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517章 曹家潜势力真大!

姜靖细看陈耀,若非胸平一些,真像一位绝代佳人,袁芙就不装年纪,陈耀比袁芙显得还要年轻美貌,很有风韵,但想起他其实是男子身,姜靖又觉得有些恶心,心道父皇怎会能有如此嗜好,真是让人难以理解。
姜靖想了想,道:“你先写伏罪状,父皇那里我不敢保证,只能尽力而为。”
陈耀闻言脸色大变,道:“你怎么发现的?”
当日上午,太后周氏下了懿旨,让曹家姐妹禁足,并召敬齐眉、甄宓斥责一通。同一时间,张宁召吕雯密议,吕雯听说曹家欲要谋反,不由吓了一跳,连忙为自己辩罪,自此不敢再与曹家姐妹联系。至于双桑公主,张宁丝毫未给情面,召进宫中着实斥责一通,曹氏姐妹禁足,其余嫔妃怕受连累,无人敢与双桑公主交往,双桑公主也安顿下来。
姜靖想了想,道:“这事你写个供状吧,将前后过程细述一遍,我当你是首告免罪。再说,你身为男子,武艺又恢复了些,在后宫居住不妥,今晚随齐大http://m•hetushu•com人去皇室别居安置。其余的事情,等父皇回来以后再说。”
姜靖示意陈耀坐下,道:“你虽在宫中隐居多年,但是消息灵通得很。不错,他们想拉拢的吕奉先、张文远、李次元,皆不敢冒诛族的风险。除了曹家子弟,即使他姓心腹,听说这事,也会离得远远的。”
陈耀点点头,道:“写供状可以,迁去别处也可以,我求太子一件事,这事别跟陛下与芙妹说,行不行?”
陈耀听出齐隶声音,出来开门,道:“齐大人深夜而来,有什么事吗?”
姜靖忽然问道:“你何时恢复武艺的?”
陈耀点了点头,道:“我感念曹妃赠药之德,但是确实无能为力。那些身毒人更是不济事,身毒人出身的将领,有实权的不多,即使有些实权的,都是在身毒王投降以前投降的,与身毒王感情不睦。身毒王也没有多大的号召力,身毒人一点也指望不上。所以他们谋划的事情,最终结局只有失败。http://m.hetushu.com
陈耀一愣,狐疑地望了望齐隶,又瞧向姜靖,道:“他们被你们抓起来了?当年袁家实力雄厚,都被陛上逼得无路可走,只凭数百家兵,又如何能成事?”
其实姜靖说这些话时,意识到一个严重问题,曹操在后串通生事,为何情报司、神鸟、联盟三方无人通报具体消息?难道曹家在情报系统埋了不少钉子?如果那样的话,曹家的潜势力也太大了吧。
陈耀接口说道:“怎会不考虑?十三皇子就是近些日子进宫勤些,以前与母妃冷淡得很。曹妃见儿子凉薄,背后里不知哭了多少次,那边是父亲,这边是儿子,她夹在中间也难为得很。曹孟德自知事情若是败露,定遭杀身之祸,无可奈何只能铤而走险。不过以我得知的情况来看,效果不会太好,夏侯兄弟已经离心,曹家子弟皆失了权位,能联络的人不少,但敢举兵造反的……”说到这里,陈耀摇了摇头,道:“怕是一家也没有。”
陈耀苦笑道:“我在宫中隐http://m.hetushu.com身多年,外界还有几个熟人?就是有心也无力。他们想将我接出宫去,联络袁家旧部,可是袁家旧部有几人可用?袁谭没有胆略,伯父(袁遗)心气早无,袁家三支衰落得厉害,几乎无人可用。有些用处的除了文丑、颜良,就是鞠义、李通,其余皆是文官,又能济得什么事?他们联络鞠义、文丑、颜良,也没有什么效果,想让我出面说服伯父,一同劝说李通。李通身居高位多年,几乎已经独立,伯父出面求他办点小事尚可,要冒诛族之罪起事,李通岂敢答应?太子手段狠辣,逼他们有些狠了,听他们说你近日又要查他们的产业,相信很快就会查出东西,他们惧罪,无奈之下不得不反抗。”
次日一早,姜靖去给太后请安,让左右都下去,与太后说起曹妃近期生事的情况。周氏原本对曹家姐妹就不亲,亲眼目睹姜策闯宫,对曹羡更加反感,听说曹羡近日所为,内心十分恼火,道:“小四你别为难,这事我来处理,既然是曹家姐妹生和*图*书事,我下道懿旨,让她们闭门思过。至于静妃那里,我也会打个招呼,让她们都安顿下来。吕妃那里,你让宁儿先找她谈谈,若是不听招呼,我再出面。”
姜靖温声说道:“陈耀,你也不要担心,父皇未回来,我虽是太子,也无权处置你。今晚他们又约你见面了?”
陈耀这人自小由袁傀派人调教,武功很高,而且是个很有才情的人,但是圈在宫中日久,处事经验不足,论起心眼比姜靖差得太远,立时被诈出话来,道:“我……我知道陛下待我好,前些日子有人寻我,替我疗伤,还想接我出去,被我拒绝了。”
姜靖冷哼一声,道:“父皇待你不薄,赦免你的死罪,恩宠比寻常嫔妃还高,你为何居心叵测?”
姜靖想到这里,忽然说道:“我就不明白了,姨娘只考虑父亲,难道不考虑儿子了吗?”
陈耀说话时,语气腔调委实与女子无异,媚态竟让姜靖心神一荡,随即想起他是男子身,顿时感觉有些恶心。姜靖望向齐隶,道:“六师兄,你的意思呢?”hetushu.com
陈耀说的话无意中露出很多情况,有人想起兵谋反,正在积极串通各军将领,袁绍旧部鞠义、文丑、颜良没有参与,他们正在想方设法说服李通,甚至不惜费心费力为陈耀疗伤。若说姜靖近期查办的人,最近又派人调查情况的,只有一个曹家。莫非陈耀今晚去见的人是曹妃?派人疗伤的也是曹妃?
陈耀让齐隶进房,齐隶不敢先行,请姜靖先进屋。陈耀是个机灵人,见状细瞧一下姜靖,娇笑道:“莫非是太子殿下?”
陈耀苦笑道:“筋骨受损多年,岂是说恢复就恢复的?当初我的腿筋损害得轻,服了接骨续筋散,轻身术恢复一些,手上腕力还是使不出力道,基本还是废人一个。”
齐隶犹疑一会,道:“娘娘那里能隐瞒得住,陛下那里不敢保证,毕竟这事不好遮掩。”
姜靖点了点头,道:“不得不说,你是个心里很有数的人,知道他们必败,你未给他们提供帮助吗?”
姜靖阴沉着脸,也不答话,进门以后盯着陈耀,道:“陈……耀,你的武功何时恢复的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