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518章 先抄了曹家再说!

姜靖领着姜策来到客堂,让女官端来午饭,与姜策一边吃饭一边说话。姜策至今为至,还不知道曹家犯了何事,听说涉及谋反,不由吓了一跳,道:“外公家子弟都失了权力,只有数百家兵,连皇宫也近不得,怎敢谋反?”
这道诏旨十分突然,几乎与太后禁足曹家姐妹的懿旨同时发出。齐隶已经做好准备,为了防止意外,查抄曹家时除了情报司高手,虎卫营官兵,还带了二十名太史族人。
这道诏旨很简单,左丰写起来毫不费事,他的脑子转得很快,从这封诏谕里看出,姜靖这是一剑封喉,不给曹家留活路了。曹家若是查出的问题少,还能保住性命,若是参与的事情多,一旦查实犯罪证据,曹家就可能遭到灭门之祸。
紧跟着又下了一道旨意:姜策因闹宫案贬职,近日悔过自新,办差严谨,立下大功,升任虎卫营校尉。
左丰身为中常侍,掌管玉玺,平常并不跟在姜靖左右,大m•hetushu.com多时候呆在公房,闻召连忙过来,在一侧书案边坐定,援笔濡墨,静等姜靖开口。姜靖略一思忖,道:“原卫将军曹操,居心叵测,惹是生非,着情报司副统领齐隶带人抄没曹家家产。合族子弟接旨后在曹府集中,不得私自出府,待案情查明以后,按照律法处置。”停顿一下,又道:“曹家五年内出籍子弟,与曹家子弟同罪。”
吕布心道圣旨已下,太子如何会撒回旨意,又见姜策虽然哭泣,脸上却无悲意,恍然大悟,心道姜策这是担心外界风评不好,在演戏装孝子。吕布想了一会,道:“这样吧,你先起来,到阴荫处歇歇,我去见见太子,问问情况。”
吕布号称帝国第一战神,在战场上纵横驰骋惯了,浑身带有一股杀气,上前一站一喝,周围人不由有些惧怕,又怕惹火烧身,顿时一哄而散。吕布走在姜策身旁,道:“殿下这是干啥?有什么事进http://m.hetushu.com宫跟太子说,在这跪着干什么?”
姜靖下的这道圣旨,与办曹家的圣旨几乎一道发出,在外人眼中,姜策升职的理由是立功,很有可能是揭发外公曹操而立功。不管别人怎么想,姜策内心肯定十分忐忑,母族力量被一朝清除,再也没有什么依仗,要想在朝堂立足,肯定要紧紧依靠姜靖,绝对不敢再胡闹。
这件事姜靖心知肚明,所以没有派人到宫门前阻拦,其余大佬也能心思明白,无人过来搭理,只有吕布实诚,真的进门来求情。姜靖听说吕布说起这事,想想不出一下面不好,就与吕布一同来到宫门前,见姜策苦着脸坐在一旁,道:“老十三,闹什么闹?跟我进宫,先吃了午饭再说。”
吕布正好出门,望见宫门聚着不少人,让亲卫过来探听。吕布听说是十三皇子,不好不管,走近前来,向围观人群喝了一句:“看什么热闹?!该吃饭的去吃饭,该上值的和图书上值,谁敢胡说八道,小心你们的饭碗。”
午饭前,政衙、军衙下值时,见宫门前跪着一个人。大家感觉十分纳闷,一齐跑过来看,走近前不由吓了一跳,此人不是别人,正是十三皇子姜策。大家不明原由,不敢上前劝说,只是在旁悄声议论。
姜靖在众人出房后,拿着陈耀的供状琢磨,心道曹家只有数百家兵,如何能翻过盘来?难道背后策划了什么阴谋?还是自己身边隐有曹家重量级的钉子?姜靖思考一会,没有琢磨出什么异常,让人召左丰过来,拟定两道旨意。
曹家被抄的事情,是件轰动天下的大事,很快就传了出来。因为曹仁上次挑唆事,吕布得了姜靖点拨,自此对曹家印象不好,最初听说这件曹府被抄,认为这事实属正常,也未过于关注。姜策在宫门前哭求,也早传到各位大佬耳中,余人皆能猜出姜策的心思,出衙时都装着看不见,远远地避开。吕布在公房忙了一上午,未和-图-书注意这个消息,碰到这事多问了句,惹出这个麻烦,又不好不管,只得进宫来见姜靖。
姜策抬头见是吕布,泣道:“奉先公,太子抄了我外公家,太后让我母妃禁足。我求太子网开一面,太子不答应,我没有别的办法,就在这里苦求。”
办了姜策的母族曹家,禁足姜策的母亲姐妹,又升了姜策的职,这件事琢磨起来味道很足。自从姜靖临国以来,姜策就受到打压,在关羽部下时几乎寸步难行,十二皇子姜域升为营司马时,姜策只是部司马。姜策后来闹宫遭贬,被安排为虎卫营军侯,现在姜域已是营将,姜策刚升为校尉。虎卫营军官若是外放,可以升一级至两级任用,姜策若是外派,以皇子的尊贵身份,可能一步到位升为营将。
姜策回顾四周,见周围除了吕布亲卫,人们早已四散,听话地站起身来,自个儿寻处树荫坐下,眼巴巴地望着吕布进了宫门。
要说姜靖对付曹家的手段,完全是温水煮和-图-书青娃,办曹洪有证有据,曹操前来求情都不好意思开口。借故免了满宠职务,将曹仁兄弟调任闲职,其后通过许攸这个暗线,与新投奔来的杨修一道,让曹家弄出个合族请辞,一举拿下曹家子弟多人。旨意最后一句话,连提前出籍的曹冲也牵扯进来。曹家三姐妹被禁足,曹府被查抄,合族人员被软禁在曹府,曹家算是彻底完了。
上午议完事,姜靖召见步练师、孙玲珑、荀熙倩、何姑、丘遵、齐隶,责问情报系统对曹家监控不利,让众人各自回去查找原因,研究补救方案。
姜策听话地站起身来,规规矩矩地走到姜靖身边,又对吕布拱手说道:“多谢奉先公。”
外公家被抄,母妃被禁足,姜策却升了职,若没有点反应,外界如何评论姜策?姜策被逼无奈,明知旨意不可能修改,也得来求姜靖。姜靖自然不能允准,姜策算着时间,在军政两衙快要下值时,跪在宫门前为外公母妃求情,就是为了免遭别人非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