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359章 自请就国赴美洲!

张靖想了想,道:“朝廷军政事务井井有条,但是内府管理有很大后患。情报司、神鸟机构、驽炮营,皆是皇家威慑地方和军队的重要机构,目前甄姨娘领情报司,步姨娘领神鸟机构,后妃亲属多有在情报系统或驽炮营者,父皇在时尽可压制,储君以后如何控制?如今太子未立,我们兄弟年纪渐长,母族均有人支持,若是有人利用这些机构混淆视听,甚至进行肉身消灭,不是人伦惨剧吗?”
张靖上前几步,手指围着地图划个圈子,道:“玛雅人周边区域。”
姜述问的是军国大事,既是考校张靖,又是信赖之举,显然已将张靖列入储君范围。张靖答道:“无论军政,派别无所不在,同乡、同学、战友、同僚、朋友,只要存在利益交换,皆可以成为派系。即使国学弟子,也依何院何届何班,彼此间亲疏关系不同。父皇之所以信赖国学弟子,是因为国学弟子接受教m•hetushu.com育不同,效忠对象不同,家族势力皆弱,即使登上高位,也不足以对皇权构成威胁。军中诸将出身不一,有出身世家者,有出身寒门者,有出身贫民者,但是登上高位以后,思想意识都会发生变化,并非出身世家者心向世家,出身寒门或贫农者心向皇室。若是如此考虑,军中掌实权者皆换成国学弟子也无不可,但是世家掌握无数财富,手段又多,如何保证国学弟子不被世家收买,而成为世家新的代言人?我认为归根结底,还是要加强将校思想教育,不仅定期培训高级军官,就是低级军官和士兵也要加强培训,思想统一以后,主动或被动谋逆者肯定少之又少,部下士兵无人响应,即使个别将校谋反,也皆是疥癣之疾,翻手可灭。世家之所以令人憎恨,根源还是在用人机制上,彼此串通勾结,任人唯亲,私下培育家族实力。国学弟子为官,和图书无家族保护支持,与世家子弟相争,明显处于下风。但若国学子弟联合起来,成为一党,将变成新的利益集团,比起力量分散的世家还要可怕。父皇在时可以控制,继任者能否控制?若是国学弟子结党,世家心中恐惧,彼此串通形成整体,朝堂自上至下,就形成国学和世家两大朋党,行事对人不对事,朝堂局势就会混乱,久之国势衰弱,对地方控制减弱,有可能形成割据之势。我认为当下需要解决的并非世家,而是结党,即使苗头也不行。只有用人制度规范,严格按照规范实施,再加重相关处罚力度,从用人入口和履职过程保持高强度监察力度,世家人才也可以启用。但是政治思想工作要常态普及,经常灌输国家利益重于一切的观念,从上到下保持能上能下,有过追责,无功降级,有功重赏的用人监察机制,是否打压世家并非重点。”
姜述脸无表情,m.hetushu.com又问道:“你认为何人可为储君,诸子国土如何划分?”
这些事情与张靖关联不大,目前他正头疼立正妻的事情。诸女应张宁所召去了宫中,各家主持之人皆在宫门附近,焦急着等待宫内的消息。公孙瓒、孙策、黄澄、王双、毋丘俭皆在军衙等待,荀攸、费祎、南宫莫、王永均在政衙等待消息。
张靖这番言论对姜述启发很大,在经过深思熟虑和细致调查后,对于世家的政策发生改变,改全面打压政策为分化政策。利用网络健全的国学机构,从兵科分化出在职官兵培训司,按计划分批次分级别对全国官兵进行统一培训。
姜述默默想了一会,道:“你想在何地建国?”
姜述起身盯着身后悬挂的世界地图,道:“美洲何地?”
张靖摸了摸鼻子,道:“确定储君,逐步培置权力,其余诸子就国。”
姜述又问道:“目前军中将领派别林立,不少人与世www.hetushu.com家暗通信息,若是出手打压世家,这些将领或有不安之意,如何解决?”
姜述点了点头,感觉十分欣慰,张靖的大局观很好,又能注意细节,转到行政方面培养几年,足可上朝辅政,作为储君重点培养。姜述想到这里,道:“老四说的很有道理,目前朝廷机制你认为那个地方有问题?”
姜述点了点头,笑道:“我准备成立美洲舰队,编制两万,由你担任主将。战船武器给你配齐,从南洋水军五营挑选将校,其余兵马你自行招募。”然后顺着地图划个线路,道:“探险队已经探明航线,你们沿着占城往南,从皮宗转向东南,在印尼群岛、澳洲建设补给点,往东再在中途岛建设基地,从此处登陆建港。此地以南部分至南北美洲分界处,是你和姜国、姜燃、姜荔等人的封地。等你打下这块疆域,绘成详图再具体分封。”
张靖不假思索,道:“美洲。”
姜述眉头紧锁,当年成立和-图-书情报司等机构时,因为没有有能力的心腹可用,无奈让甄姜、步练师负责,现在情报机构经过多年发展,已经拥有庞大的实力,若在夺储之时,后妃动用情报机构的力量,以目前诸子的实力,如何能够保证人身安全?姜述想到这里,问道:“你以为如何解决?”
张靖摸了摸鼻子,道:“诸兄弟能力不错者不少,以长兄、二兄、三兄为上。诸国不用分在内州,而是分到澳洲、美洲、非洲,父皇只需划分疆域,诸兄弟各自统兵征伐。如此,兄弟们不仅可以展示武勇,还可以展现治政才能,关键是可以分解京中势力,减少储君交接难度。”
公孙瓒、孙策属于军将,王双属于代理军将,毋丘俭属于营将,在军衙皆有公房。王永与荀攸皆在政衙办公。南宫莫带领墨门投奔朝廷以来,担任格物研究院副院长,职级虽然不高,却是令人尊敬的职位。南宫莫与费祎皆属学职,两人皆在政衙教育司公房,坐立不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