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584章 阴谋从刺杀开始!

张靖来回踱了几步,道:“发下海捕令,抓拿黄猛及身边诸人。”
姜靖睁开眼睛时,眼神里已有些颓丧的神色,这种机关布置精密,设计时肯定有道法高手参与,机关设定的距离经过精密计算。姜靖见铁栅栏距离头顶越来越近,无奈之下拔出缠在腰间的软剑,全力向铁栅栏斩去。只听“嘭”的一声,火光四溅,震得手臂有些发麻。姜靖不由咬牙切齿,愤愤地说道:“妈的,竟然是精钢打造而成。”
姜靖抱起张一平,一跃到了室外,长啸一声,然后将张一平放在地上,检查他的伤势。张一平身中十余剑,最严重的是在胸部,一剑侧刺入内,露出白色的骨头。
不久周围人越聚越多,姜靖理理头绪,望着左右众人,分派命令,道:“传我的命令,皇家别居许进不许出!此间消息,一律不得外传!违令者斩!”
姜靖清清喉咙,神色严峻,道:“刚才发生的事情,我想大家都已经听说了。我与风儿差点遇难,张一平身负重伤,现在正在抢救。事发地点在防卫森严的皇家别居,涉案人是通缉犯马谊,马谊竟然瞒过爪牙遍天下的情报系统,潜伏在九皇子身边数年。马谊以为我必死无疑,透露出不少重要情况,我判断黄猛已被司马徵夺舍,他就是此案的幕后黑手。根据近年我对黄猛的了解,此人智计百出,是个不容易对付的人。付丘身为帝国www•hetushu.com首要钦犯,当年容貌特殊,帝国君臣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也没有抓到付丘,直到付丘夺舍之后,才寻到他的尸体。夺舍黄猛的付丘,就是司马家族的司马徵,司马家族被族诛,我们皇家与司马家族的仇恨根本无从化解,是你死我活的敌我立场。黄猛原先是我左右,为了救我被司马徵夺舍,平常伪装得十分巧妙,我与父皇竟然未看出任何破绽。我现在给大家讲一讲付丘案的过程……”
姜靖闻讯心事放下大半,又传令道:“命令皇家别居诸位皇子,立即赶到皇宫议事。还有,通知在京公主,还有刘可、董睦也进宫。”
姜靖滔滔不绝地讲完,脸色凝重地说道:“在我小的时候,我记得家中十分和睦,各位姨娘相互礼让,兄弟姐妹彼此和睦。后来父皇立朝,为了争夺储君之位,各位姨娘开始存了念想,在某些人推波助澜下,后宫开始事件涉发。仅仅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就有多起,菲羽、熙影等都是阴谋的攻击对象。我讲这些,并非要秋后算账,事情都已过去了,在父皇的调停下,彼此之间已经达成谅解。我说这些事情的意思,是说以前大家为了争夺储君之位,是正常之举,现在我成为太子,又奉父皇之命监国,费了不少心力,稳固住政权,把持住朝堂,其间过程十分不容易。”
行到半途,于吉、左和_图_书慈追了过来,姜靖停住车驾,密谓两道:“你们带领琅琊宫高手,即刻面见淳于越。黄猛谋逆,淳于家族若是附逆,别怪我心狠手辣。”
南宫风道:“为了保护皇族的安全,皇子、公主及近支皇族子弟都已接进宫中,听说太子方才遇险,大都聚在外面,要来给太子请安。”
南宫风闻言,心中一动,估量一下铁栅栏的宽度,脱下外衣,疾快地拧起一条绳子,围着两根铁栅栏缠了几道系好,又去折了根案几腿,道:“太子,你过来帮下忙,精刚虽硬,但不是不能弯。”
接着转向一名太史族人,道:“你执我的手令,立即去护族者秘地,通知护族者全部出动,部分驻守皇宫,再分成几队,卫护诸位皇子公主。”
不久,消息陆续传了过来。周仓部在接应皇子公主回宫途中,遭受一批蒙面人袭击,士兵百姓伤亡四十余名,所幸周围巡兵赶到,这批蒙面人见势不妙退走,皇子公主只有数人受了轻伤。几乎在同时,在京的数名成年皇子,均遭到刺杀,所幸太史族人及时赶到,只有十二皇子姜域轻伤。
姜靖进了皇宫,即刻通知文武百官,升殿议事。周氏、万年公主、张宁,听说姜靖遇刺,也都赶了过来。姜靖换上朝衣,阴沉着脸,进了后殿,抬眼看见周氏三人,连忙换成笑脸,上前给三人问安。三人刚才问过情况,知晓当时险状,脸www.hetushu.com色至今还未恢复过来。周氏接着姜靖的手,郑重地说道:“这件大案不是为了私仇,而是想族灭皇家,太子千万要保重,你若有什么闪失,别人更难挑起这个担子。”
姜靖这次死里逃生,又见张一平浑身是血,心里怒火翻腾,取出软剑,与南宫风共同加入战圈,不一会将这些宫女全部刺倒在地。张一平见姜靖夫妇安全脱险,长吁一口气,笑容满面,道:“主公脱险就好……”话音未落,已是软软地倒在地上。
张宁凝眉道:“看来这次要来一次狠的,先整理情报系统,凡是有嫌疑的,暂时停职。保持信息畅通,保证情报的准确性,才可能抓获这班逆贼。”
姜靖扭头对南宫风道:“你将所有妃嫔、皇子、公主及诸位皇子家眷,全部请到后殿,我们先开个小会,再去开朝会。”
这话顿时提醒了姜靖,他比量了一下,见只需将两道铁栅栏拉弯,就能弄出一个钻出人的空隙,也学南宫风的样子,脱下外衣拧成绳,用案腿别在上面转动。姜靖和南宫风的外衣都是丝衣,结实而有韧性,两人拼命转动案腿,不久有了效果,精钢制成的栅栏开始弯曲。转到某种程度,就再也转不动,但是这个宽度,足以让南宫风钻出来。
说到这里,姜靖目送诸位皇子,道:“我不是贬低诸位兄弟,我自认为文武双全,是兄弟们的优秀者,而且母族、妻族和图书力量强大,要全面掌控朝堂都这么艰难。诸位兄弟能做得比我好吗?”
姜靖想了想,道:“都让他们进来,我们的对手太狡猾,若是皇族人不齐心协力,有被人各个击破的可能。”
姜靖在主位左侧设了两座,请太后和张宁落座,在右侧设了两座,请万年公主和卑乎弥落座。又在两侧设了侧案,请诸嫔妃落座,示意皇子公主和部分近支皇族族人在前方坐下。
南宫风钻出来后,见张一平那边危机涉现,运起身法疾快上前,伤了两人,又退了回来,想办法拓展栅栏间的距离。姜靖见用这个办法已经不能拓宽,拿案腿比量一下,用软剑劈成两条短棍,横在两根栅栏间推实,用拳头往内砸。这招果然好用,不一会,距离又拓宽了些,张靖试了一下,基本可以出去,见铁栅栏落到底部还有段距离,回身先将马谊塞了出来,又拼命拱了出来。
姜靖点了点头,道:“司马徽夺舍黄猛,隐藏得极深,又拿十二家族当晋身符,取得我的信任,从而有了时间布局。黄猛往昔是我身边近臣,又有阅读机密存档的权力,皇家对他而言几乎没有机密。这次事件也是侥幸,若是容他再布局几年,一旦发作,局面更难收拾。”
说完转身望着一名琅琊宫弟子,道:“你执我的手令,请于吉道长、左慈道长前往黄猛居处。”
姜靖试试张一平还有呼吸,让一名医官上前紧急处理伤势和图书,道:“发出急救信号弹,先将一平救好再说别的。”然后指挥众人,将院内诸女死的搬到室外,活的全部点中穴道,集中在一间房中。
姜靖从马超案开始谈起,再到付丘案发,齐隶、陆逊等人合力抓拿付丘的前后过程。说起来付丘确实是个人物,可以称为九命猫,运气好,又机智,身边还有数名忠心耿耿的族人相助,他的故事极具传奇色彩。
其实刚才打斗时,已经引起周围人的注意,但是未闻姜靖号令,也未见紧急信号弹,众人未经召唤不敢进来,这时听到姜靖啸声,众人进院一看,不由大惊失色,一时间发信号的,上前帮忙的,在周围搜人的,顿时纷乱成一团。
张三思道:“刚才望见北边升起信号弹,黄大人让我们先在家张罗,领着护卫过去救援了。”
除了远赴美洲的皇子,其余皇子除了姜华、张国等廖廖数人在任所,其余皇子皆已娶齐。公主们都未就国,嫁人的也在洛阳居住,应当说这次皇子公主聚得很齐。
姜靖从人丛中看到周仓,忙道:“元福公,你执我的手令,率领亲兵赶往国学,将在国学的皇子公主护送到皇宫,不用担心身份泄露的问题,要确保皇子公主的人身安全。”
黄猛居处就在别居南面,一行人进了黄猛居处,张三思和张四喜领着众人迎了出来,姜靖问道:“黄猛呢?”
姜靖皱着眉头想了一会,忽然下令道:“走,看看黄猛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