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233章 鲍旭无意窥秘密!

鲍旭看着手中的官凭,百思不得其解,突然触起什么,让吏员寻出周树等人的官凭。待吏员送来,鲍旭打开周树的官凭一看,不由吓了一跳。鲍旭身为郡尉,现在才知道手下竟然藏着将门虎子。单纯从官凭上看,周树父亲周仓,在野战军某部任职。因为上面未写明具体职务,若是普通吏员,可能不知道周仓是谁,但是鲍旭身为郡尉,又是鲍家嫡系子弟,怎会不熟知周仓这些开国将领?看完周树官凭,鲍旭又翻看与张靖同时报到的余人官凭。与张靖同时报道的军官共有九人,除了周树,官职高者还有刘开和龚省。鲍旭打开官凭一看,雷得目瞪口呆,原来刘开是偏将军刘辟之子,龚省是射声将军龚都之子。
蒋璃儿从路旁掐了一朵野花,抬头看着张靖,笑道:“大哥哥,我告诉你一个秘密,事关你顶头上司的秘密。”
鲍旭沉思一会,又拿出日间张靖递上来的材料,内和*图*书心下了决断,不管此事幕后到底如何,这件事情既然于全军有利,于大齐有利,就要全力推出去。至于最终会得罪谁,会引发什么不良后果,还不到考虑应对方案的时候。
三人皆是开国将领之后,为何甘心追随张靖左右?这三人父亲都是关羽部将,难道张靖与关羽有关系?没听说关羽有姓张的姻亲。三人皆是黄巾将领出身,黄巾的创始人是张角,张角一族没听说有男性后人,只有两女,一是张宁,另一人是张雁。张宁是皇贵妃,张雁是四品嫔妃。张宁有一子过继姓张,继祀张家香火,莫非张靖是……
想到这里,鲍旭又想起一个可能。张靖被安排在理河,是否有其他皇子出手?众皇子年纪渐长,背后均有势力支撑,至今还未立储君,即使皇子们安于本份,背后之人又怎会无动于衷?
管家是黄巾公会派来的可靠子弟,名叫徐平,是黄巾旧http://www.hetushu.com部徐和的二弟。徐平正在门前张望,见张靖行近,急忙上前说道:“方才一位随从送来一封信,还带来一个口信,说有位姓岳的官员在下塌处恭候。”
鲍旭是个聪明人,很快想明白其中关节,内心不由暗自庆幸。幸亏处于公心,未行打压张靖之举,若是苛待张靖,定会传到京中,即使姜述不说,也会有黄巾一脉出头,将他打入另类,即使身后站着鲍三娘也不行,以鲍家的浅薄底蕴,如何斗得过遍布朝野的黄巾系?
鲍旭想到这里,不由惊出一身冷汗,张靖就是烫手山芋,职务虽然不高,杀伤力却不小,一人牵动了无数人,他在占城的起落,很可能会成为大齐政治的焦点。同样,也可能是他鲍旭仕途中一个崭新的契机。
此时,回在理河的张靖,成了熙倩和蒋璃儿的向导。理河是个好地方,有山有水,空气清新,张靖在顿丘新建的木居hetushu.com,成了两女最喜爱的去处。张靖初到理河之时,看好了城北这个位置,将整座小山买了下来。占城地广人稀,山地更不值钱,请人平出一片区域,伐木盖了十余间房子,就有了这所典雅舒适的木居。
岳石来了又走了,并未多说什么话,也未惊动多少人,但岳石的到来向占城文武述说了一个秘密,鲍旭与宫中后妃有亲,换而言之,鲍旭是皇亲身份。或许蒋琬早就心知肚明,前后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,其余官吏却不一样,明里暗里与鲍旭来往增多,鲍旭在郡内的话语权骤然加重。
张靖接过书信,一看便知是母亲笔迹,撕开信匆忙读了一遍,心头涌现出一份浓郁的亲情。张靖略想一想,进房写了一封回信,招呼张一安等人一道往驿馆走去。
驿馆建在人工湖东侧,布局十分合理,档次很高,距离张靖居处不远。张靖存着心事,想从岳石处探听京中消息,与亲随护卫m•hetushu.com皆骑马过去。到了驿馆门口,正好遇到鲍旭从门内出来,张靖向鲍旭打个招呼,在鲍旭惊异的目光中匆匆进了驿馆。
鲍旭对张靖印象很好,对于张靖意外贬到理河,以他的背景不难打听到背后的原因,当然这个原因并不准确,只是表面上的消息。压制张靖之举,虽然无人向他打招呼,但张靖遭遇的不公,让鲍旭对某些人的做法十分不满。鲍旭对张靖看起来冷淡,其实这是鲍旭的性格使然,他对谁也是这幅冷冰冰的模样。上午读了张靖的五份文件,鲍旭十分认可张靖的能力。在鲍旭看来,张靖贬任理河县尉,是受了别人的暗算,若是常人或是牢骚满腹,或是借酒浇愁,张靖却能铺下身子,从细致处入手,做了大量有效的工作,整理出可在全国复制的县级军务治安规章制度,这本身就很不简单。
临出门时,鲍旭看了看案几,回去将张靖等人的官凭锁了起来,出门后又唤来轮值吏员,小m•hetushu.com声叮嘱一会。
鲍旭见张靖进了驿馆,心中不由好奇,转而向里走,恰好见到一幅让他大吃一惊的场面:岳石竟然亲自出门迎接张靖。鲍旭不由愣在那里,他是鲍三娘的堂弟,身为占城郡尉,方才去见岳石,也在外面立候了一刻钟左右。张靖究竟是何背景,竟让岳石出门相迎?张靖身后有岳石这尊大神,怎会任凭别人将他贬到理河?
鲍旭感觉此事很不简单,心思一会,并未回府,而是匆匆去了尉衙,让值班吏员寻出张靖官凭档案细看。张靖的官凭很简单,父亲是国学东莱分院的老师,母亲是东莱作坊主,张靖国学毕业后在攻坚军任职,因功授校尉,主动要求到边州工作。
鲍旭本是皇亲,对宫中之事了解甚多,甄姜、糜贞出身巨商,曹氏姐妹之父是长安系领袖曹操,马云鹭身后是凉州系,吕雯身后是吕布为首的并州系,几乎每位皇妃都代表一股势力,即使皇子皇妃没有想法,谁敢断定背后没有推动的黑手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