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177章 两人弄什么玄虚?

张靖没有答话,几大口喝完汤菜,又去喝了几大口茶水,道:“刚才就饱了,为了避免浪费,强行垫了大半碗汤,这汤做得不淡。”
玲珑不禁笑道:“不准剩饭是军营的规矩,你是客人,不必遵守这个规定。”
玲珑也不打话,与面前的剩茶剩饭打起仗来,好半天才捧着肚皮,长吁一声,道:“送来的饭太多了,足有两人的量。”说到这里,端起茶水喝了一口,道:“你说错了,我虽是女子,却是军中之人,也得执行军中规定。”
说完,玲珑起身收拾碗碟,张靖笑道:“让张一安他们收拾,我们走吧。”
玲珑说完,见张靖面前碗中干干净净,四个菜碟里面已经空空的,馒头也已吃尽,正在对付那碗蛋花汤。玲珑见四下无人,道:“殿下,没吃饱吗?”
张一安、张一全将饭菜端到房中,张靖一看,笑道:“这护西域军伙食丰盛得很,怎么摆了满满一桌子?”
www•hetushu.com珑认真地说道:“我是医科专业,现在是见习军医。”
玲珑在张靖对面坐好,张靖吩咐张一安、张一全自去吃饭,道:“我们先开饭,饭后再谈。”
孙坚望着玲珑,见她眼里满是期待之色,不由长叹一声,道:“殿中心中已经有人,你是孙家嫡女,难道要做侧妻不成?”
张靖一行十人,见送了晚饭过来,余人过来领了饭,三三两两各回房吃饭。张一安、张一全两人领完自己的饭,按照习惯来领张靖的饭时。送饭者将其余两份饭递了过来,说道:“一会我家小姐过来,陪张校尉一起用餐。”
玲珑并未停下,收拾好碗碟,当先送出房外,弄得张靖也不好意思空手出门,匆匆收拾好碗碟,送到领饭处。这时周树等人都已吃完饭,将碗碟送了过来,见玲珑捧着碗碟出来,正要上前帮忙,又见张靖也捧着碗碟出来,不由狐疑http://www.hetushu.com地互视一眼,弄不清两人弄什么玄虚。
古代讲究食不语,室内顿时静了下来,只能听到两人吃饭的声音。玲珑长于军人世家,适应这种吃饭方式,过了一会,玲珑停箸,道:“我吃饱了。”
孙坚搔了搔头皮,想了想,挥了挥手让亲卫下去。亲卫得令下去,按玲珑的意思分出十一份,派人给张靖等人送过来。军旅之人吃饭十分简单,孙坚身为一军主将,来了客人,也是四菜一汤,两荤两素一个蛋花汤,与马超用餐标准基本一样。
张靖笑道:“与老将军一起,言谈时放不开,与小姐是同龄人,言谈方便些,怎能感觉不妥?”
玲珑这种心态,从某种程度来说可以算是心理疾病,只需有人开导几句,就会从这种偏执中走出来。可惜孙坚包括身边的人,从军多年,若说刀光剑影毫不畏惧,这些儿女情长之事谁能明白?
玲珑听完这话,只觉娇脸一红,望hetushu.com着剩下一小半的饭菜,略微犹豫一下,又拿起竹箸开吃。张靖说着话,正背身往杯里添水,听到后面声音,回头一看,见玲珑正在集中精力消灭面前剩余的饭菜,道:“你是女子,又非军中之人,不用执行军中规定。”
这时亲卫来报,说晚饭已经备好,请示如何举止。亲卫过来请示,除了询问孙坚祖孙在何处用餐,还有询问张靖一行人如何用餐的意思。孙坚想了想,刚要说话,话头却被玲珑抢了过去。玲珑道:“你们将客人的饭菜送到客房,我过去陪着客人一起吃饭。”
孙坚送张靖出去,回来后就琢磨张靖所言,越想越感觉张靖所言有理,正想得出神时,被玲珑吓了一跳。孙坚睁开眼睛,见是玲珑作怪,嗔怒道:“你这小家伙,怎么走路没有声音,吓了我一跳。”
说话时,只听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,一直来到门口。张一安打开门一看,却是玲珑穿着一身颜色鲜艳的步裙和图书,头脸也未装扮,显得更是面貌清秀。玲珑的脚步如小鹿一般轻盈,笑声如云雀一般清脆,但听她笑着对张靖道:“家祖父不便来陪,让我来陪你,你不会觉得不妥吧。”
张靖正色道:“身为军人就要遵守军规,我们身上军衣、身下战马,腹中食物,皆是民脂民膏,百姓省衣节食而来,岂能浪费?”
孙坚摇摇头道:“若是四皇子是寻常皇子还好说,但他承继张角之祀,是黄巾少主身份,军方势力比起我们家只强不弱,我有什么筹码逼他?四皇子也表过态,并非不想娶你,而是不能给你正妻之位,你不嫌委屈吗?”
张靖见玲珑较真,对她起了几丝好感,不由笑道:“你晚饭吃了不少,我陪你出去散散步,免得伤了脾胃。你在军中任何职?”
张一安答道:“这是两个人的伙食,待会孙小姐过来陪少主一起用餐。”
玲珑脸色立即沉了下来,孙家满门富贵,是大齐数得上的新贵,玲珑自小娇生和*图*书惯养,好容易见到一个心仪之人,怎能轻易放过?玲珑嘟着嘴说道:“祖父,你想办法让殿下辞了那边便是。”
玲珑不怕孙坚,坐在孙坚对面,道:“祖父,殿下……”
玲珑听到这里,沉默一会,心想这里面只是正妻与侧妻的差别,想办法打听到是谁家女子,从那边做工作也未必不行。其实玲珑今日与张靖初见,若说一见钟情,这情也深不了那里去,玲珑对张靖如此执着,其实是她的心理作怪。近年追求玲珑者不计其数,这些青年俊才见了玲珑,都想方设法哄她开心。张靖身份背景与众不同,又不愿与孙家瓜葛太深,对玲珑不冷不热,反而勾起玲珑的好奇心。孙坚当面提亲,张靖当即婉言谢绝,这让一向自负的玲珑如何能够接受?玲珑出身名门,性格又强势,越是得不到的东西,就越想得到,事情到了现在,玲珑如此执着,其实并非感情深厚,而是羡慕忌妒与好感混合,产生了非张靖正妻不嫁的念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