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234章 异族人聚众闹事!

这件祸事就转嫁到官府身上,巫西正在火头上,矛头一下子对准了官府,带着族人去了占城。郡衙县衙均在占城城区,众人到了城门外便被拦了下来,城门过往异族人又多,问明情况,响应者很多,最终聚起千余人。
张靖的心思转了几转,刚要开口时,熙倩走近前来。理河属于热带气候,虽然还未近午,但是天气已经很热,熙倩穿的是薄纱步裙,刚才采了不少野菜,出了不少香汗,鼻尖上沁出不少汗珠,一缕头发被汗水粘在脸上,平添了些俏皮和妩媚之意。再往下一看,荀熙倩胸前被汗水浸湿,显得山峰高耸,傲然挺拔。旁边蒋璃儿刚开始发育,相比之下,完全就是巨峰与飞机场的区别。蒋璃儿年纪虽小,但多少知道些男女之事,意识到了这点,不由向右挪了挪脚步,离熙倩远了米余,几乎贴在张靖身上。
姜辉虽然是异族人,但是正经的郡丞身份,被打得头破血流,问题就http://www.hetushu.com不是解决这次纠纷,而是上升到了维护官府权威的高度。当下县兵、郡兵全体出动,将闹事的异族人团团包围起来。
“周树,你点兵五十,标准配备,全部骑马,随我急赴占城。刘开,你暂代我行使县尉职责。龚省,你通知武库和各民兵大队,兵器全部发下去,警惕境内所有异族人。你们要以保护汉人为根本,一端发现苗头不对,不要有任何顾虑,立刻出兵镇压。”
“难道会是姜辉在后挑事?难道不怕惹恼官府,遭到强行镇压?此事若是闹得太大,对占城官员肯定不利,即使蒋琬去职,姜辉又会有何好处?”张靖一边策马,一边思考,直至进了县城,也没有理出头绪。
张靖的顶头上司就是郡尉鲍旭,这半年多时间,因为县尉相对比较独立,他和鲍旭见面次数不多,走得不远也不近。张靖虽能猜出鲍旭的出身,但若说对鲍和图书旭的了解,他显然不如蒋琬。蒋琬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,在蒋璃儿面前透露出来的秘密,应该是十分重要的秘密,对张靖认清鲍旭的为人和背景,肯定大有帮助。
这次事情的诱因,是纲纳族一户族人,儿子巫西到港口打工,回来后发现老母亲饿死在家中。以大齐目前的经济情况和占城的农业产量,这件事情本不该发生,怪就怪部落首领盘剥得太厉害。
蒋琬这些日子受蒋璃儿影响,对张靖观感大改,又听说张靖夜访岳石一事,心里也暗自嘀咕张靖的身份。姜辉出面处理此事失败,估计冷面鲍旭出面效果也不会太好,蒋琬亲自出面又没有了缓和余地。蒋琬远远望着占城县长许波,正在那边与异族人交涉,看那边吵嚷的架式,估计也要无功而返。蒋琬打量一眼张靖,道:“给你一份手令,你代表郡衙过去处理此事。”
不待熙倩答话,张靖跑到木房院内,牵着马匹出了门,一跃上马和图书,沿路迎着周树驰去。周树看见张靖策马过来,并未下马,而是调转马头,划个圈子,与张靖并马而行,喊道:“四哥,郡里出了大事。占城县异族聚众约千人,在占城城门前面示威,要求官府免去赋税。郡尉衙门来信通知,让我县出兵五十前去策应。”
张靖心中一紧,此事看起来不大,其后必有文章。异族人在官府面前,历来规矩得很,正值与贵霜开战前夕,背后说不定有不同寻常的原因。
出了此事以后,巫西去寻巫奇理论。巫西人品能力都不错,是第一个出去打工的族人,在族中威望较高,是强烈要求改变族制的代表。巫西振臂一呼,响应者如云,合族青壮来了半数。巫奇知道此事是儿子做得不对,连忙将巫可藏了起来,拒不承认实情,只说官府催逼钱粮,无可奈何才如此行止。
蒋琬以往处理异族之事,多依赖姜辉协调,往常异族有事,只要姜辉出马,一般会很快摆平。但和图书这次姜辉出马,便碰了个头破血流。姜辉也是部落首领,往常处理事情,都是跟部落首领打个招呼,一般情况当即就能处理。这次祸事是部落首领惹的祸,闹事的普通族人又不认得他,结果众人越说越僵,不知是谁使坏,寻块石头,从人群里扔了过来,正中姜辉后脑勺上,若非姜辉脑袋够硬,说不定会当场死亡。
纲纳族首领名叫巫奇,其子巫可是个败家子,在占城赌博输了个精光,回来不敢告诉巫奇,带着几个手下,去收族人往年欠下的钱粮。巫西家本就贫困,家中老母腿脚不好,近年为老母治病,借了族长不少银钱。按说这种情况,巫可不应过于催促,但他急于寻钱翻本,来到巫西家,将巫西给母亲留下的口粮强抢了去。巫西老母腿脚不好,强挣着上前争执,被推倒在地,一气之下中了风,此后数日没人上门,竟然活活饿死在家中。
出于人道主义,占城官府每年都会拿出部分钱粮,分至各http://www•hetushu•com部落,接济缺衣少食的穷人,但这些钱粮根本没有发下去,大多被部落首领扣下。这些事情普通族人大多不知,有人问起时部落首领都推到官府身上,官府由此成了部落首领贪婪的替罪羊。
其实这次异族闹事,没有张靖想的这样复杂,表面有各种各样的原因,根本原因却是制度问题。异族到了占城,族人受汉人影响,不愿继续受首领盘剥,部落首领又不愿改变现状,矛盾因此逐渐累积。
就在这时,一匹快马从远方急驰而至,张靖从骑士的外形远远认出是周树。周树飞马而来,县中必是出了大事,张靖眼神一凝,对熙倩说道:“县里有事,我去处理公务。”
张靖带人赶到时,双方均能克制,聚在城门左侧,中间一簇人全是异族人,外边一圈全是兵丁。此事闹得太大,蒋琬、鲍旭都在城门楼上观看,张靖向鲍旭报到完毕,鲍旭就向蒋琬建言,道:“张靖年纪虽轻,却是国学有名的才子,让他上去试试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