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367章 敬业妃子闻噩耗!

姜述听说其毒可解,心事顿去大半,道:“劳两位先生深夜劳碌,既然已经知晓何种毒药,又开了解毒药方,两位先生先请回去休息。”
姜述叹道:“小莉儿一向与世无争,女儿中最属她懂事,待人也厚道,谁会下此毒手?”
张靖今日心血来潮,搞了个弟妹大聚餐,当初没有多加考虑,到了皇宫门前,触起宫中内斗之事,借给姜述请安之机,建议加强弟妹的保卫,坦然说出心中担忧,害怕今夜有人趁机毒害弟妹,嫁祸给他。
望着两位老者出门,姜述眉头皱紧,问道:“齐隶那边进展如何?”
张靖前几日与姜述说起储君人选,未受甄姜和万年公主出手加害菲羽和熙影的影响,出于公心推出姜中和姜逆,就让姜述高看一眼,今日又救了姜超,宴请弟妹,这种维护弟妹亲情的做法,让姜述十分满意,现在张靖听说有人毒害姜莉,怒意绝非伪装,让姜述更是暗中赞赏。姜述暗下决断和_图_书,准备让姜莉拜张宁为义母,让张宁抚育这个可怜的孩子。
其余出仕的皇子,如旧朝何后之子刘可,董后之子董睦,马后之子刘中,虽是姜述亲子,能力也都不错,但因身份问题,成为储君的可能性几乎近于零。其余要数皇九子姜行和皇十三子姜策,余人才能不是很明显,背景也不行,竞争力不大。
张靖随内侍来见姜述,听说此中过程,不由怒火冲天,压抑一下怒气,向前请命道:“父皇,我想和齐大人一起办理此案。”
张靖也是强有力的竞争者,母亲张宁在后宫排名第四,背后有黄巾系全力支持,一口气娶了十名妻子,妻家皆有一股势力。张靖的短板是过继给了张角,但与刘可、刘中、董睦不同,要是姜述想让张靖为储君,只需下旨让张靖归宗,让姜国继承张角之祀即可。
姜述苦思一会,道:“召老四过来,他的主意多,说不定会找出线索。”
张靖摇和-图-书了摇头,道:“母妃勿忧,我过继姓张,对诸兄弟威胁最小,又自请就国,可以免去别人忌惮。无论大兄、二兄或是三兄,要想顺利得位,就要拉拢军中势力。我黄巾系自成一体,超然物外,到时就会成为至关重要的环节,想帮助谁上去,得看我们的心情。让他们鹤蚌相争,我们冷眼相观,到时不用我们主动,他们都会寻上门来,到时不仅不会失势,而且还会加官进爵。上次菲羽生子,已将我们推向浪尖,这次连娶十女,若不自请就国,怕会引起诸系联合。现在这个局势,异常敏感,还是以退为进为好。”
关凤责任心很强,近年打理女卫,凡事井井有条。姜述不好责怪关凤,想了想,让人收拾一下关凤寝宫,在此连夜办案,又让祝融小兰带着一队女卫,守在姜莉居室外围。
张靖提议及时,姜述行动也快,情报司、神鸟系统、女卫同时发动,对宫内进行排查www.hetushu.com,很快发现一个疑点,就是姜莉近日无病,但宫女为她求得补药方子进补。
关凤在宫里闲不住,姜莉整天孤孤单单,姜述对她疼爱有加,听到这个消息,当即心神不定,这才有了夜探姜莉这件事情,继而发现投毒大案。
张宁若有所思,点了点头,道:“整天看你父皇劳碌奔波,我也觉得当太子没有多好,但你能力超群,新君若是生忌,怕有生命之忧,到时候黄巾系也可能被连根拔起。”
说到这里,女官来报:“陛下召四皇子过去。”
张靖笑道:“母妃,你还是饶了我吧。父皇春秋鼎盛,现在成为太子,上有父皇压着,下有无数明枪暗箭,这罪我还是先不遭为妙。”
应当说张靖近年强有力的表现,已经引起诸系注意,暗中已将他列为竞争对手,洞察时局的贾诩等人对他敬而远之,就是基于这个事实。上次姜述与张靖谈话,曾经涉及立储这个问题,张靖处于公心,依实回和-图-书答,不仅让姜述高看一眼,请封就国的风声传出去,张靖与黄巾系将会完成角色转变,从被戒备提防者转为备受拉拢者。
张宁想了想,点头道:“这话也有道理,你父皇对子女教育观念与众不同,有些我也不赞同。”说到这里,又触起一事,问道:“你请封就国,难道不想争储君了吗?”
此时名医张机也赶了过来,与华佗研究药物成分,良久才分析出来。两人一同向姜述报告,道:“此物应是西域一株异毒,名叫百日红,其叶、茎、根皆无毒,唯有花瓣落地以后,红色变淡,便成为剧毒。服用剂量若少,对人体危害不大,但是连续服用,可至人体虚弱,渐至身体浮肿,继而发生哮喘,导致窒息死亡。公主以前所服剂量不大,服用时日也不长,症状表现只是第一阶段,感觉身体虚弱。只需服些解毒药物,半月余便会恢复常态。今日汤药内毒药含量极高,刚才用了四分之一的量,猛犬一刻钟便亡,hetushu.com应是有人欲致公主于死地。”
左丰恭敬地答道:“方才带人将两位宫女分开审问,相信很快就会水落石出。”
关凤正在忙活公务,听说有人加害姜莉,忙不迭地跑了回来,询问一下情况,连忙到姜莉卧室察看,见她睡得正香,悄悄抹了一会眼泪,出门来到身旁姜述。
张靖给姜述请完安后,并未当即出宫,来到张宁所居的德安殿,说起今日诸事。姜超之事与姜荔有关,张宁听了大为紧张,接连发问。张靖见状,劝道:“母妃不必紧张。所谓穷养儿,富养女,妹妹出身皇家,学习并非为了谋生,嫁人也是去富贵人家为正妻,与我们兄弟们不一样。有空我与父皇谈谈,女儿出生以后就封爵,让人在宫中教授礼仪及家事管理,去国学只是旁听,有兴趣者就去,没兴趣者留在宫中就是。”
左丰想了想,小心答道:“娘娘虽掌女卫,为人公允,与后妃关系皆好,没听说与谁有过争执,我认为宫内人指示可能性不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