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528章 对付世家不心软!

这次行动之所以十分成功,十分彻底,与多年前姜靖向姜述的建言有关,情报系统、军工系统、监察系统不招收世家子弟,原先的世家子弟历经数次梳理,残余人员没有改变立场的,皆被调入军政两大系统,世家耳目已经失灵。
蒯越、蒯良皆是智谋之士,有才名,精通律法,对新法吃得很透,帝国初立时颇受姜述信重。蒯越、蒯良吃透新政律法的同时,开始琢磨律法牵涉不到的灰色地带,寻找出律法的漏洞,为族人亲朋谋取利益。参与天书案、走私案的蒯家人,并未涉及到蒯越、蒯良两位大佬身上。直到蒯炎等直系子弟得罪了姜靖,被神鸟机构盯上,查出不少犯罪证据,自此揭开蒯家案一角,致使蒯家兄弟下狱,后来姜述感念两人之功,赦免两人前罪,令回原籍养老。
左收听了,不得不佩服哥哥的心机和眼力。姜章不好和左丰强嘴,说:“对,中常侍说得有理。你管着宫中的事,说http://m.hetushu.com的话我也要听的。你放心,不会再出类似的事情,这事千万别让太子知道。”
帝国新律法已经修改诛连法,姜靖处理这事不能违制,也没有时间重新修改新法,姜靖处理这事有自己的办法。世家避祸的办法通常有两个,一是让涉案人提前出籍,二是寻心腹家人顶罪。
蒯越、蒯良兄弟遇赦回籍,心态发生极大变化,从风光无限的荆州第一世家,一下子落在黄家、庞家、蔡家身后,心理严重失衡,两人不仅不感念姜述的恩德,反而衔恨朝廷和皇家,更痛恨屡次与蒯家做对的姜靖。所以曹操在背后串连时,首先呼应的就有蒯家。
譬如这次对付蒯家,蒯家出仕子弟在这次集中抓捕中悉数落网,蒯越、蒯良等家族大佬,管理商铺、工坊、农庄的主要管理人员同时被捕入狱。事发突然,蒯家根本没有时间反应,无人串供使人顶罪,出籍人员也很少能满足出和_图_书籍五年这个条件。对付新政律法的两大杀手锏失灵,蒯家下场凄惨是难免的事。
姜章一听这话,赶快过来为左收说情:“中常侍,你别怪你弟弟,是我将他请进来的。近期母妃嫌我的字写的不好,左大人不是书法好吗?我才请左大人进来,帮助我提升一下书法。左大人只好留了下来,出宫时晚了些,我去讨了女卫的令牌,这就送左大人出宫。”
左丰点了点头,说:“殿下叫你,你当然应该进来。殿下刚才说的话是在夸你,你可不要太得意。殿下金枝玉叶,才能不知超过你多少,你来帮殿下学习可以,但千万不能误了殿下的学业,否则太子怪罪下来,可有你好受的。”
黄承彦由学职转任荆州别驾,来到荆州上任没有多久,恰逢官场地震,受波折的世家多达三十七家,荆州大族蒯家继蒯良、蒯越免职以后,此次遭遇更大的波折,合族涉案人员共计近千人,除了出任文武http://m.hetushu.com官员的子弟,其余人员涉及更多,合族精锐几乎一扫而光,仆从亲朋也有大量涉案者。
左丰与姜述相交于微末,深受姜述信任,现在担任中常侍,相当于中办主任,又掌玺印,寻常皇子也不敢轻易得罪他。姜章见左丰行礼,连忙上前搀扶,笑道:“中常侍,你是宫中老人,内府属你最大,你给我行礼,我可不敢承受。我最近住在别居,进宫时候少,算着有些日子未曾见到你了,近来身体好吗?”
左丰点了点头,又对左收说道:“弟弟,录试马上就要举行,你那里负责录试,千万把握好了,一定好生办差,不要辜负了太子的信任。有时间我出宫,与你好好聊聊。”
蔡庞蒯黄是荆州传统四大世家,帝国立朝初期,蒯良、蒯越一任交州刺史,一任东莱太守,皆是地方重臣,蒯家风头一度超过蔡、庞两家,一跃而成荆州世家之首。蒯家风光了十余年,姜靖在占城搞出天书案以后,蒯家每况www.hetushu.com愈下,先是涉入天书案,中了姜靖的计谋,子弟死伤不少。紧接着卷入走私案,不少财产被查封没收,子弟入狱者众多。此后蒯家列入姜述的黑名单,情报机构派人盯着蒯家要员,搜集蒯家的犯罪证据。姜靖统领美洲舰队首航,途经南海郡与蒯家子弟发生冲突,蒯家人又栽了一个大跟头。
这次曹操涉案被捕,供出许多情报系统没有掌握的新情况,又交出书房密室所藏大量世家的书信,蒯家再一次涉案。依照姜述的处事原则,或会查办涉案人员,将未涉案或只有轻微情节的人放过。姜靖在这方面与姜述不同,对于刑法刑律的理解,一直未脱出诛连的框架,出手十分狠辣,将涉案世家几乎连根刨出。
左收在一边忙道:“殿下叫我,我不敢不到。我也知道宫里规矩严,确实是因为练字忘了时辰。”
左丰点了点头,道:“承蒙殿下关心,老身身体硬朗得很。”说完,左丰望向左收,道:“你怎么进宫了?不知和_图_书道规矩吗?怎能夜里进宫?”
姜述处理案件的原则是疑者无罪,姜靖处理案件的原则是疑者有罪。曹操案涉及世家众多,姜靖只是挑选情节比较严重的下手,尽管如此,涉案人员还是很多,关键就是这个疑者有罪。
左丰做官这么多年,什么事情能够瞒过他这双法眼?按照宫中规矩,不管你有多重要的事,天黑落锁时一定要出宫。左收跟着这位皇子进宫,宫门落锁近半个时辰才出去,这事要是传到太子耳中,姜章怕是也挨斥责。当然,左丰不能责备姜章,刚才他说的话听起来句句都是好话,可是细心一想,句句都是规劝,都是说给姜章听的。
左收是左丰唯一的亲弟弟,当年父母双亡,因为生活所迫,左丰自宫进宫,换些卖命钱,将弟弟托付在远亲处。后来左丰逐渐发迹,在宫中置了处房屋,就将弟弟接到京城,后来送到国学读书,毕业后安排在政衙学曹任职,升得挺快,现在职别不低,为一司主官,类似现今的教育部司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