平常看不出怎么努力,但成绩一向名列前茅。姜华成绩也不错,他天姿稍差,但是十分努力,成绩不比姜逆差。张靖以下,成绩最好的是老五姜边,姜边资质十分平庸,但是胜在刻苦,比姜华还要努力得多。与姜边同级的老七董名,成绩就差了不少,平常玩心太重,学业只是中游水平,比老八姜威要差不少。老七姜会与老十姜清性情相仿,自小十分顽劣,练武天份不错,但是读书成绩很差。国学报名时,也不知孙尚香怎么想的,给姜会报了主修文史,兼修兵科,结果姜会主修科成绩一塌糊涂,兵科成绩反而十分优异。姜会曾经提出修改主和_图_书修科目,孙尚香只是不允,姜会成绩不好时不打就骂,弄得姜会心性十分逆反,只要寻到借口就不愿回宫。
张靖摸了摸鼻子,答道:“父皇文治武功,历朝历代君王莫能与他相比,储君乃国之根本,陛下属意何人我不知道,但我知道不具备治国才干者没有资格成为储君。”
张靖上次暴露谋略之才,并未设法弥补,而是任由这个消息传播,目的是涨黄巾系之势。黄巾武强文弱,威胁力极小,在众人心中已经形成常识,要想提高黄巾系的地位和份量,一位有份量的谋主出现十分关键,以黄巾少主兼领谋主,也能增强黄巾系的凝聚力和向心力。
张靖敢于逐步暴露自己的实力,并非想介入夺储一事,而是想在与各系谈判时增加自方筹码。在孙坚面前,张靖表面轻松愉快,说话似是张口就来,其实不然,张靖方才所言经过大脑过滤,故意想加重在孙坚心中的份量,为接下来与孙家讨价还价增加筹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