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182章 关羽询问马超案!

关羽又问道:“听说何家和情报司有人涉案?”
关羽点点头,道:“此人闹腾这么一出,军中积弊也暴露不少,我想军衙会迅速修订相关制度,来封堵这些漏洞。”
关羽为人十分骄傲,被姜述训诫过多次,年纪渐长,性情也稳沉不少,但骨子里还是傲气十足,能入眼的人不多。张靖熟悉关羽性格,这番话将关羽捧得很高,直接说到点子上。关羽听在耳中,心中异常舒服,嘴上却谦道:“殿下过誉了。”
关羽与黄巾系有香火之情,出言询问,张靖不得不说,但又不能说得太明白。关羽心思机敏,听到这里,情况已经猜测明白,怒道:“这贼子也是可恶,涉案人也不知轻重,怎敢利用军国大事胡作非为?”
姜述当初攻打并州时,关羽部是南路主力,后来关羽统兵南征北战,立下赫赫战功,参战次数与赵云相仿,是大齐最著名的大将之一。黄巾将士在历次战事中损失较大,但活hetushu.com下来的将士立功也多,因功升为军侯、部司马、校尉、营司马者不计其数。这些军官后来分派到各军,黄巾系影响范围很广,黄巾系因此成为大齐军队最有影响力的派系。
张靖苦笑道:“这事我只知道些小道消息,不一定准确,还是不说为妙。大将军前期调查此案,军衙官员无人主动请命,最终是父皇钦点黄曲大人查案。何清涉案免职,目前还在审查之中,这事涉及何家已是必然。情报司属于秘密机构,涉案人是谁,处置结果是什么,我现在还未得到消息。上次与黄大人见面时,只是听说情报司不少人因此落马,至于涉及到那个层次,我确实不知。”
关羽文武双全,心思缜密,又是国戚,熟悉宫中诸事,并未到大门口迎接,而在正堂前门立迎。关羽年近四旬,红面长须,仪表堂堂,不怒自威,听说张靖一行进了城,早将无关人打发到别处,望见张靖进和图书了大门,便迎上前去,哈哈笑道:“殿下身份不能暴露,不好到城门外迎候,失礼之处莫怪。”
关羽细问当初情况,听完后拭了拭额头汗珠,道:“此计环环相扣,幕后人诡计多端,应是大有名望之人。此人提前做了这么多手脚,情报司、神鸟机构都无人察觉?”
张靖苦笑道:“情报司涉案,神鸟机构孤掌难鸣,即使查觉到有疑点,也会被情报司一封公函接手过去。此案运作良久无人发现,不单纯是环节布局,此人对情报机构内部情况了如指掌,人心揣摩得十分透彻。此人想必已被父皇列为心腹之患,相信很快就会被查出来。”
关羽点点头,转个话题道:“前期孟起遇险,听说涉及不少人,殿下亲历此事,究竟是谁在背后捣蛋?”
周仓、刘辟等黄巾旧部,皆去龚都防区迎接张靖,因是战时,事先向关羽请过私假,所以张靖虽未直接给关羽通信,但是关羽已经得知张www.hetushu.com靖要来的消息。张靖来到关羽驻地信黄城时,关羽亲兵统领关轻已在城门外等候,见张靖一行来到,直接迎送到了关羽公房。
张靖摸了摸鼻子,道:“背后有股势力,十分强大,竟能说服诸家配合,搞出这次事件。据我了解的情况,参与诸家也是被人设计,此案目前已经转到神鸟机构,以神鸟机构的力量,相信幕后黑手很快就会挖出。”
张靖摸了摸鼻子,道:“我国收拾康居粟特、花刺子模、北匈奴之后,西州以北只余坚昆一国,又值其国内乱之时,军衙肯定不会放过这个良机。若是兼并坚昆,凉州、海州皆成内州,两州驻军便会西移,西方兵力便会宽松得多。最多到明年下半年,这次战事就会平息,我大齐周边只余贵霜、安息、奄蔡三国。安息王在位日久,威望很高,其国财政富裕,兵强马壮,若无变故,我国不会主动挑起战事。奄蔡国力薄弱,人口稀少,但其国皆hetushu.com是苦寒之地,征战用兵甚多,得之助益不大,又不敢轻易与我国为敌,征伐奄蔡估计要放在后面。贵霜新王初立,兵权多掌握在王公贵族手中,国内矛盾重重。贵霜拥有多处良港,这样我国水军不仅可以助战,还可以运送物资器械,能够解决远程后勤物资运输问题。以目前形势分析,南路兵马在稳定身毒局势以后,定会出兵攻伐贵霜。贵霜北部重镇循鲜距离此处不过两百里,到时将军这路兵马,说不定是北路军主力。”
张靖想了想,摇了摇头道:“贵霜国内矛盾重重,这次怕是不敢出兵。明后两年,估计我国会主动攻伐贵霜。”
两人进了正堂,分宾主坐下,关羽问起前方战事,张靖仔细说了一遍。关羽道:“以殿下之见,贵霜这次能否出兵?”
张靖向关羽行个军礼,执着关羽的左臂,故意落下半步,半走半说道:“将军大功于朝,威名四扬,是我等小辈崇拜的偶像,若真出城迎候,回头父和图书皇不罚我才怪。”
关羽闻言暗自点头,生出考较之心,道:“这是为何?”
张靖想起当初危急局面,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,道:“幕后黑手手段令人生畏,若是计划成功,将会掀起轩然大波。孟起将军若出了事,是何清调走兵马,马家不寻何家不是才怪。马家、何家都是皇亲,在军中皆有不少人,两家争斗不休,不仅父皇难以处理,军心也会因此不稳。后来想想当初险情,至今心有余悸,若是我也陷于其中,母妃与黄巾诸将怎肯罢休?何家不灭不足以平愤,然而何家是皇亲,还是洛阳系首领,若是族灭何家,朝中平衡立失,诸系为了争夺这些遗下的职位,定然还会生出波折,这事若是控制不好,大好局面将会一朝伦丧。当初我判断何家也是受人利用,曾给父皇去信,请求父皇不要轻易动手,先行查明案情为上。不过父皇并未接受我的建议,处理了不少涉案人员,想是提前做了不少准备,并未生出太大波折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