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286章 筹划报仇欲杀鸡!

张靖现在最痛苦的就是消息不畅,反诱赌联盟成立时间不长,势力还未铺遍内州,边州根本没伸过腿来。况且信鸽系统初建,内州网络还未铺遍,边州更是鞭长莫及,近期不可能给张靖太多助力。
吉贞道长轻叹一口气,道:“你父皇费心费力,又调齐隶和陆逊负责侦办,怎能查不出来?但此事最终并无结果,听德妃说,查到最后,涉及的人太多,你父皇总不能为了菲羽一人,将多名后妃同时打入冷宫吧。德妃当初心中弊着火,担心宫中还会有人生事,趁夜间打个马虎眼,让一名心腹女官扮为菲羽,掩护菲羽扮成女官,连夜送到宫外秘地。……菲羽生产时,别人进不去秘地,只有德妃带着数名心腹守在眼前,所幸吉人天相,母子平安。”
吉贞道长忧心忡忡,道:“你这次公然出手,诸家联合对黄巾系下手怎么办?”
张靖眉头紧皱,面显疑色,道:“冯菘不是发配边疆了吗?如何会留在http://www•hetushu•com洛阳犯案?”
吉贞道长摇了摇头,道:“冯菘最初发配到海州,去了不到三个月,报了病假回京,其后一直滞留京城。案发次日,冯菘已被抓入天牢,后来我奉令离京,幕后黑手是谁我也不知道。”
根据张靖猜测的情况,董白、张月彩姐妹轻易不会参与宫中内斗;吕雯、魏玉儿心思简单,可能被人利用;田丰儿野心勃勃,皇后系、贵妃系一贯兴风作浪,参与这事的可能性最大。相比而言,顺仪系有曹操为谋主,参与的几率不大。此事应是贵妃系放出消息,皇后系及一些小系不知深浅,先后出手。
张靖并不担心冯家,只需张靖伸伸手,灭掉冯家轻而易举。张靖现在考虑的有两件事,一是伸手灭掉冯家姜述是否干涉,二是诸系若是联合打压黄巾系如何应对。
张靖眉头一挑,咬牙切齿道:“冯家这是找死,既然如此,莫怪我出手狠辣!”m.hetushu.com
吉贞道长吮了一口香茶,道:“德妃猜测,冯香儿或许不知道这事,冯菘可能也是被人利用。”
张靖从头到尾想了一遍,信者不疑,疑者不信,张靖也不避吉贞道长,提笔给诸人一一写信,通知黄巾一脉进入战备状态,下一步要收拾京城冯家,诸系有联手的可能,要大家小心从事。
皇后系以万年公主刘媛为首,何静姝、邹容、伏寿、冯香儿、张春华为从;贵妃系以甄姜为首,甄宓、敬齐眉、郭旭、郭昱为从;顺仪系以曹羡为主,夏侯娟、曹华、曹节为从。曹苑儿因与曹羡三姐妹同姓,认了干亲,与顺仪系走得很近。魏玉儿父亲魏续是吕布部将,与吕雯是天生的主从关系。董白、张月彩姐妹在宫中一向低调,从不结党。还有一个比较特殊的田丰儿,她虽然心比天高,宫中势力却并不大。
黄巾系四员军将级大佬,分别是官亥、张牛角、程远志、张燕。徐州兵曹官亥现有祢http://m.hetushu.com衡相助,雍州兵曹张燕是员智将,自保应该没有问题。冀州兵曹张牛角身处大本营,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,若是写信让他注意,自保问题也不大。四军将以下多是营将,刀锋营五将驻扎京城,又隶属姜述直管,还有张宁姐妹照应,出事几率也不大。周仓等人在关羽部下,有关羽护着也是安如泰山。司马惧等人在青州,可以托请荀彧照应。问题出在荆州兵曹程远志身上,程远志勇猛有余,智谋不足,性格莽撞,得派名谋士过去相助。
吉贞道长迟疑一会,道:“最初传出信息的应是皇贵妃,下药的、扮鬼的你母妃未提,但是射冷箭的刺客是京城冯家人,被当场抓住,供认是冯菘指使。”
宫中属于德妃系或亲近德妃系的后妃不少,以张雁最是亲近,其次是黄月英、步练师、关凤、糜贞、辛宪英、卑弥乎、祝融夫人。张靖与马超私人感情不薄,又说服马超息了助姜清争储之念,马云鹭已经靠了http://www•hetushu•com过来。与孙玲珑联姻,说服孙坚息了帮助外孙争储之念,孙仁已不是外人。与黄菲羽联姻,与黄月英关系更加紧密,还将蔡姬拉了过来。去掉从不招惹是非的任红昌,一心只搞蒙园的蔡琰,埋头研究书画的袁芙,母族势力很小的乔琪、乔瑛、甘怡、吴苋、杜一娘、卞玉儿,樊璃、徐环、鲍三娘、王元姬、王异、姜穗儿等,剩下的只是皇后系、贵妃系和顺仪系,其余是些无关大局的小势力。
张靖眼睛掠过一道异色,随即恢复常态,道:“都是谁下的手?”
背后若无冯香儿暗示,冯菘再傻,也不敢派人到皇宫行刺。冯香儿是皇后系的人,让冯菘出手,背后肯定得了万年公主首肯。可惜张靖手中的情报太少,否则肯定会从中寻找出更多的破绽,找出相关涉案人和幕后人。
先去了后顾之忧,张靖开始考虑如何灭掉冯家。冯家底蕴不深,族人数量不多,新朝建立以来,依仗宫中冯香儿的名头,出仕者多在司隶担任www.hetushu.com小官小吏,余者皆依托冯家商铺经商。
张靖冷哼一声,道:“曹操、李儒若不参与此事,余人联合我也不怕。”
张靖摇头道:“我黄巾一脉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。冯菘既然犯我妻儿,我怎能不予反击?他受人利用,是脑子蠢笨,这冯家我弄定了,若是有人帮助冯家,我就当是冯家同党一块儿办。”
张靖默想片刻,道:“都办不行,父皇也不会让。但想个法子重办冯家,父皇也不好过问,冯家出手害我妻儿,父皇心里也弊着火,只要办法得当即可。这次我要高调一把,先将冯家当鸡宰了,至于后面的猴子,若是还不老实,再宰只猴子又何妨?”
谋士向来是黄巾系的短板,可用之人不多。于甘与黄澄搭帮,算是黄金组合,现在调开不妥。荀攸在京城坐镇,唯一可用之人是黄承彦,黄承彦又是荆州人,请公假暂时回乡去帮一下程远志,完全可以抵挡一阵。
吉贞道长放下茶杯,眉头一皱,道:“这次出手者不少,难道都办不成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