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416章 司马徽坦坷一生!

司马徵此计失败,身份已经暴露,又患重病,不敢再回南州,马谊护其潜回内州,暗子又想办法帮他重新落籍。司马徵心计深沉,布了诸多棋子,马司就是司马家族孤女司马长,司马徵四义女中的老四,奉命潜伏宫中。
后来张靖回到洛阳,司马徵一直派人监视张靖,又生一条毒计。在张靖那夜宴请弟妹时,密令司马长毒害关凤之女姜莉,准备嫁祸给张靖。
司马长化名马司潜到宫中,本想暗中加害姜述,布下不少厉害手段,但姜述不仅自身武艺道法厉害,还有个神秘的超级大保镖,所以皆没成功。黄菲羽生子前,前期的投毒案、鬼叫案都是马司所为,后来见宫中查得紧,就潜伏不动等待机会。
还有一件事十分奇怪,十二家族家训不参与世外之事,基本与世隔绝,即使五大世家及五大弟子后人,多年也不曾往来。但与神仆诸家却有联系,虽然并不紧密,但司马嫡系却知道十m•hetushu.com二家族秘事,司马家野心也是因此而来。
正在司马徵潜思对策时,天书一事流传开来,以司马徵的才智,对此事一直半信半疑,但是能够借此惹起事端,收拢世家为助力,达到浑水摸鱼的目的,司马徵自然不会放过如此良机。
司马徵跳崖时伤了面目,又被鱼群啄食,浑身伤痕累累,被逢家商船救下时,已是奄奄一息。幸得随船医师外科拿手,船上药物也不缺,费了很大力气救了司马徵一命。
司马徵掌握信鸽饲养技术,有好几条途径可与马司通讯。马司对付姜述找不到办法,加害无人保护的姜莉,有不少办法可以置她于死地。
司马徵屡次坏在张靖手中,对张靖深恶痛绝,派人在南夷新港潜伏一段时间,想要暗害张靖。彼时东华真人正在南夷新港教导张靖,数次手段皆被东华真人有意无意化解。
逢纪引起姜述不满,八成原因出在司马徵身上和图书,所行数事引起了姜述猜忌,借助付丘案发,罢去了逢纪的官职。此事对司马徵影响很大,本想谋害张靖,借此生出事端,暗夺南州军政权力,没想到突然之间成了丧家之犬。
火炮失窃案司马徵未能赶到,只是逢律主持,漏算了不少事情,不知张靖不仅是水军营将,还是皇子身份,而且与姜阳私交很好。若是普通营将,姜阳所辖军队即使配合,也不会立马到位。参与火炮案的诸人,每一个皆有很大背景,南洋水军主将甘宁最终处理时,都觉得左右为难。若是普通营将,敢直接抓捕敬江之弟敬湖,得罪曹妃堂弟吗?
后来逢纪归家探亲,与司马徵聊了半天,为他学识折服,用他为谋主。司马徵跟随逢纪上任,参与机密,负责处理一些见不光的事情。司马徵自此开始暗自布局,收养些孤儿孤女以为己用,又寻回不少族中残余子弟行走左右,竟然拉起一股不小的势力。
世上和-图-书与远古神将有关联的家族,共分为四拨,十二家族是神将后人,十二子分为十二脉。其次是追随神将左右的五位将领,各娶神将一女,后来成为五大世家。其三是神将的五名弟子,后人是五大世家的护族者。最后是神将的仆从,原本距离神将最远,却是最为显赫的历代皇族。
司马朗身为嫡系长房长子,又是长安朝廷高官,并不需要证明自己身份。但是司马徵毁容改姓,直接寻上门去,谁会相信他的身份?自司马朗亡故后,司马徵从朝廷抄获物品登记拍卖档案中,寻出司马家信物线索,穷数年之力,才从益州一位世家子弟手中赎回信物。
当初司马家族族灭之时,司马朗曾经造访处于雍州的夏侯家侯,夏侯家族回复等到十二家族聚议之时,将此事商议一番。还没等到聚议时间,司马朗已被清除,此事因此被拖了下来。
后来齐隶出手,以马司引出后面不少暗桩,几乎将司m.hetushu.com马徵在洛阳的暗子一网打尽。司马徵在洛阳停留不得,手中力量大半丧失,再无兴风作浪的能力,又面临情报机构的追杀,无奈之下逃到淳于家族避祸。
军工厂码头火炮失窃一案,司马徵本来策划得十分到位,但是遇上了张靖这个克星,被迫海上逃亡。若非马谊机智,司马徽即使逃过搜捕,也会大病而亡。
司马徵学识惊人,又习家传兵书,武艺不行,却是天下数得着的智者。司马徵养伤年余,方能起身,本想投奔司马朗,后来想想既然已经毁容改名,不如潜藏在逢家,拉拢冀州世家为助力。
说起司马徵四义女,与王熙儿皆师出同门,曾是修飞燕的弟子,其中以司马长天姿最好。马情等人先后被司马徵召到南州,诸女感恩修飞雁授艺之德,被捕后并未招出此事。
若非张靖阅历丰富,那夜恐怕会被马司得手。姜莉若被毒毙,即使后来查出凶手,关凤先入为主,也会记恨张靖。在姜述眼http://m.hetushu•com中,张靖也会因此失分不少。
逢纪由太守转任南州刺史,司马徵出力不小,从此更得逢纪信任。司马徵借助逢纪的权力,暗中拉拢官员,收养孤儿,布置眼线,潜势力在南州一地已是不小。
张靖当初拿话挤住军代表刘圣,抓捕敬湖等人,丝毫没有手软,凭得不仅仅是谋略,还有背景和底气。因此说司马徵败在张靖手中,实在有些背运,若是彼案成功,不仅水军五营将校会受牵连,兵工厂包括姜阳辖下,皆会发生官场地震,司马徵能否得到天书并不重要,关键是可以凭借在南州多年的底蕴,借机在关键位置上安插暗子。若是暗子谋得兵工厂权力,从中运出大量兵甲,再借用探险队的名义,在购置的海岛上,大量招聘护卫,秘密发展武装力量。
曹操执刘协归降姜述,司马朗被神鸟机构秘密清除,司马家族长安文武又被清洗一遍,族人基本被清理干净。司马徵毁容改面,又未与司马朗联系,因此逃过此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