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360章 连封十女皆平妻!

枝儿是周氏大丫头,多年跟随周氏左右,弟媳是费家族人,因此与费祎很亲近,接到信并未当成个事,随口向周氏提了一句。周氏想想费祎也是旧人,进宫问安是番好意,不假思索就应了下来。
费祎闻言一怔,急往外迎,却见报信人并未奔向他,而是朝着南宫莫而去。南宫莫取些钱赏了来人,急问道:“具体什么情况?”
冯青为难道:“费大人,这……”
不得不说,费祎很有头脑,意识到大事不妙,奉旨回京以前,就备好请罪书,深刻检讨了近年不妥之处,并自请到国学任职,接受一下新生事物,给自己充充电。姜述并非一棍子把人打死的人,见了费祎上书,召他进宫谈话,见费祎认识很深刻,就让他去国学担任副教育长,实权虽然小了不少,但是职级未降,好歹保全了费祎的面子。
费祎问道:“南宫姑娘是平妻,排在正妻之后,王家姑娘又是这样,确定没弄错?”
周氏平常在宫里闲着没www.hetushu.com事,一听便来了兴趣,问费云道:“是谁家男子?”
姜述言语中虽未有责怪之意,但暗喻十分明显,周氏不至于因此生气,心里却感觉不舒服,事后责怪枝儿多事。弄得枝儿有口难辩,只能捎话给费祎,又责怪了他一通。
费祎调到国学以后,分析过费云与张靖的婚事,明白费云若能嫁给张靖,他与姜述就成了亲家,对以后仕途十分有利,费家身份也会提升不少。但是以前打压过张靖,惹得姜述不高兴,现在张靖虽然允了婚,但是姜述能否答应?
这次间隔时间很短,冯江又跑进来说道:“太家王家姑娘封为平妻,排名正妻之后。”
冯青一听,连忙点头,道:“我儿子冯江熟悉道路,让他来回报信。”
讨喜钱的十分讲究,那有不去讨喜钱来赚冷钱的?费祎见状,道:“不必你亲自过来,一有消息,你打发人过来报信就是。”
费祎给了赏钱,盘算一会和图书,心道两个平妻不分大小,虽然少见,但有前例,心中又惊又喜。惊的是已封两名平妻,女儿可能封为媵妻,稍微有些难看,喜的是可能有机会封为正妻,那可是光宗耀祖的大事。
周氏在张宁问安时说起此事,张宁也未推辞,只言正妻张靖已经属意别人,三妻也有人选,要进门只能请旨,封为平妻或媵妻。周氏心思这事简单,让属官写了份懿旨,盖上太后章,要封费云为平妻。正好姜述过来请安,见了这道懿旨,就问此事经过。听周氏讲完,姜述良久才开口道:“费文伟前番出手打压老四,反而吃了大亏,这是知道了老四的身份,想借这件事弥补过失。文臣们花花肠子多,母后是个实诚人,以后可要注意点,莫让他们钻了空子。”
冯江恭敬地答道:“王双将军家的王诗,也封为平妻,排名正妻之后。”
正在费祎胡思乱想之时,有人匆匆过来报喜,道:“宫里来消息了,大喜,大喜。”
费祎得和图书到消息,不由大喜过望,带着夫人女儿进宫。费云出身大家,气质很好,人也生得漂亮,周氏见了感觉挺好,顺便问了几句。费祎趁机说道:“云儿相中一位男子,若得太后赐婚,是云儿天大的福分。”
南宫风已被张靖收入房内,封为侧妻是板上钉钉的事,南宫莫自知底蕴不足,并没有过高的期望,神色显得十分轻松。费祎职级虽高,为人也很沉稳,但心里挂着事,显得焦灼不宁。
费祎偶然触起周氏,心中顿时有了主意。费祎为人圆滑,跟随姜述左右时,人缘搞得很好,与周氏和内府主事也熟,但现在周氏贵为太后,想进宫给她问安也不是简单之事。费祎就想起枝儿,给枝儿传了封信过去,说刚刚调回京城,想带着家人进宫给周氏请安。
费祎的心凉了半截,一口气封了四名平妻,剩下六女是正妻和媵妻,费云与荀家女相争,胜算确实不大。费祎在这想着心事,没过多久,冯江匆匆跑了进来,道:“和*图*书费大人,喜事,荀家两位姑娘也被封了平妻,排名正妻之后。”
毋丘凤舞是费祎外甥女,虽未得封正妻,并列平妻也是喜事,费祎拿钱赏了冯江,闷闷不乐地坐在那里,心道已封了三个平妻,下一步该封媵妻了,剩下诸女是王熙儿、孙玲珑、荀家姐妹、公孙红叶、黄菲羽和费云,封为正妻可能性最大的是荀家女,余者或为媵妻,虽然不太好看,但诸家都是嫡女,有人作伴,也不算寒碜。
费云知晓这是关键时刻,顾不得害羞,道:“是南洋水军五营营将张靖,在占城就认识,交往一段时间,就……”
周氏一听恍然大悟,这是找到自家孙子身上来了,见费云长相气质都好,当下说道:“这事我可以帮上忙,这门婚事我应下了。”
冯青走了不到一刻钟,一个半大小子跑了进来,费祎见此人与冯青有几分相像,知道应是冯江,急忙迎上前去,道:“小冯子,谁家的消息?”
冯江摇头道:“开始家父也以为搞错和-图-书了,问了好几遍,说旨意就是这么下的。”
思绪变幻之时,时间过得飞快,不一会冯江又奔了过来,道:“毋丘家姑娘也被封了平妻,排名正妻之后。”
御赐平妻,仅排在正妻之后,按照惯例,是标准的二房,南宫莫开始期望是媵妻,成为平妻已是喜事,排在正妻之后成为正宗二房,更是喜出望外,南宫莫放下心事,向周围贺喜者打个团揖,喜气洋洋地回府报喜去了。
来人名叫冯青,是左丰的远房亲戚,通报宫中无关紧要的消息,专门吃这碗饭赚些小钱。姜述也知道这个情况,听说只是通报些无关紧要的事,付之一笑,自此置之不理。冯青笑嘻嘻地伸了伸手,南宫莫急忙又掏出些钱,递给冯青。冯青点头谢过,道:“德贵妃中午留了诸女吃饭,陛下午后也过去了,首先确定的就是贵女,封为平妻,排在正妻之后。”
费祎见冯青要走,急着拦下,掏出些钱,道:“老冯,凡是涉及四皇子的婚事,都请来报个消息,可好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