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602章 付丘泄闸门秘密!

唐三足闻言心头剧震,他已数年没有唐芙的消息,唐芙当初并未嫁给闵祥,难道她后来跟了闵祥,后来惨死在杨春等人手上?唐芙虽然只是他族妹,但是两人极熟,又共同行走过江湖,说一点感情没有是假的。若是唐芙真死在杨春手中,以杨春等人的手段,她死前肯定遇到非人的折磨,想到这里,唐三足心头就不由发紧,暗道杨春等人如此作孽,惨死在黄猛手上也属罪有应得。
闸门开始时是个互助组织,由一些赦为平民的异族人发起,旨在救助遇到困难的异族人,取这个名字的意思是希望这个组织如同闸门,将同胞的苦难截断。大齐帝国对外扩张时,对异族人毫不客气,顺者不昌逆者亡,不少异族人对帝国心怀不满,尤其是那些被贬为奴籍的异族贵族。相对于汉人庞大的人口数量来讲,闸门核心人数不多,又未闹出什么事情,无论姜述还是姜靖,并未对他们挥起屠刀。
付丘笑道:“今天你若不出手,我也会杀了他们其中一人,大牢……对于我来说,来去自如。待会我给你个人头,你拿着去见张椿,只须……这样说,张椿不会再怀疑你的。”
唐三足一怔,道:“就凭那些亡国奴?我看够呛!”
付丘温和地笑笑,道:“你现在算是说出真心话了,唐芙是你的妹妹吧,她惨死在杨春手中,你肯定深恨杨春他们,所谓爱屋及乌,也可以说成恨乌及屋,你其实www•hetushu.com也不满意朝廷的作为。你为何不出籍,我们合力折腾一番?”
付丘站起来,道:“你放心吧,张椿我熟悉得很,你按我说的做,他肯定会释疑的。玉梨花……你小心些,她是姜述培养的第一批情报人员,很难对付,一点破绽就可能让她起疑心。我不多说了,再说有离间你们夫妇的嫌疑。”
付丘声色不动,道:“这次你暴露出来,其实是件很可惜的事情。我们这次见完面,不会再有相见的机会,你是你,我是我。这个忙我帮你,再让我的人出些力助你上位,我也不要求你回报我太多,以后办案时,只要牵涉我的人,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就行。以你的能力,做到这点,是十分简单的事。我们相安无事,今夜的事情也再无别人知道。你能为了朋友甘冒奇险,说明你是值得交往的人,你又帮了我的忙,也替闵家人复了仇,就凭这几点,我不会害你的,即使我们三人未来下狱,也不会说出你半点事情。”
唐三足重新坐下来,但正如付丘说的那样,对马绵端上来的茶水,只是拿起来做样,却是滴水不沾唇。付丘声色不露,道:“姜述早在多年以前,就建立了两套情报系统,一套是情报司,一套是神鸟机构。情报人员分为两类,一类是情报员,由各行各业的人组成,便于搜集传达情报。还有一类,就是你这样的暗子,其hetushu.com中分为两个来源,一是从江湖中招揽的高手,你就属于这一类。但是最重要的是另外一类,就是姜述亲自调理的一批人,玉梨花就是其中之一。你应该记得搞得西门家族差点灭门的柳眉,她也是这批弟子之一。姜述亲手调教的人,无论文才武功心智,当世都是一等一的人才。”
唐三足摇头道:“我现在怎有心情喝茶?家中情况也不知怎么了,只愿如先生所说那样,以后的日子可以恢复成原样。”
绵儿闻言望了过来,见唐三足站起身来,笑道:“唐大侠也太心急了些,水烧开了,喝杯茶再走不妨。”
唐三足又是一怔,道:“闸门有这么多高手?”
付丘笑道:“这些凶案都不是我的人做的,你信吗?”
唐三足默然一会,道:“我做的事情为了一个义字,先生的案子却比天大,我出了事,至多是我这条性命,若与先生有牵连,家族都会受连累。先生好意,在下心领了。”
付丘轻轻摇了摇头,道:“这些手法对付别人好用,对付我们……你放心便是。”
唐三足脸色数变,这些都瞧在付丘眼中,付丘见唐三足目露凶光,虽然很快掩饰起来,他并不知道唐三足的真实想法,以为自己的话让唐三足触起仇恨,温言说道:“人死不能复生,还是想开些好。马谊跟随我多年,曾经救过我的命,死了也就死了。要想做大事,就是忍受别人不能忍受的痛和图书苦,因为一个人的死亡乱了心态,能成什么大事?”
付丘正色道:“闸门这几年发展很快,发展了许多西方宗教及江湖门派的残余高手,闵家人在里面有举足轻重的位置。只要闵家人有一人活着,肯定会想办法杀掉杨春等人。根据我对闸门的认识,他们这次如此大动干戈,肯定有了详细的计划。其实闸门的人很可怕,一群不怕死的人聚在一起,是一股让我都发怵的力量。”
两名女子分别又点起几盏风灯,室内光线顿时亮了起来。唐三足这时环视一周,见室内案几卧具俱齐,还有一个烧水煮饭的小灶,他眉头微微一皱,道:“小灶里的烟,会将人引来。”
付丘给自己倒了一杯茶,喝了一口,眼神变得犀利起来,道:“这个你就别费心了,闸门的人与他们不共戴天,就是我们不出手,闸门的人也会要他们的命的。”
唐三足点了点头,不屑地笑笑,道:“闸门?这些亡国奴能有什么用?刘阿大父子是他们的骨干?”
唐三足沉默一会,道:“杨春能杀掉吗?”
唐三足一听,反而不急了,道:“噢,还有这事,我现在突然感觉口渴,喝两杯茶再走吧。”
付丘摇了摇头,道:“他们父子与闸门有一定关系,但他们与闸门不一样,算是我的人。”
付丘转向一名女子,道:“绵儿,你带唐大侠去一趟,现在城中高手太多,你来回要小心些。”
唐三足去了心事,道:和*图*书“人头在何处?”
唐三足盘算一会,道:“琅琊宫有门绝学,可以借助催眠获得人的口供,这……”
见两位女子开始生火烧水,唐三足眉头逐渐舒展开来,对面前这位付先生暗自钦佩,现在城内高手如云,这位付先生却毫不在意,在如此情况下,竟能安然地烧水品茶,只凭这份心态,也算当世一位人杰了。
唐三足了解的情报很多,知道大约怎么回事,道:“她也死在杨春等人手上,从某个方面来说,我们有共同的敌人。我若安然回去,再参与谋杀杨春和关场很难。但若留他们两人在世上,我又感觉不甘心,不知先生有何妙策?”
在摸不透真相的前提下,唐三足不敢贸然说话,他知道说的越多,漏洞就越多。唐三足默默地跟在付丘后面,两位女子跟在他身后,四人都没有说话,付丘在前领路,很快来到棉花屯的最深处。这时年少的那名女子上前,黑暗里看不清她如何摆弄,只听吱吱一阵响声,地面上忽然露出一个米许方圆的洞口。
这时另一名女子点起一盏风灯,当先而入,唐三足犹豫一下,跟着黄猛进了密室。四人刚进密室,又听吱吱几声响,上面的洞口已经封住。唐三足抬眼四顾,微弱的光线下,只能看出密室面积不小,感觉里面空气也很清新,心道付丘委实了得,竟然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在此处弄出这样一个密室,若非他带着自己进来,寻常人如何能寻到此处?
www.hetushu.com丘坐下来,笑道:“你们唐家人,轻易不会喝别人的茶水。你不是口渴,是想了解玉梨花的事情,我可以告诉你,对你以后有好处的。”
付丘淡然一笑,道:“你深恨杨春这组人,今天杀了宁平,也没想到会暴露身份,却不知贾葵等人对你并不放心,你的一举一动都在他们监视下,所以你虽然做了不少文章,以期证明你没有作案时间,但这要建立在别人没有怀疑你的前提下。不过,若我帮忙,可以帮你遮掩过去。而且,你以后会得到张椿的重用,或者能入太子的法眼,成为情报系统的大佬。”
黄猛点点头又摇摇头,道:“不能算是我的人,你应该也听说过,异族人有一个组织,名叫闸门。她们算是闸门的人,闸门跟我是同盟,但并非是我的人。”
唐三足转了几个念头,忽道:“付先生,我不知道你要做什么,也不想沾上你的边。今夜与你相见,只因听过你的大名,心中好奇,但是不管如何,我绝对不会泄露你的行踪的。”
付丘笑笑,道:“通风口连在后面灶房的烟道,只要用得不太频繁,一般人不会察觉出异常的。”
唐三足默然一会,道:“你能在郡衙内杀人,的确不简单,我若无家族拖累,很愿意助你一臂之力。以你现在的潜势力,何不低调一段时间?在这个风头上搞出这些事情,不是引火烧身吗?”
唐三足点了点头,脸色显得十分凝重,忽然问道:“大花小花是你的人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