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250章 王诗湿衣的诱惑!

周树略一心思,道:“陈波是国学弟子,学识不错,能力很强,人品也很好。近期与我私人来往甚密,估计听到了什么风声,有投靠之意。除了陈波,长史李春和五官掾杨治,也表达出足够的善意。两人皆是国学前期弟子,官声能力都不错。”
张靖暗叹一声,真是一个小坏蛋,又在骗人。张靖握住璃儿的小手,用力一拉,璃儿嘻嘻一笑,就势跳到岸上,一下扑入了张靖怀中,弄得张靖衣裳湿了一大片。
不想才走两步,却见张靖的目光直直落在她身上,她低头一看,不由大羞。占城气候炎热,无论男女,穿得都很单薄,只有一层薄薄的衣物,让水一湿,紧紧贴在身上,成熟而饱满的身材纤毫毕现,如同没穿衣服一般。如果似璃儿那般穿了短衣短裤还好,至少该露的地方露了,不该露的地方严严实实,还会自然一些,但现在合衣湿身,含而不露反而更显诱惑。
张靖沉思一会,道:“m.hetushu.com我接任占城郡尉未久,短时间内若无军功,在南州怕是升不上去,你们三人情况也一样。这次益州别驾和占城太守的职位,我们还是要争一争。你看陈波人品能力如何?”
璃儿扑入张靖怀中,可不是投怀送抱,而是在说悄悄话:“大哥哥,你可要谢谢我,你不是想看诗儿姐姐的身材吗?现在可以睁大眼睛看了。哼,我还以为你是一个好哥哥,没想到也很色。”
深更半夜,张靖如何放心王诗独身夜行?这只手拽着王诗,那只手拉着蒋璃儿,三人一同回城。到了山下,暗处出来两个人影,却是暗中护卫的张一安和张一全,两人迅速超到张靖前面,唤开城门,等待张靖三人一起入城。
周树想了想,道:“这对我们有何影响?”
张靖摇头道:“马家、费家、蒋家皆是荆州中等世家,虽然比不上蔡黄庞蒯四大家,也算是当地郡望。大族之间相互联姻,和_图_书同气连枝,马良不入郡衙,肯定不是因为关系亲疏之故。马良为益州别驾,突然现身占州,莫非为了接任南州刺史而来?若是马良担任刺史,一州高官多是荆州大族子弟,朝廷应该从全局考虑,费祎、蒋琬或会调走一人,想必马幼常也会调防。”
璃儿见王诗不理她,挽着张靖的胳膊,道:“你先走吧,我跟大哥哥待回再走。”
张靖提前得到费祎与马良的消息,联想到几个可能,在这战事初起之时,涉及人事变动,可能会造成很大影响。无论张靖从小受到的教育,还是张角对世家的立场,对世家危害都了然于胸。但世家传承数百年,又岂是新朝一朝可平?
王诗气归气,对璃儿骂不得也打不得,无可奈何,环视四周找璃儿时,璃儿却不知躲到何处去了。等王诗寻处背人的地方,拧干了衣服出来,璃儿早就穿戴整齐,小鸟依人般挨着张靖坐在一块青石上,也不知在说些什么,在那http://www.hetushu.com眉飞色舞。显然,刚才骗她下水害她丢丑,璃儿早就抛到九霄云外,而且丝毫没有愧疚之意。
张靖闹了个大红脸,被一个小女孩说很色,这是有生以来头一回,不由嘿嘿干笑几声,又不好解释什么,只好假装关心王诗。王诗扑了一个空,一入水发现璃儿从水底潜游向岸边,就知道上了当,不由又气不急,当下也不多想,三下两下游到岸上,一上岸就要去骂璃儿。
周树恍然大悟,道:“噢,原来是马伯父到了。莫非马伯父与费祎、蒋琬关系不佳?”
张靖略想一想,道:“杨治资历浅些,接任督邮尚可,直接升为太守难度太大。陈波与蒋琬关系良好,蒋琬调任之时定会推荐他继任,我再写封荐书给公谨师兄,这事应该能行。至于李春,只能在荐书上提一提,最终能否升任,要看公谨师兄如何平衡。”
张靖略思一会,道:“马氏五常,白眉最良。应是益州别驾马季常到了和*图*书,马季常是襄阳宜城人,与蒋琬、费祎都是旧识,为何不来占城郡衙,反而去了马谡那里?”
王诗更加生气,害她变成落汤鸡,还冲她耍性子,她才不管璃儿是不是太守千金,转身就走,气呼呼地说道:“你们愿意在这里待就待,我先走了!”
张靖欣赏了王诗火爆匀称的身材,看王诗脸色不对,担心惹火烧身,连忙说道:“诗儿,快去那边烤一烤。”
周树道:“听说来者是马营将的兄长,以前在益州为官,职级不低。”
王诗刚才以为璃儿只是为了骗她下水,现在才明白过来,敢情小丫头是为了让她湿身,好让张靖看无边春色……璃儿这才多大,发坏的时候,怎会想出这些让人防不胜防的鬼主意?
张靖送两女回去,回到居处时,见周树正在等他。张靖知道周树一直等到深夜,肯定有什么重要消息。果不其然,周树跟随张靖进了客堂,掩上房门,小声道:“午时州衙有人前来,蒋太守亲自出门迎接http://www.hetushu.com,份量应该不轻。另外,水军军营下午也有客至,战船集中列队相迎,也应是一位大人物。”
不待王诗靠近,浮在水面上的璃儿忽然沉到了水底,只见她摆动腰肢,动作行水流云,转眼间就游到了岸边。“哗啦”一声,她从潭边站起,伸出白嫩的小手,道:“大哥哥,拉我一把。”
待黄猛沏上茶退下,张靖慢慢说道:“州衙有份量者,除了周瑜就是别驾费祎,余者无论从事还是长史,资历都浅,没有资格让蒋琬出门相迎。倘若来人是费祎,在这战事初起之时,费祎身为别驾,必然事务繁多,此时来到占城,应有重要事情。水军那边打探到来人是谁?”
王诗心中有气,上前说道:“四哥,你回不回去,你不走我先走了。”
周树在张靖面前似个乖宝宝,实则将门虎子,又岂是易与之辈?他现在分管斥候队,又具体负责水军操练,信息十分灵通。周树出身将门,眼光很高,被他称得上大人物的,恐怕身份绝非一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