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249章 皇子喜欢啃鸡架?!

璃儿啃了一口鸡翅膀,嘴里有些含糊不清地问道:“你妹妹叫什么名字?现在那里?”
王诗在旁边开玩笑地说道:“四哥,你将翅膀都给了璃儿了,就将鸡腿给我吧。”
明亮的月光下,璃儿如一条美人鱼,浮在水面之上,月色下她的肌肤洁白如玉。不过,张靖来不及欣赏这些,神色紧张得看着水面。王诗虽非出生在江南,但水性很好,鱼跃数次,很快游到璃儿身旁。
“哎哟,差点忘了。”张靖忽然长身而起,连忙寻根大树枝,将三堆篝火拨到一旁,用剑柄敲开已经坚硬的土块,依次取出用树叶裹着的山鸡。
蒋璃儿脸色一红,道:“不要紧的。”然后轻轻一挣,抢到正在剥泥巴的王诗旁边,道:“诗儿姐姐,我最喜欢吃鸡翅膀。”
“慢点,别烫着。”张靖话音未落,蒋璃儿果然耐不住烫,将山鸡一扔,张靖眼疾手快,在落地之前抢了回来。
敲去山鸡表面裹http://m.hetushu.com着的泥巴,诱人的香味让人垂涎不止。那边蒋璃儿揉揉迷离的睡眼,很快找到香味的源头,一路小跑冲上前来,先抢了一只过去。
“你……你是皇子?!”王诗掩着樱唇,美眸里满是不可思议的神情。
张靖稍思片刻,淡然地笑了笑,道:“说起高人指点倒没有,我平常注重琢磨邸报和大齐报,又是兵科毕业,军事分析能力自然比常人强些,能推算出战局走向,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。”
“我从母姓,我的父亲姓姜名述,我的母亲姓张名宁。”张靖说完,感觉心中去了一块大石,瞒报身份来历是不得已而为之,但对付出一片真心的女人,就是一种欺骗,这是一种不道德的行为。
“烫着没有?我给你吹吹。”张靖放下山鸡,拿起璃儿的小手,朝着有些发红的手指头吹了几口。
王诗在旁插了一句,道:“你能预知大局战www.hetushu.com事走向,莫非背后有高人指点?”
“快救我,我腿抽筋了!”张靖正与王诗聊得开心,猛然听到璃儿呼救。王诗站在潭边,比张靖反应还快,一听到璃儿呼救,立刻飞奔而去,顾不上脱下衣服,一头跳进了小潭。
张靖笑了笑,想起了远在京城的姜荔,叹了一口气,道:“你的年纪与我妹妹略小一些,平常我也是这样对妹妹的。”
蒋璃儿人小鬼大,见张靖心情低落,换个话题,道:“大哥哥,听父亲说西边开战了,你会去打仗吗?”
“诗儿,你对我的真情让我感动,所以我打定主意,一定会娶你进门。但是凤舞……若是凤舞真能顶住压力,我会娶她,虽然我对毋丘俭十分反感。”
伏虎山面积很小,从伏虎泉到小潭也没多远,只是没有路而已,不过日间三人去过一趟,夜间月光又亮,所以很快来到小潭处。张靖和王诗在潭边洗了洗手脸,坐在一http://www•hetushu•com块大石上说话,蒋璃儿从背包里拿出一套短衣短裤,在大石后面换上,一头扎入小潭清凉的水中。
张靖苦笑一下,心道这可不好解释,他与张角合魂,自非常人可比,只凭邸报相关信息,就能大致判断整体战略布局,结合兵曹传来的情报,整个战局了然于胸。这些事情在张靖看来只是寻常,但在出身将门的王诗看来却非如此,她在郡衙职位虽然不高,却能接触机密,了解的信息虽然比不上张靖,但也相差无几,实是推演战局的能力远远不如,没有张靖宏观分析战局的能力,内心生异实属常情。
山鸡本来肉就不多,除了鸡翅和鸡腿,剩下的骨多肉少,张靖并没有任何异议,将三只山鸡的翅膀给了璃儿,又将鸡腿分给王诗,津津有味地啃起鸡架来。
南州是贵霜战事后方大本营,张靖身为郡尉,信息十分畅通,了解的情况比蒋琬还多。张靖摸了摸鼻子,道:“贵霜兵hetushu•com力虽然不少,并非大齐对手。南洋军、山地营、护北胡军皆已参战,海路有甘宁将军麾下水军,西州方向关羽将军也会统兵出击,南州兵曹和西州兵曹辖下各营已进入战备状态。数路主力军同时出手,贵霜必败无疑。南州兵曹以守御为主,并无越境参战任务,但随着战事发展,战线会不断前移,印州兵曹新建,南州兵曹肯定会派兵接手新占土地的防务。彼时即使奉调过去,也不须去前线参战,安危方面不用担心。”
“我知道了,为什么岳石大人会与你见面,当初我还觉得奇怪。公谨将军……与你相见之时,感觉也奇怪得很。还有,周树、刘开、龚省的背景都不一般,但在你面前举止十分小心,你竟然是四皇子!?”王诗说到这里,脸色逐渐恢复过来,接着说道:“毋丘俭和费别驾背后打压你,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。你不准备娶凤舞姐姐了吗?”
不待王诗动作,张靖劈下两只翅膀递了过来和_图_书,然后又去整理另一只山鸡,璃儿还未来得及吃上几口,另两只鸡翅膀也递了过来。
璃儿吃的手脸满是油污,浑身冒汗,张靖的话又大多听不懂,道:“既然天色已晚,我们也不急着进城去。大哥哥,诗儿姐姐,刚才吃得浑身大汗,我们去小潭那边冲洗一下再回去,好不好?”
“大哥哥,你对我真好。”蒋璃儿自小娇生惯养,性格有些自私,但张靖待她是发出肺腑的好,刚才这连番动作,她年纪虽小,也能明显感觉得到。
王诗盯着张靖看了一会,脸色变幻,忽道:“你现在变得很陌生,与现在的你在一起,我感觉压力很大,我们的事,我要好好考虑一下。”
自从实习以来,张靖只见过姜荔数面,母亲也有近两年时间未见,提起姜荔,张靖心头不由飘起几分浓郁的乡愁。张靖眼神黯然,强行提起精神,道:“我妹妹叫姜荔,荔枝的荔,不是我同父同母的妹妹,她的母亲是我的姨母,现在洛阳国学读书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