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417章 张靖用计终成功!

黄猛吞食大量灵魂,精神力暴涨,反作用也发作,因为记忆量爆增昏迷过去,待到清醒之时,已被淳于家救回老巢。黄猛此时心智大开,融合了司马徵的学识,可以算是当世智者,知晓司马徵往事过程,便想将计就计,留在淳于家族,配合张靖行动。
太史家族此时实力,足以应对其余十一家族合力,这次发下聚议通知,诸家不敢得罪太史家族,各引精锐,按时来到会场。
司马徵道:“只须诱出皇子,夺舍上身以为内应,可以事半功倍。”
淳于越此时为司马徵迷惑,早已生出野心,闻言十分好奇,道:“如何行事?”
张靖闻讯大喜,寻个机会与黄猛细谈一番,当了解到司马徵过往后,听其歹毒心思,不由惊出一身冷汗。两人商议完毕,张靖便让熙倩派两名精细情报人员,以司马族人名义,跟随黄猛左右,往来通讯十分方便。
司马徵见计划没有成功,继续挑拨淳于和_图_书家野心,想让淳于家以武力征服其余家族,然后合力夺取皇位。司马徵这个建议十分毒辣,根据他的设想,先用武力威胁数家协从,支持者超过半数以后,公议决定出世,到时若有不服者,便有了征伐的大义,很快就能整合十二家族的力量。
除了做为主人的太史家族,其余家族列序皆与往昔并没两样,左侧第一张案后,坐着淳于越,背后站着两人,一人是少族长淳于雄,还有一人是淳于跃;第二张案后坐着夏侯族长夏侯子委,身后站着两名须发皆白的老者,是夏侯家辈份最老的两位长老,一名叫夏侯爵,另一名叫夏侯让;第三张案后坐着高堂族长高堂兴,身后一男一女,是高堂兴的长子高堂盛和长女高堂青;第四张案后坐着东方族长东方胜,背后两位中年人,长相一模一样,是东方胜一对孪生弟弟东方果和东方实;第五张案后坐着上官族长上官鸿,和图书背后立着两位青年,是上官鸿的次子上官江和三子上官湖;右侧第一张案后坐着诸葛家主诸葛星,背后站着长子诸葛安和次子诸葛全;第二张案后坐着公孙胜,背后二弟公孙利和幼女公孙小倩;第三张案后坐着皇甫族长皇甫兴,背后站着两位老者,一名皇甫群,一名皇甫龙;第四张案后坐着欧阳家主欧阳春,背后站着二弟欧阳夏和三弟欧阳秋;第五张案后坐着令狐家族长令狐计,背后站着长子令狐田和三子令狐商。主案对面打横的是西门威,背后是二弟西门望和三子西门彪。
司马徵来到淳于家族,交出信物以后,并未提出其他要求,只是提出暂时避祸。淳于家族因他是司马家嫡系后人,并未拒绝,在山庄安排一个小院,让司马徵和马谊等人居住。
司马徵想要报仇雪恨,但是年纪已大,身体残缺,不知何时就会丧命,心有不甘,听说淳于秘洞藏有夺舍古籍,和_图_书又使出手段,求得淳于越允许他去秘洞学习道法,寻出夺舍相关书籍,研究明白,出山寻找舍体。
张靖此时生了心思,便在淳于家族归回途中,派了一名亲信试探,故意让黄猛发现踪影。果然,黄猛寻机会靠上前来,交给亲信一封书信,说并未让司马徵夺舍,此时隐在淳于家族,便于配合张靖行动。
张靖和黄猛一内一外,从中取事,十二家族自相残杀,元气大伤。除了太史家族,其余家族皆被卷了进去,西门家和高堂家元气大伤,已经寻地休养。其余九家大打出手,先是诸葛家挟大败高堂家之威,会同东方家族、欧阳家族突袭夏侯家,夏侯家死伤大半。接着淳于家族接连击败公孙家、皇甫家,进攻令狐家族时,又被张靖安排好添油战术,上官家、诸葛家、东方家诸家伤亡惨重。淳于家族更惨,近千高手数战只余数十人,不仅失去控制局面的实力,几乎已沦为阶下囚。
和-图-书以司马徵武力,要想靠近张靖,几乎没有可能,司马徵又编些瞎话,哄得淳于越高兴时,道:“其实想夺皇位,有一个简单办法,若是奏效,杀戮不需太重,皇位唾手可得。”
司马徵按部就班,诱发淳于家野心,并借天书流落外人手中为由,挑拨十二家族出世。此后便有了李、崔、公孙三家遇袭的案件,引起姜述注意,在与公孙家约战时,联系上了公孙家族。
接着司马徽便将计划详细说出,淳于越见此事风险不大,便带着十余长老在半路作法,给司马徵制造机会。不料阴差阳错,司马徵夺舍到黄猛身上,更想不到黄猛身为普通官兵,竟然修练道法,竟将司马徽灵魂活活吞掉。
诸家族长见了朝廷兵马,皆猜不透太史家族到底什么意思,这些士兵均无武学根基,即使组成军阵,与已经熟练军阵的诸家高手交战,也只是找虐的份。
出山以后,司马徵得到消息,张靖借道太原到王家省和_图_书亲。司马徵正在寻找舍体,闻言生出心思,张靖身为皇子,若是夺舍上身,便有机会夺取皇位,待到坐稳江山之时,便诛杀姜家族人,以报血海深仇。
十二家族十分重视族规,公孙胜在聚议时说明此间过程,取得以诸葛家为首的保守派支持,淳于越即使想出世,一时也有心无力。
会场就近设在泰山秦始皇封禅处,站在平台之上,环目四顾,风景秀丽,又有大片平地可以容人。让诸家意外的是,会场附近除了太史族人,还有不少兵甲整齐的精锐士兵。
司马徵虽在逃亡,但是银钱不缺,下本钱交往淳于家族子弟,很快将淳于家底细摸清。淳于家与世隔绝多年,论起心眼没有一人是司马徵对手,司马徵很快取得众人好感,与少族长淳于雄私交不错。
黄猛指挥淳于族人攻打西门家族时,张靖从望远镜远远看到黄猛还是身披甲衣,便心生疑窦。若是付丘夺舍成功,以其文士心性,如何能够习惯兵甲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