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350章 初见长子小念念!

张靖想了想,道:“京中三公九卿只有御史大夫由文和公兼任,我想这个位置应该可以考虑。”
张靖取来纸笔,荀彧想了一会,提笔写了四字:“娥皇女英。”
承嗣乳名念念,姓名乳名都是姜述御赐,前期听说张靖将要回京,母子两人已在东莱府第等了十余日。小念念十分乖巧,也不怕人,听完母亲的话,大眼睛盯着张靖看了一会,张开双臂,叫道:“父亲,抱抱。”
女卫统领是关凤,副统领是张雁,是德妃一系的人。刘辟、龚都调任虎卫营和亲卫营副将,周仓调任北军副将,已经抓住不少实权,若再往南军、司隶校尉塞人,诸系担心不说,姜述也未必放心。
张靖如遭雷殛,身影当场定住,这就是他的长子姜承嗣。黄菲羽生产之时,虽有张宁姐妹照顾,但是张靖远在康城,后来从康城调任南州,又从南州调任水军,承嗣已经两岁多了,张靖还是初次见到自己的儿m.hetushu.com子。
张靖接口说道:“糜妃处无妨,糜妃无意让老十四争储,若需糜大人说话,我让老十四找他。”
荀彧职务虽是刺史,但是话语权极重,他的资历和能力在程立等人之上,因为青州过于重要,姜述不放心将青州交给别人手中,所以一直未入朝堂。姜述若是寻到合适的替代人选,荀彧入朝,肯定直接迁为三公。荀彧与郭嘉、陈群是多年好友,张靖娶了熙影进门,不用荀彧招呼,遇到事情时两人也会出手暗助。郭嘉掌管军事,陈群掌管财政,再有贾诩和荀攸相助,张靖在朝堂上的潜势力已经让人侧目。
荀彧笑道:“看来殿下已是心有成竹,若将庞士元调入京中,你以为哪个位置合适?”
菲羽这时再也控制不住,扑在张靖怀里号陶大哭,张靖也陪着落泪,小念念在旁说道:“母亲不哭,要勇敢。”
张靖笑道:“岳父大人,还须你书信m.hetushu•com一封,省得我去吃闭门羹。”
荀彧点点头,道:“有这几人就差不多了,奉孝、文和、仲德都是明白人,陛下心意猜得出来,见到名单就能猜出是殿下出手,不会无谓得罪殿下的。”
张靖此时不由热泪盈眶,几步冲上前去,将念念紧紧抱在怀里,道:“乖儿子,乖念念,父亲想死你们了。”
菲羽站在旁边,默默地抹着眼泪,张靖一手抱着儿子,深情地望着菲羽,道:“羽儿,这两年委屈你了。”
荀彧皱眉深思一会,道:“看来你是谋划已久,朝堂上有文和说话,有公达呼应,稍显单薄些。让公达持我的信,找长文(陈群字)谈谈,应该没有什么问题。其余众臣,田丰为人正直,尹度没有话语权,子仲(糜竺)……别着糜妃那里,不大合适。”
与荀彧这次见面,中间虽有波折,但是结果让张靖喜出望外,得到这位王佐之才相助,将朝中局势抽丝剥和图书茧,分析得十分清晰,又为张靖制定好下一步的布局,张靖日后立足朝堂就此奠定了坚实的基础。
荀彧临行前,想起一事,道:“三兄为人固执,又好面子,想娶倩儿你要亲自跑一趟。”
菲羽并未答话,蹲下身子,一个男童的身影从她身后露了出来。菲羽拉着男童,道:“念念,快叫父亲。”
荀彧摇摇头道:“这些不够,要想坐稳储君之位,情报系统必须抓在手中,亲卫部队要有心腹。情报司现在分了权,齐隶一人势单力孤,倩儿资历又浅,若无机遇,短期很难升上去。练师娘娘掌管神鸟系统,平时虽然低调,但权柄很重,一定要结交好了,有机会多往里塞人。刀锋营虽是黄巾一脉,但经常出去执行公务,容易让人支开。亲卫营、虎卫营要想法控制,北军、南军、司隶校尉也是重点,黄巾诸将年纪大的,该调的就调进京。公达一人在京中势力单薄些,若将士元拉过来和-图-书,调他进京会好些。你的那些同学历练时间差不多了,现在还不到放外任的时候,多调回京城些,以免到时无人可用。还有姜信要尽量结交,他现在是炮驽营统领,又在情报系统经营多年,能量很大。”
张靖笑道:“友若伯父绩考名列前茅,现是虽是太原太守,但名列州公议会,父皇数次想调伯父进京,考虑与大兄同列要职不妥,上次有意升任叔父为南州刺史,听说叔父嫌南州暑热难耐不愿去。豫州刺史这个位置,若是推荐伯父,成功率很大。伯父这个太原太守之位,我想举荐占城太守陈波。荀逸兄长担任功曹吏已近两年,可以就地升为占城太守。”
荀彧摇头道:“御史大夫是丞相的副职,以士元的资历直升此职很难。即使能升任此职,文和为正,士元为副,久之必生矛盾。除了三公,九卿以卫尉、延尉最为重要,卫尉掌兵权,一直由程仲德兼任此职,别人很难取代。延尉主管刑法和*图*书、监狱以及审判案件,是个十分关键的岗位,可以推举延尉姜勇升任御史大夫,让士元进京担任延尉。士元调任京城,豫州刺史可有合适人选?”
荀彧说出这番话,已是做为岳父的身份,开始为张靖谋划。张靖想了想,道:“典韦、许褚两位将军在京中闲得发慌,数次请求调任,父皇有意调关兴、张苞两名师兄回京。关兴师兄可以算是自己人,张苞师兄稍微远些。颜良、文丑也曾要求外任,我想寻机将刘辟、龚都调回接任。估计陆逊师兄会外放,现在他挂着北军副将,到时我想把周仓调过来。南军现在由程伯父兼任主将,程伯父性格刚直,问题不会很大。调入的黄巾将领过多,怕引起父皇猜忌,能做到这些目前已经很不错了。”
张靖将信收好,送荀彧出了大门,向后走时,抬眼一看,不由当场愣住。一道丽影出现在眼前,美眸满含幽怨,张靖怔了一会,颤抖地说道:“菲羽,你什么时候来的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