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331章 西夷人劫走天书!

玉妙子上前接过吉贞道长从典籍中寻出的证据,恭敬地送到它布手中。它布翻看得十分仔细,忽然北向跪拜叩首,激动地大呼道:“万能的大神啊,您曾预言我教将回归根源,无数先驱历尽艰辛寻源,如今得国教护法揭示,方知我婆罗门教之源在大齐,汉教就是我们的根啊。”
王小刀丢了天书,欲拼命去夺,但寡不敌众,真是有心无力。这些夷人也见好就收,见首领走远,对个眼色,转身往北追去。王小刀此时已经累得脱力,稍微歇息一会,要去报信之时,部下已经渐次赶了上来。
吉贞道长也走到台子中间,朗声说道:“我代表国教欢迎婆罗门教回归,我教将选择吉日,迎接梵天等大神回归国教神殿。”
大祭正式结束。吉贞道长从案上捧起天书,隆重交给张靖,让国教弟子撤下香案等物,只留两个案几,分置在祭台东西两侧。继而有人走上台,大声宣布国教和图书长老与它布辩道。沉寂良久的婆罗门教信众,方才见识到了国教神通,心情郁闷之极,终于等到了这一时刻,顿时精神大振。
下边观战的信众,神色完全不同,国教信众兴高采烈,婆罗门教信众垂头丧气。这时,只听吉贞道长高声说出一番令人瞠目的话来:“其实国教与婆罗门教同出一源,婆罗门教主神之创造神梵天,就是我教祖师爷老子西出函关后的化身,在诸多道家典籍中均有记载。护持神毗湿努、破坏神湿婆乃是祖师爷老子的两大弟子。婆罗门教教义与国教相仿,祈祷方式与道教古典类似。我这里带有几本典籍,它布你可以看看,贵教祭坛神像是东方人面孔,与我教祖师爷老子除了衣着不同,有何不同之处?贵教祭坛之神是贵教第一主神,可以护持天地空三界。贵教宣称万物从梵天而产生,依梵天而存在,毁灭时又归于梵天。梵天并非人名,而和图书是一种境界,在国教称之为道。”
吉贞道长是主,坐在东侧,它布是客,坐在西侧。吉贞道长朗声说道:“我奉天书来此道场,本无辩道的打算。前日接到婆罗门教首它布的信函,欲借此盛会辩道,国教精通道法者无数,我身为女子,论道并非我的专长,今日勉为其难上台,不到之处,莫要见笑。”
两人之语传遍全场,寂静无声的全场顿时沸腾起来。国教信众见国教兼并婆罗门教,选择汉教是宗教正朔,而婆罗门教信众方才见了国教的气势、神通,正在暗自气沮,突然得知两教同出一源,近日将引祖归宗,两教合一,也是兴奋异常。
吉贞道长讲到这里,整个道场鸦雀无声,两教信众皆心怀疑惑,难道婆罗门教真是国教创始人老子所创?如果这样的话,两教不是一源吗?如果认祖归源,婆罗门教信众不就成了国教信众?
此时,王小刀身边士http://www.hetushu•com兵均被人调开,前边路旁忽有一拨人杀出,王小刀见对方人多势众,策马便往后奔,不料急切间包裹忽然断了带子,包着天书的包裹径直落在地上,王小刀欲往前抢时,被几位精壮汉子拦住。有一名异族人上前,抢了包裹,打开一看,见里面果然包着天书,得意地笑了笑,打个手势,一拨人护着他沿着东城与中城的空隙,往北方驰去。
吉贞道长和它布合作默契,总共表演了半个时辰,却不知由此掀起了汉教融合的大潮,汉教自此往后,不断融合兼并其余宗教,最终成为一个宗教巨无霸,成为帝国子民唯一的宗教。
再说王小刀,带着一曲兵马护送天书返回军营。出发不久,街道两侧便冲出一波异族人,一边大叫大喊,一边持刀冲了上来。王小刀立即下令,分兵一半应对乱匪,自引余军接着上前。前行一段时间,出了城门,往东折向军营方向。突然喊http://m.hetushu.com声大作,又有一波异族人杀了上来。王小刀又分兵一半,对付乱匪,一队士兵保护他继续向前。眼看过了中间城堡,距离军营已经不远,又有一波异族人杀出,人数众多。王小刀跟队长说道:“你领部下在此拒敌,我快马将天书送往军营。”说完,王小刀背上包裹,策马往军营方向急驰。
吉贞道长表面看来不大,实际已近甲子年纪,一生精研道法,熟读道经,是五斗米教创始人,又是国教发起人,参与过教义的修订,岂能不精通道法?它布以前曾与国教弟子论道,但这些弟子读过几本道经?可曾听过南华真人论道?即使如此,与它布论道也是不胜不败。它布与吉贞道长论道,从某种意义上讲算是找虐,问答数个回合,它布明显败下阵来。
自王小刀护书而行,早有数拨人跟在身后,那紫裙少女带人离得虽远,但是过程都瞧在眼里。异族人上前捣乱,王小刀逐次分兵,紫裙少女看hetushu.com在眼里,心中暗骂王小刀的同时,潜意识感觉事情不太正常。天书珍贵异常,张靖十分精明,怎会让如此一个笨蛋领兵护送?
众人目瞪口呆之时,它布站起来,招呼数名德高望重的教众上台。这几名教众见到这些证据,互视一眼,皆无提出异议,它布先向吉贞道长施了一礼,然后面向人群,用贵霜话大呼道:“我宣布,自今日起,我婆罗门教回归汉教。”
婆罗门教众皆被神迹震憾,甚至有当场改奉国教者,它布也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。只有吉贞道长师徒心中有数,玉妙子悄悄向张靖打个手势,称赞他做得不错。
其实这道门十分简单,寻找一处众人看不见的高点,以玻璃镜折射阳光过去,香案下面预先放置炭炉烧水,水蒸汽便似烟雾一样飘散,水汽受到阳光照射,就变幻出不同颜色。研究格物学的人一看便知,如彩虹一样的道理,但场中绝大多数人不知道,即使玉妙子也不知原理,感觉十分玄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