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493章 沿途管管不平事!

蒋辉这时将事情始末娓娓道来,妓院花钱购买闵谊这批女子时,蒋辉开始确实在场,但不久接到县衙通知,回去前让吏员李肖负责此事。李肖去年刚从长安学院毕业,考进并州官衙,分给蒋辉为助手,平常仗着是李照族弟,行事不太规矩。李肖代表官府,见证这场交易,并收取应纳规费,给妓院开具了相关证明。后来闵谊到官府告逼良为娼之事,开始也是蒋辉领人协同贼曹去查案,半路又有人通知,说是县令有急事相召。
这时不仅郑祥,李照和曹丕也坐不住了,想找借口请辞。姜行望着两人,冷冷说道:“太原是你们的主场,莫非做了亏心事,想去遮掩证据?现在你们三人都是涉案人,李大人族人、郑大人涉受贿案,曹大人涉玩忽职守案。这事你们只要心里没鬼,但请静坐,检察使很快就会传召相关人证,若与诸位无关,肯定会还诸位清白。”
此人道:和图书“太原郡尉右司马侯山。”
曹丕是曹操之子,年约二十七八,长相比曹操要场面得多,身材修长,面如冠玉,唇上留着小胡子。曹丕原先在卫将军衙门任职,荀堪升任豫州刺史,曹羡去求了姜述,举曹丕为太原太守。曹丕在任上干得不好也不坏,绩考在中等偏上,对于不是国学弟子出身的曹丕来说,这个政绩已是难得可贵。
姜行看了看此人军装,道:“你担任什么职务?”
侯山闻令,向周围人行个团揖,向郡尉李照讨了手令,前去群狱提人去了。郑祥这时脸色大变,目视曹丕,想要说话又急得说不出来。
曹丕、郑祥还未答话,旁侧一名武官道:“关押在郡狱。”
姜行路上与曹丕并骑而行,与曹丕小声说话,郑祥似有心事,欲与曹丕说话,但因嘴拙,一时插不上话,急得脸色通红。等到了驿馆,曹丕带着众人来到客堂,吩咐李照安排hetushu.com附近防务。姜行道:“不用,这边有虎卫营值守,不须劳动地方官府。”说完,转身对姜一速道:“你带人四处转转,我与诸位大人谈些事,除了蒋司马,余人都不见。”
忽然有名身材弱小的士兵上前,在姜行耳边小声嘀咕几句。姜行声色不动,接着问道:“没想到竟有这样的事,蒋辉现在关押在何处?”
曹丕看了郑祥一眼,未等郑祥答话,问县丞道:“犯案吏员是谁,什么出身?”
其实是李肖受了人贩子贿赂,大半给了郑祥,接到闵谊报案,又受了郑祥暗示,领人草草转了一圈,见闵谊貌美,就将闵谊带到居处,欲行奸事,纳为小妾。闵谊十分伶俐,见事不妙,早已瞅好退路,借口出恭,从粪洞逃了出去。
曹丕道:“这位吏员收了人贩子贿赂,人前人后说的是两套话,连来官衙告状的一位女子,也差点害得那女子逃跑,情节十hetushu.com分恶劣,郑县令已将他法办。出了这样的案子,按照追赃相关条例,郑县令所为也有法可依。”
县丞恭声答道:“此人担任司吏,负责商业签约诸务,名叫蒋辉,青州人,是国学弟子出身。”
姜行问道:“法办的吏员叫什么名字?什么模样?”
姜行瞧了郑祥一眼,眼神的冷厉顿时消散不少,转向曹丕道:“王家告郑县令什么罪状?”
姜行道:“你即刻带人将蒋辉押至驿馆,我有件事要问他。”
姜行对单经说道:“我赴京城奔丧,没有什么公务,只让监察使、曹太守、李郡尉和郑县令陪我,诸位散了吧。”
蒋辉路上已听侯山说过姜行身份,这时忽然上前跪倒在地,道:“下官蒋辉见过殿下,下官身负奇冤,请殿下为我作主。”
太原官府有不少国学弟子,感觉案件蹊跷,背后有人悄悄查证,将相关证言证词暗地里呈报给曹丕,曹丕至今却并未过问m.hetushu•com。侯山也是国学弟子,见姜行过问此案,插了几句话,讨来押解蒋辉的差事,路上将情况跟蒋辉悄悄说了一遍。蒋辉被人陷害,无处诉冤,得了这个机会,就将知道的事情原原本本说了出来。
闵谊识字,临出太原城前,写了一封信给并州检察司。检察司接到实名举报,派人到太原县查证此案,郑祥与李肖心里有鬼,将拐骗的女子解救以后,编好证据将蒋辉陷了进去。蒋辉因是主官,这两件事情在李肖办完以后,在文书后面附有签字,解释都解释不清,人贩子又无踪影,所以被监察司逮捕,转给太原督邮详查。
姜行点了点头,道:“若是这样的话,王家责任实在不大,去现场做事的吏员应该负担不少责任。”
不一会,侯山押着蒋辉进门。姜行看蒋辉年约二十四五,一脸正气,不似奸滑之人,心中略微有了数,道:“蒋辉,你因何事下狱?”
单经闻言向众人说道:http://m.hetushu•com“既然王爷有令,各位就散了吧。”
曹丕正色说道:“郑祥别看言语不顺溜,但不畏强暴,上月打听出妓院逼良为娼,经过细致准备,一举将人营救出来,又勒令妓院停业,为此王家对郑县令意见很大,已将郑县令告到了州衙。”
姜行一愣,道:“子恒兄知道此事?”
这话说出口来,曹丕、李照、郑祥脸色顿变。姜行不待三人说话,从怀里掏出一枚玉牌,道:“我虽在幽州挂着军职,也是朝廷监察司官员,有权监察地方诏狱。曹大人,李大人、郑大人,你们都不要开口,若是蒋辉诬告,可以重判;但若真有冤屈,我会依律办案。”
曹丕答道:“这事王家其实也挺冤枉,他们花的是真金白银,买卖时还请官府吏员现场做的落籍,该交的税银一点没少。人贩子用的假路引,官府人都没验出来,妓院怎能验得出来?事情确是逼良为娼,王家也自认倒霉,但认为强逼妓院关门没有道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