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585章 付丘如阴魂不散!

在场的卢毓起初暗自心喜,听到最后,浑身不由出了一场冷汗。谁都知道没有掌握军权的黄猛,对帝国政权的威胁远远升不到举国戒严的程度,姜靖却毅然宣布帝国进入战争状态,这是不是有意为之?姜靖的态度如此强硬,是否想借此绕开律法,对政敌展开残酷的迫害镇压?
太后在皇族威望极高,太后这话说出口,近支族人纷纷上前宣誓。其后万年公主带领众后妃,姜威带领众皇子,姜平带领众公主,在姜述影像前郑重宣誓。
殿内顿时哗然一片,在百官心目中,黄猛是姜靖嫡系中的嫡系,虽然不比周树、龚省等人,但是可以列入姜靖前十名亲信内。周树、龚省等人互视一眼,脸上都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,即使郭嘉、程立等人,也露出疑惑的神色。
待皇子公主七嘴八舌表完态,周氏站了起来,逐一扫视在场的每一人,然后郑重地说道:“我在这里表个态,后宫今后将是一个整体,谁若是在后面搞风搞雨,若怪我以家法制裁。这次我说了,敢干扰太子牵扯太子精力的,敢与对手联系的,这次绝不轻饶,到时莫怪我心狠手辣!”
下朝以后,卢毓满腹心事地回府,不久李胜上门拜访,卢毓挥手让左右下去,与李胜在客房密谈。卢毓面露忧愁,李胜却红光满面,笑道:“付丘真是给力,竟然玩了这么一出,平常声色不露,不料做了这么多事情。我们与他相比,真是自愧不如www.hetushu.com啊!我就纳闷了,付丘用了什么手段,怎么将马谊送进皇家别居的?”
姜靖在皇家别居下了封口令,除了几位大佬,大部分人还不知道这个消息,听了张靖这席话,众人开始小声议论。姜靖挥手示意一下,殿内顿时平静下来,姜靖接着说道:“凶手布局之精妙,策划之细致,算计之精确,让人叹为观止,若非风夫人急中生智,救了我的性命,相信此时京城已经血流成河。我遇刺事小,获悉的阴谋事大,我现在才明白,自从我监国以来,录试案、刘晔案等等这一系列案子,都有一只黑手在后面操纵。而这个黑手,就是我昔年的亲兵,不久前刚被任命为幽州刺史的黄猛。”
堂下百官多露出惊讶的神色,对于他们来说,夺舍只是很荒谬的传说,付丘又老又丑,能化身成年轻帅气的黄猛,难道是神仙吗?就在众臣暗自嘀咕时,姜靖顿了一下,接着说道:“大家不了解道法,也不了解世上的邪法,西方有种最恶毒的法术,名叫夺魄法。现在我也不讳言,敬妃就在殿中,当年就曾被人用此邪法害过,昏迷年余时间。后来父皇与琅琊宫诸位道长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敬妃才恢复意识。老十三前几天遇刺,也是中了夺魂术,救回以后昏迷不醒,最终侥幸擒获了凶手,才搜出解药,救了老十三。这些事许多人都参与过,因为事情有些违背常规,事发http://m.hetushu.com后都下了封口令,所以外界没有流传开来。大家可能会想,若是黄猛中了夺魄术,应该昏迷不醒才对,怎么会是付丘呢?这事许多人包括国教的长老也想不明白,后来审讯加害老十三的凶手,才知道西方这夺魄邪术修炼到高级阶段,可以通过一个夺魄壶为中介,将另一个的魂魄度到昏迷不醒的身体上。这件事情大家一时理解不了,我也不怕骇人听闻,再说说老十三遇刺这件案子。抓获加害老十三凶手的地方,是在天牢,彼时此人用长袍遮挡,正要收取曹孟德的魂魄,然后再寻找机会靠近老十三,让曹孟德的魂魄借老十三的躯体还魂。大家这次明白了吗?付丘是个很狡猾的人,在父皇和我的眼皮子底下,数年竟然没有露出一点破绽,若非这次遇刺,若非马谊得意忘形漏了底,我至今还被蒙在鼓里。付丘案大家都听说过,付丘是个什么样的人,大家大约有数,这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人!以前的付丘只是隐在暗处的毒蛇,冷不盯咬人一口,现在的付丘已经不一样,帝国于他而然没有什么机密!而且,他身边还有一波武功高强的高手,水平不低于那年闯我府第的人,寻常官兵根本抓不住这些人,这些人隐在暗处,是一件异常危险异常可怕的事情!我现在宣布,帝国进入战争状态,实行战事法令,敌人就是付丘为首的谋逆者,若是发现附逆者,族诛!”hetushu.com
后妃皇族全体上殿,这是立朝以来的首次,文武百官知晓肯定出了大事,全都停下声音,望着坐在太子座位上的姜靖,整个大殿鸦雀无声。
姜靖说到最后,咬牙切齿,语气森冷,殿下站立的文武百官不由浑身发冷。姜靖宣布帝国进入战争状态,一切以有利于战事为先,程序从简,可以不理律令,直接处理有嫌疑的人。这个命令下达,帝国暂时改为军政府,太子手持军权,根本不须商议,随时都可以随意挥舞屠刀。
姜靖望着众臣,道:“时已过午,诸位肯定没有吃午饭,但是今天这顿午饭,诸位没有吃,我同样没有吃,太后、皇后、母妃,还有我的弟弟妹妹们,没一人吃过午饭。因为今天出了一件大案,我,就在午前,在皇家别居,差点没命。”
统一皇族思想认识以后,姜靖带着众人来到前殿。在京的文武百官都已聚齐,姜靖与万年公主搀扶着周氏走上殿堂副座坐下,张宁、卑乎弥等一众后妃侍立在周氏身后。皇子公主及近支族人分为两班,站在文武百官身后。
姜靖叹息一声,道:“大家还记得付丘吧。不错,正是南州付丘,被列为帝国首名通缉犯的付丘,这位付先生策划了马超案等一系列大案,六师兄、七师兄费尽心力,也没抓到此人,直到我赴太原途中,才发现了此人尸体。事实证明,付丘至今未死,而是化身黄猛,一直潜伏我的身边,甚至父皇也未发现此人的破和-图-书绽。”
长公主姜平率先响应,道:“太子说得我响应,我们即使帮不上你的忙,也绝不会拖你的后腿。”
说到这里,他环视众人,见无人说话,道:“我不说能不能,只说很难做到。其实掌控朝堂有个十分简单的做法,抓住兵权,放任世家管理朝政。但是这样做有个很大的弊端,就是皇家会被世家逐渐架空,久之就成了空中楼阁,一旦在某个方面出现漏洞,就可能被取而代之。大家熟读史书,知道落魄的凤凰不如鸡的道理,失去权力的旧皇族,下场肯定十分悲惨。父皇和我这些年费尽心力做的事情,就是稳固江山,稳固皇家的绝对统治。我这次遇刺,才洞悉对手的阴谋,对手不仅想从肉体上根除我,而且想借我的死兴风作浪,不仅仅是在座的兄弟们,还包括远在美洲的兄弟们,都是他们的攻击目标。将有能力的兄弟铲除掉,扶持一个没有能力的兄弟上位,他们不是可以唐而皇之的夺取政权了吗?你们可能认为我在危言耸听,是因为你们没有经历过,没有见识过,甚至没有听说过。大家可能以为黄猛只是一个文人,核心只有几十个人,甚至只有几个人,如何能够与我们皇家为敌?我们皇家核心有多少人?可以完全信任使用而有能力有多少人?我们的力量建立在牢牢地控制了政权,若是我们失去对朝堂的控制力,我可以断言,一个卢家就可以轻易让我们姜家翻不了身。我之所以召集大家会议,向大http://m.hetushu.com家敞开心扉说话,是因为我们皇族将面临一个十分危急的关头。付丘在南州不到十年,发展的力量让人感到恐惧。黄猛这些年做了什么事,联络了什么人,是否联合了几大世家,都布置了什么局,我目前一无所知。我深知此人的能力,肯定会有无数的手段等着我们。一个自以为掌控天下兵权,掌控三大情报体系的太子,竟然不知对手的布局,甚至在之前都没有得到一点消息,大家感觉好笑吗?我没有感觉到好笑,而是感觉到恐惧,真正地不知源头的恐惧。原本付丘就是很难对付的人,但是那时他身边的高手数量不多,而我们有三大营,有南军北军,有琅琊宫弟子保护。现在付丘今非昔比,身边有淳于家族的高手,若我猜测不错,在十二家族高手西上铲除西方宗教及江湖派别时,黄猛肯定利用淳于家族的力量,暗中网络收纳了大批人。大家应该还记得那年有人闯我府第的事情,二十余人竟然令官兵护卫束手无策。现在付丘身边的人,应有不少这样高来高去的高手,普通官兵在他们眼中根本没有什么威胁,所以我们现在面临最大的威胁,就是人身清除,也就是对手的暗杀行动。在这种情况下,我的主要精力将用在对付这波人,在外敌没有清除以前,我希望在座的每一人,都要尽心尽力的帮助我,至少不要拖我的后腿。我现在的使命不是为了我自己,而是为了整个皇族的安全,为了我们皇族的统治可以延续下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