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375章 为救妻遭人伏击!

公孙红叶语音刚落,弓弦声已经响起,乱箭飞蝗般射出。公孙红叶捂着樱桃小嘴,双眼露出恐惧之意。城头上观战的姜述也惊呼出声,双手握得紧紧的,额头青筋直跳。
姜述并没有去决战现场,去了也不能下场,反而要牵扯许多人保护,他也没让官兵出城追击,面对这些高来高去的高手,官兵过去只会徒增伤亡。他相信于吉和左慈的能力,南华真人这两大弟子,武艺已经迈入巅峰状态。
张靖方才已经得知,巡城官兵根本不是对手,诸人在官兵封堵下轻松出城,这说明他们根本不怕官兵,只要官兵没有合围,他们自信能够全身而退。与公孙红叶约战城北,根本不会是这么简单,难道是引人来追?皇子追出,国教高手肯定来援,后宫防守必然空虚,莫非他们矛头对准后宫?
“烟遁,这是张角的保命绝招,靖儿什么时候学会了?”姜述如释重负,长舒了一口气,心头继而升起一丝和图书疑惑。
与张靖思路不同,姜述并不担心后宫安全,而是考虑这些蒙面人的出处。从目前情状分析,这个组织不是国外势力,但是拥有如此多高手,势力必定十分庞大,在江湖上为何一直籍籍无名?为何情报系统没有得到一点信息?
张靖等人上山奔驰一会,再往上行,马匹不能通行,张靖招呼张一安、张一全一声,将坐骑交给其余护卫,对护卫道:“你们在这里等候,若是感觉有危险,可以立即撤离,回城搬取救兵。”
镜头里几乎分辩不出伏兵和树林,只见青光闪现,所到之处血光迸溅,因为离得远听不见声音,但那青光闪现时,应该跟着一声惨呼。时间似乎凝固下来,根本看不见人影,只是血光接连迸出,丝丝条条的血光划破周边一片绿色,继而消失。
张靖厉喝一声,正想往前冲击,谁知这班弓箭手分为两拨,前面一拨射出以后,身子立刻伏下,后面竟和-图-书赫然还有一班弓箭手。
想到这里,张靖不由大惊,连忙对王小刀道:“赶快回宫禀报,让父皇加强后宫戒备。”
公孙红叶身着红色束身短装,手持长剑,往侧方走出十余步,换个方位立定,如此不仅可以监视敌人动作,还可以观察到山下动静。正在此时,公孙红叶忽然大惊失色,大声喊道:“有埋伏!”
对方共有十一位蒙面人,其中一人身材纤细,应是一位女子,向前走出数步,鼓掌道:“好!好风度,好武艺,好气派!不愧是出身皇家的精英。”
张靖说完,穿上软甲,又检查一下随身装备,疾往上行,几个腾落,已经到了上面一个山坡,距离公孙红叶立足之外,直线距离只有两百米。
张靖高度戒备,听到公孙红叶提醒,并未继续上行,而是沉腰往侧方滚落,顺手拨出一株茂盛的灌木,反手一抡,迎上飞蝗般的乱箭。霎眼间,灌木已被射得七零八落。
姜述m•hetushu.com摇头苦笑,张靖的武艺是他亲授,这青云剑法能施展者极少,琅琊宫除了左慈,习成者廖廖数人,以前还有一人,早年仗着这剑法行侠天下,就是黄巾军鼻祖张角。
实际上张靖虽为皇子,还是低估了姜述掌握的实力,后宫有处秘密所在,里面是近年出师的少年营弟子,若无特殊情况,足可保护后宫。少年营弟子武功可能不高,但是忠心耿耿,面对强敌可以以命搏命。在绝对的实力面前,武功相差太大,可能无所作为,若是浑身捆满火药呢?
经过十八年的抚育,终于培养出优秀的儿子,到头来还是免不了落入敌人的陷阱。姜述眼睛里血丝满布,看来像是一只蓄势待发的猛兽,浑身充满着毁灭气息。只要弓弦一响,他这位优秀的儿子,即将要被乱箭穿心。
“五十六人,四皇子武艺高超,半刻时间毙敌五十六人,不弱于我的剑法。”王越欢呼一声,似是敌人是他杀的一般。www•hetushu•com
张靖遇到大事并未慌乱,此时头脑特别清醒,从北城门出来时问过守城士兵相关情况,脑中一直考虑相关问题。蒙面人连续袭击李家、王家、崔家,已经引起朝廷重视,这次光天化日弄出这等重案,逼迫公孙红叶出城,到底是什么意思?
所谓穷文富武,练功到了这个份上,追求富贵是很简单的事情,若是常人有他们的身手,应该十分富有,在社会上肯定也是有一定地位的成功人士。但是这些人连续作案,肆无忌惮,光天化日之下敢闯皇子后宅,果真心无所惧?是相信个人或组织的实力还是另有依仗?
张靖上行之路两侧,几乎全是低矮的灌木,几十名汉子身着绿色外套,正伏在灌木丛后面。此时,这些汉子手里挽着一张张强弓,弦都拉满,箭已在弦。
张靖很恼火,出手并未留情,故意留下两人性命,但也重伤昏迷。对方有不少高手,又培养出如此娴熟的弓箭手,绝对是大敌,敌暗我和_图_书明,对己方不利,张靖暴怒之时尚存清明,知道留下活口的重要性。
姜述左边是王越,右边是童猛,此时皆手持望远镜,认真观察小山那边的情况。姜述并非让两人来保护自己,而是因为两人阅历丰富,通过观察可以了解对方的出处。击败这批人容易,要想彻底根除隐患,首先要探明他们的出处,设法将他们连根拔出。
“青云剑法,四皇子跟随左慈真人习的剑术?”童猛问道。
张靖喘了口气,疾步走上山坡,走到公孙红叶前方护住,沉声道:“我是公孙红叶的夫君,和我几位朋友前来助拳,诸位人多势众,又设下箭手伏击,不讲江湖规矩了吗?”
二十余张强弓弓弦也已引满,箭已在弦。不仅是公孙红叶,就是姜述的身子也紧张得已经僵硬。此时于吉、左慈两人,还在二百米以外,眼看张靖就是铜筋铁骨,也万万挡不住一轮又一轮的乱箭!
谁知在这一刹那间,只见前方烟雾一闪,张靖瞬间失去了踪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