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376章 张靖迎战女贼首!

姜述冷哼一声,道:“率土之滨,莫非王土,只要是境内百姓,便要遵纪守法,即使人人都是高手,又有何惧?只要探明村落居处,大军聚而歼之,火器之下,巨石都成粉末,何况只是人体。这些人避居世外,想是不通人情世故,否则谁敢光天化日之下,公然入皇子府第抢人?我现在担心有人在利用这些人,否则信号弹、软甲从何处来?”
也有几名倒霉者,被射中四肢,这些人十分狠心,拨出刀剑斩去箭杆,照样向前急奔,一人伤了大腿奔跑不得,同伴急腾上前,背起他就走,身上虽然负重,速度并没有下降多少。
姜述皱了皱眉头,省起一事,道:“东华真人上次来洛阳与我论道之时,曾经言及古武家族,说天下古武家族共有十二支,传说祖下皆是上古神将后人,通婚只在古武家族之间,一向不与外人联姻。东华真人言起百年以前往事,曾在东莱大泽山隐秘山谷,发现一个村落,风俗习惯hetushu.com与汉人不同,自足自给,族人皆读书练武,男子俊朗,女子美貌,武技奇高。村中人十分排外,正好村中有人患病,得东华真人救活,留他在村中过了一夜,听村中人谈起家族传说,他大感兴趣,在村中小住十余日,了解不少隐秘。东华真人曾言,古武家族十分高傲,视汉人是蛮夷,但武功实力确实不凡,若非家训严苛,十二家族联手,足可席卷天下。”
姜述转首对齐隶说道:“你通知情报司、神鸟机构调派精英,全力打探十二古武家族情况,从东莱大泽山开始查起。必要时,可以想办法派人打入古武家族内部。”
姜述收回心思,拿起望远镜看时,只见张靖手持宝剑,身形暴退,立定后胸腹起伏,显然方才已与对方硬碰一招。对手正是方才出面的公孙小倩,退得更远,剑驻于地,显然方才对招时吃亏不小。
公孙小倩带人逼公孙红叶出宫,问道公孙红叶天书之事只和-图-书是借口,从李家、王家、崔家俘虏嘴中,他们早已明晓情况,南夷新港天书一案与公孙红叶关联不大。他们已从崔家夺得天书,但在研究之时,除了首页之外,其余皆是白纸,使尽办法,皆无法显出字迹,这让主事者怀疑天书真伪。公孙小倩一行此次进京,重点不是寻找公孙红叶,而是进宫寻找吉贞道长,目的就是想辩明天书真伪。
吉贞道长异道:“陛下曾经任职东莱,从未听说这个村落?”
自从发明火药以来,信号弹已经取代峰火台,广泛用于军事,后来又发明烟火,逐渐流入民间。这绿色信号弹是军方控制产品,公孙小倩能够得到,应是火器管制某个环节出了问题。
蒙面女子摆摆手,冷笑一声,道:“那些弓箭手不是我们的人,只是我们的盟友,说的不对,连盟友也算不上,只是跟在我们后面想捡便宜的人,死了就死了,跟我们没有多大关系。”
身侧齐隶躬身领命,拿出和-图-书纸笔写下,交给左丰用章,派女卫火速送给郭嘉和姜信。就在此时,西边一阵骚乱,只见十余蒙面人,飞檐走壁,速度很快,走到城墙时,有人扔出虎头索,几个起落就攀上城墙,继而一跃出城,视后面追赶的官兵几若无物。
官兵对上这些高来高去的高手,可以应对的办法不多,想用军阵迎击,但移动速度怎能跟上?所以只能用弓驽招呼,乱箭齐发之下,击中高手身上,竟然无法射伤,距离远是一方面,显然对方皆披有软甲,而且软甲质量极好,绝对是从兵工厂或军方流出去的上品。
站在城墙上的姜述,望着升到半空的信号弹,冷哼一声,道:“通知军衙,查清火器管理何处出了问题?就从这绿色信号弹开始查起。”
狙杀张靖只是临时起意,计划中原本要对付的是国教高手,不料张靖赶得快,听到消息立马追来,替国教高手挡下一劫。蒙面女子应是主事人,上前迈了几步,道:“两位http://m.hetushu.com必是国教护教长老于吉、左慈,在下公孙小倩给两人施礼了。”
张一安、张一全方才被张靖远远抛在后面,赶上时只杀了几人,余人已被张靖杀绝,这时全神贯注地站在张靖左右,护住他的两侧。
带人入宫者是公孙小倩父亲公孙胜,张靖如此一说,正中公孙小倩心事,以为朝廷做好种种布置,就是要引她们入宫。公孙小倩虽是女子,心性十分决绝,抬手一扬,只见三只绿色信号弹升空,良久不息。
这批蒙面人出城疾往北行,显然要与城外那拨人会合。在京城守着皇帝之面,竟然恍若无人,这些人确实猖狂了些,王越、童猛忍耐不住,拔腿就追。此时廖化领着部下驻留北门,担心两人有失,远远朝姜述打个手令请示,见姜述挥了挥手,立即引领部下追了上去。
左慈、于吉方才见张靖遇险,往前急追,待到眼前之时,张靖已杀个七七八八,两人身份崇高,不愿出手对付这些普通人,此时越到前方警戒hetushu.com,保护张靖后路。
姜述摇头道:“大泽山范围极大,当初十分荒凉,曾有传言说山中有剑仙,但未亲眼看见,只当是谣传,并未上心。”
就在这时,许褚忽然说道:“四皇子武功很高,估计在我之上。”
张靖不待于吉、左慈搭话,上前几步,哈哈大笑,道:“你等步步设计,以为引两位真人出来,就可入宫胡作非为?你等阴谋朝廷早已得知,我等在此说话之时,你的同党怕是早已或擒或死。”
张靖也笑了:“只可惜你们布置的弓箭手再牛,也比不上在下的一只右手!”
吉贞道长默然一会,道:“十二家族就是十二个村落,繁延至今人口肯定不少,若是人人皆是如此高手,想想确实可怕得很。”
吉贞道长不知道正是她吸引对手冒险前来,到了北城墙,讨了望远镜观察一番,道:“这些人身法步履相似,应是出于一个门派,除了琅琊宫,蜀山派、墨门、五行门等大派,其余门派皆无此实力,怎么突然出现这许多高手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