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366章 高官都是聪明人!

姜逆外势比姜中更弱,旧朝皇室在姜述立朝前串通谋逆,几乎被一扫而光,目前能给姜逆担供帮助的,只有益州刺史刘晔等廖廖几人。军队势力只有何家人,现在何家日落西山,受马超案牵连,何清等人免职,军中实权几乎被剥夺干净。妻家诸葛家族,诸葛玄、诸葛谨、诸葛亮职级都不低,除了诸葛亮有一定兵权,其余人皆是行政职务。张靖判断,出于稳定考虑,姜逆立为储君的可能性很小。
最大的原因是诸人都是聪明人,如今位居人臣,并不需要以拥戴之功获取富贵,因此尽量远离夺储风波。张靖近年风头正劲,展现出非凡的才华,文治武功都行,多次得到姜述公开赞誉,具备了成为储君的竞争条件,重臣不想沾上夺储之事,避而不见也是常事。
姜华毕业后先在情报司工作,在副主事岳石手下担任情报官,后来转到南州州衙担任贼曹,张靖调到占城时,姜华几乎同时调到东州担任倭东太守。和图书姜华智力特别突出,有过目不忘之能,而且能举一反三,无论在那个职位上,都有优异表现。应该说,单纯从能力上看,与姜中竞争储君者,排在首位者不是姜逆,而是姜华。
还有一位竞争者是二皇子姜华,姜华生母是貂婵,天姿最好,生得十分俊俏,在国学时是有名的校草,成绩特别优异,主修文修,兼修兵科、格物,毕业成绩基本全是满分,记录至今还没人突破。
张靖目前的定位很清晰,若是兄弟中无人可以担负储君重任,他当仁不让,如果兄弟之中有人德才兼备,他肯定不会掺合夺储之战。费尽千辛万苦,杀得血流成河,留下无数仇恨,即使辛辛苦苦登上帝位,又有什么意义?有高贵的爵位,无数的财富,美貌的妻妾,还需要去争斗吗?
但是甄姜的行为改变了张靖的想法,先是搞出贼喊抓贼,让张宁母子对她生出戒心。接着传出菲羽怀孕的消息,引得田丰儿和冯香www.hetushu•com儿出手,差点害了菲羽母子性命。最后策划出熙影案,差点毁了熙影的清白,那次事件,甄姜与张宁姐妹已经撕破脸皮。在这种情况下,张靖想法大变,即使登不上皇位,也会全力阻止姜中上位。
兄弟之中最有优势的是皇长子姜中,生母甄姜身为皇贵妃,地位仅排在皇后之下,掌管情报司多年,宫中还有甄宓为臂膀,背后又是五大巨商之一的甄家。姜中原本诈为刘辩遗腹子登基,后来马后生子替回,因为年幼时有这段曲折,倍受姜述怜惜,从小严格教导,在国学读书时文才武艺,都属上乘。从军后在西州兵曹辖下,历任车师郡尉衙书吏、军侯、司马、郡尉,现任西州兵曹长史。据张靖了解的情况,姜述有意让姜中明年转任西州别驾,熟悉地方政事,然后调到司隶担任主官,再上朝辅政。应该说,姜中是储君的主要竞争人选。
张靖目前做得很好,在姜述心目中位置很重,在储和*图*书君候选人中排名前列。张靖很好地把握住一点,请国外任,避开立储的漩涡,所谓外生内亡,就是这个道理。张靖与刘中不同,他名义上过继给了张角,夺储有天然的弱点,但也是个极好的掩护。“广积粮,缓称王”,不只是诸侯势力崛起的手段,运用到夺储方面,道理也是同样。所谓枪打出头鸟,真若成为储君的有力争夺者,将会成为焦点,招惹出无数是非。到时候,即使张靖不想内斗,形势逼迫之下,只能无奈地应战,兄弟相残这种结局绝不是张靖愿意看到的。
姜中也有短板,甄家可以提供财力支撑,甄姜所掌情报司也会全力支持,但在军中心腹太少。张靖恰好能够弥补这个短板,以黄巾系做为姜中嫡系,如此两获其利,姜中可以坐稳江山,张靖不须劳心劳力,轻松可为黄巾系保住富贵。
姜述当年也不愿走登顶之路,但在局势推动下,不得不一步步向前走。张靖也是一样,身为皇子,母亲和-图-书是三夫人之一,又是黄巾系的精神领袖,身为长子的张靖,抛去张角合魂的因素,也要担负起黄巾系兴亡的重任。
张靖的崛起,引起了万年公主和甄姜的警惕,甄姜不是玩弄阴谋的高手,数条计谋都弄巧成拙,与黄巾系几乎反脸成仇。万年公主稍微强一些,除了暗示过冯香儿出手刺杀菲羽以外,并未真正出手对付过张宁姐妹。并不是说万年公主计谋比甄姜厉害,而是因为万年公主对张靖不看好,时刻将姜中列为头号大敌。
另一个强力竞争者是皇嫡子姜逆,排行第三,是万年公主所生,与张靖同岁,已经大婚,娶诸葛亮堂妹诸葛诺为正妻。从身份而言,身为嫡子的姜逆比姜中更有优势,生母是前朝嫡公主,执掌后宫多年,威信很高。姜逆学业成绩优异,大局观好,能谋能断,具备做储君的条件。姜逆国学毕业后,先在青州州衙任书吏,转历城县丞、县令,东莱郡督邮、郡丞,现在海州兵曹担任中军司马。
姜华和*图*书短板与姜逆类似,貂婵与太原王家有亲,但是王家自王允流放,势力大落,江河日下,军政两个方面都没有出众人才。在张靖迎娶王熙儿后,太原王家将资源转到张靖身上,对姜华提供的支持很小。姜华正妻是纪灵长女纪芙,纪灵现任东州兵曹,有一定兵权,但是他的经历复杂,既不容于老东家袁家,又得不到姜述嫡系认可,势力有些单薄。
张靖以前因为过继出去,与兄弟们交往没有顾忌,关系保持得都不错,姜逆为人孤傲,很不好打交道,张靖对他敬而远之,表面关系不错,实则交情一般。
张靖这次进京以来,隐隐感觉朝中局势不对,至今为至,他没有见过贾诩、程立、郭嘉、诸葛亮等重臣,是巧合还是他们故意躲避?如果故意不见,又是什么原因?
原来张靖与姜中私谊很好,并不担心姜中继位对他不利,若是姜中成为储君,张靖不仅不会失望,而是感觉浑身轻松,自此便可放下担子,轻松愉快地做一名逍遥王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