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306章 饮宴巧遇于家子!

酒席开了局,又没有外人,众人说话开始随意起来。马良领完酒,费祎端起酒杯,道:“原本还轮不到我说话,今日借花献佛,我先独敬张将军一杯,代替小女敬一杯酒。”说完,不等张靖答话,已是一饮而尽。
费云年少美貌,性格开朗,如解语花一般,若说张靖不动心是假,何况费祎当着众人之面提出,若是拒绝,说不定会因此生怨。张靖摸了摸鼻子,笑道:“云妹妹生得美丽,性格又好,还是女才子,若是娶进门来,是我合家之福。费大人想必知道,我与凤舞已有婚约,云妹妹又如此优秀,我实在为难得很。”
张靖摸了摸鼻子,心道费云不计身份,收入房中也无不可,反正身边女子已经超了标,多一人与多两人也没什么区别,当下哈哈笑道:“云妹妹想嫁给我,我正求之不得,不过进门以后的身份,我实在作不得主,需要听从父母安排。费大人如此好意,在此心领了。”
张靖和图书扭头一看,认出是冯彦,问道:“冯兄也在此处饮宴?”
在坐之人都是老狐狸,张靖就住在费府,费祎想要答谢,宴后有的是时间表达谢意,这次冒昧过来凑局,肯定还有后话。只有王权有些糊涂,与张靖初识时费云说与张靖有婚约,后来又听说费祎打压张靖的传言,对费祎与张靖的关系一直没弄明白。
周瑜在旁起哄,道:“既然认了婚约,你得改下称呼才对。还有,你坐的位置也要换换。”
宴会结束,众人一起出来,张靖年少,资历又浅,又没有公示身份,先让众人先行,正欲上马回府时,却见旁边有人叫道:“张兄!”
冯彦安排的雅座与晚宴在一家馆舍,张靖随着冯彦上楼,拐过楼角上来,正逢数人下楼。冯彦走得急,差点撞在为首一位青年身上,定睛一看,笑道:“于大人也在此喝酒?”
张靖见状,不由摇头苦笑,真是此一时彼一时。往昔于翔借着www.hetushu.com于禁之威,在夫甘耀武扬威,冯彦之流都是小虾米。现在于禁调到军衙闲置起来,于翔失了倚仗,在夫甘地位已是一落千丈。
张靖听着声音耳熟,临到近前,借着过道上风灯发出的光,认出是于翔。于翔穿着便装,以往高傲的表情早已不见,让在走廊一侧,对着冯彦微躬着身体,脸上堆着讨好的笑容。
马良对费祎点了点头,见时辰已到,清了清嗓子,道:“张将军在南州任职时间虽然不长,但是规范郡县各项规制,组建占城水军,破获数起大案,对南州做出许多不可替代的贡献,这第一杯酒,我代表南州向张将军表达谢意。”
张靖环视众人一眼,见众人皆不言语,端起酒杯,笑谓费祎道:“只是举手之劳,费大人不必客气。这杯酒我干了。”
张靖被周瑜挤兑得不好不做,起身与费祎重新述礼,又推费祎坐在上首。晚宴本是寻常公务应酬,插上这个环节,就http://m•hetushu•com有喝酒的由头,结果费祎、张靖都喝了不少。
冯彦如此热情,张靖不好不理,转身对张椿说道:“你们先等一等,我进去敬杯酒再走。”
冯彦不知张靖真实身份,上前热情地拉着张靖的手,道:“今天王权升了职,前途无量,我约了朋友为他祝贺,一直等到现在。听说这边散了席,我来寻他过去。我们多时未见,又遇上王权升职,正好一起述话。”
这人认清是冯彦,连忙招呼同伴让路,道:“与几位同僚一起聚了聚。冯大人先请。”
马良宴请张靖早上已经确定,人数也没有几人,王权猜测时间不会太长,就应了下来。王权回到公房不久,马良派人来通知:“给兵曹周大人、钦差陆伯言大人补个请帖。”
于翔认出张靖,脸色不由一变,当年为了张靖,他吃尽了苦头,被于禁暴揍一通,差点打断双腿,还被开除军籍。于翔后来得费祎相助,转到州衙系统,在下面干了一年县丞http://m.hetushu.com,现在夫甘郡衙担任仓曹。于翔想起旧恨,守着冯彦不敢发作,只是狠狠地瞪了张靖一眼。
马良与周瑜等人互视一眼,明白费祎表达谢意是假,想与张靖联姻是真。张靖是皇子身份,众人皆心知肚明,这事诸人都不好插话,当下皆默言不语。
张靖想起被于翔逼得跑路时的情景,不由感到暗自好笑,对于翔说道:“这不是于军侯吗?真是巧遇,一块喝上一杯?”
冯彦知道规矩,道:“要不这样,我们晚上先定好,若有公务,我们晚些开席就是。”
王权写了请帖,亲自给兵曹衙门送去,一问陆逊也在此处,将请帖一并留下。往后走时,王权顺路又去馆舍检查一遍,叮嘱侍者加了两个位置。刚回公房不久,又接到陪宴通知。
费祎不待张靖放下酒杯,又道:“小女感念张将军救命之恩,自荐枕席,请张将军容留。”
参加晚宴的人数不多,马良、蒋琬为主陪,周瑜、陆逊为副陪,只有张靖坐在客位。m.hetushu.com马良显然在向张靖卖好,安排王权坐在末席,但主要任务不是陪宴,而是服务。
冯彦现在职务相当于省委组织部副部长,于翔只是地级市一名局长,位置权力相差不小。于翔现在失了依仗,知道若是因此得罪了冯彦,冯彦只须在绩考时做点手脚,他就会吃不了兜着走。
酒过三巡,马良道:“张将军明晨将要启行,晚宴时间不好太长,今日喝得高兴,大家心情愉快。我们共同敬张将军一杯,预祝张将军步步高升,马到成功。”
酒席将开未开之时,门外进来一位不速之客,定睛一看却是费祎。在座诸人皆与费祎熟悉,马良忙让王权加上座位,列在张靖下首次客位置。费祎也不谦让,借势坐了下来,对马良说道:“张将军昨日救了小女,今天忙了一日,未顾上表示感谢,听说明晨就要启行,借季常兄盛宴,特来敬张将军一杯水酒。”
费祎笑道:“我也知道你与凤舞有婚约,但云儿执意如此,情愿为妾为婢,还请张将军应允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