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389章 超级世家底蕴深!

张靖又想起付丘之事,道:“与远古神将有关联者,除了十二家族与五大家,还与那股势力有关联?”
下面横着案几,左边放着几件木制小兵器,右边放着几本线装皮质古书,前方排着三个香炉,每炉一前三后插着四柱香。香炉左右各摆着两个小碗,碗内分置大米和盐巴,每个小碗各插着一双筷子,筷子上系有红绳,下端插在碗的中央处。
祭堂中央挂着一幅图画,只见漆黑的背景下,闪烁着无数星辰,立体感十分强烈,一条白线从遥远一颗小星出来,划出一个极大的圆弧,指向前方,久看之下,似有一股力量扑面而来。
王熙儿陪着女眷说话,午饭并未出来,王许等人陪着张靖用完饭,下午同到后院祠堂。一行人到了后院,王熙儿见到祠堂前面站着一位老者,上前躬身问安,态度十分恭敬。
张靖还是首次听闻此等秘事,联想起十二家族,问道:“可与十二家族有关联?”
王许解释道:“http://m.hetushu.com这是护族长老王安,对熙儿向来看顾,若非族规有严命,早有收熙儿为徒的念头。”
王许望了张靖一眼,面露疑惑之色,道:“想不到四皇子知晓此等秘事。十二家族相传是神将正宗后人,与五大家有些渊源,不过家谱记载不多,无数年前往来甚密,自秦始皇以来,彼此再无往来。”
老者年近七旬,但是双眼有神,脸色红润,身体强健,步履轻快,一见便知此人是高手。张靖也随王熙儿上前问安,老者拱手回礼,审视张靖一会,笑道:“熙儿得人,道法武艺都好。”说完,向王许施了一礼,向东厢房走去。
王许与张靖聊些附近故事,诸女见状退到里面,张靖挥退从人,道:“近期世家连续出事,惊动陛下,此次省亲,也有询问之意。太原没有异常情况?”
王许望着左侧古画,道:“传说那幅盔甲坚韧无比,箭矢难透,而且可以御毒,穿上后和图书百毒不侵。兵器也十分神奇,不仅可以近战,而且可以发射暗器,威力很大。那柄宝剑更加神奇,平常见不到剑身,使用时催用神力,才能显现出来,威力能够摧山倒海。”
右侧一幅图画,一名将领顶盔戴甲,浑身披挂,右手持一柄铁柄大刀,左手结出一个奇怪的手印,显得威风凛凛。画的背景是蓝天白云之下,几株极大的古树,树叶间盖有一个木屋。
家祭完毕,王许见张靖望着古画愣神,解释道:“那幅古画相传是神将下凡时的线路,升天时也会循此线路回归。那个小亮点传说是神将的本位星辰,神将在世时黯然无光,神将升天后十分明亮。但这些只是传言,族中有些先人研究星相,皆没发现这颗星辰。”
张靖在旁与王许等人说话,见了这般模样,笑道:“本是喜事,何必如此伤感?”众女方忍悲强笑,王熙儿道:“熙儿已经嫁入皇家,距离甚远,来回不便,曾祖母、祖母年纪渐大,www.hetushu.com母亲身体康健,父亲又在洛阳当差,有暇时可到洛阳小居,也免得我挂念。”
王许笑道:“有何不可?熙儿午后要去祠堂祭祖,正堂上挂着的就是那幅古画。”
张靖暗自点了点头,跟随王熙儿一同祭祖,张靖身为皇子,不须跪拜,只是躬身为礼,认真打量祭堂诸物。
王许先引近支弟子上前行礼,然后是诰命夫人,接着是旁支有职事者。待诸人退下,张靖让王熙儿直系长辈入定奉坐,与王熙儿行礼奉茶,王熙儿此时满眼垂泪,彼此厮见,拉着曾祖母、祖母、母亲,四个人满心里皆有许多话,只是俱说不出,只管呜咽对泣。
张靖心生好奇,道:“能否让我见识一下?”
张靖点了点头,问道:“远古神将兵器、盔甲、剑柄均与众不同,可有什么说道?”
左侧一幅图画,中央是位英俊神将,五官脸形与姜述有些相似,后面簇拥着十余位披甲将领,人物栩栩如生,色彩搭配得极佳。张靖注意和_图_书到神将所披盔甲与众不同,面部似有一层透明的水晶防护罩,右手持着一根怪形怪状的兵器,下方有个木柄,上方是一根细管,细管上有把尖刀,左腰悬着一物十分奇怪,细看只是一个剑柄,剑柄上方有个红色方块。
张靖异道:“护族长老?皇家为何没有?”
王许略想一想,道:“我年少时曾听曾祖父说起此事,当年追随远古神将的将领,是五大部落首领,娶了神将嫡女,后来演变成五大世家。历代皇族与神将也有关联,夏朝源于夏部落,其部落首领原是神将的捧刀亲卫;商朝祖先源于商部落,其部落专为神将冶炼兵器;周朝祖先原替神将采矿;秦朝祖先原为神将驾车;旧朝刘家祖先原为神将制甲。这些传言均无文字记载,皆是口口相传,传到现在失实许多。还有一些家族也与神将有关,嬖如司马家是神将马奴出身,弘农杨家原是神将近待出身,凤阳朱家、雍州李家皆是神将护卫出身。与神将有关联者,平常供奉和-图-书与常人大不相同,诸家供奉祖先以外,皆供奉一幅古画。古画十分古怪,不是山水也不是人物,而是画些星星,历代祖先无人能够研究明白。”
张靖虽是皇子,却是王家嫡女婿,王许并不讳言,道:“天下世家以五姓为大,开宗祖先远古时皆跟随神将,与魔族争斗,立下无数战功,神将以嫡女配之,陪嫁诸人皆习武艺文章。文章并无秘密可言,五大家文章传家,因此历代历朝高官无数。但是武艺道法之类,陪嫁者代代相传,并未传给五家子弟,这些陪嫁者年代久远,皆随主家姓,但与族人子弟不同,自成体系,各家皆尊为护族长老,待遇从优。护族长老自小修炼武功道法,传子不传女,平常深入简出,但若有人侵害主家,便会出面干涉。皇家传自姜子牙,出身平民,与远古神将并无关联,因此没有护族长老。”
王许摇头道:“听说那批蒙面人确实可怕,李家和崔家皆有护族长老,却让人攻入府中,掳走族人,闻之令人心悸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