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606章 太守女儿是暗子?!

唐三足也是肚子里能装事的人,在场合上装得若无其事,草草吃完饭,以公务紧急为名辞了出来。玉梨花过来送他时,唐三足见四周无人,向餐厅方向指了指,道:“那女子是谁?”
唐三足忽然记起一点,在凶手的情报中,宁平已经被他杀了,昨夜接宁平回衙时,宁平一直易容,没有露出真面目,凶手昨夜的目标应该是杨春才是。若是宁平是暗子的话,黄猛肯定不会与他见面,那么杨春的嫌疑就大了。但是杨春与闵家人有不共戴天之仇,又怎会与闵家人共事,成为黄猛的暗子呢?
唐三足又不能怨恨张椿,张椿将这么复杂难缠的任务交给他,说明认可他的能力,如果他最终不能出上力,于破案用处不大,就辜负了张椿的信任。到了那个时候,唐三足自己也会感到惭愧,只有自请寻地隐姓埋名隐藏了。
他并不想怀疑杨春,因为杨春与闵家人有灭家之仇,在未杀尽闵家人以前,他心中的仇恨很难放下。那么,是不是宁平?宁平从郡衙逃离,是想避开仇杀,还是想借机逃走?恰恰在他要被杀的这天,凶手没有一点动静,怎会这么巧?
唐三足摇了摇头,道:“若非孪生姐妹,还真寻不出如此相像的人。得了,你也甭住这里了,搬到我那里住。我怎么觉得哪个地方也不安全。”
唐三足真是傻了,他原以为那天跟在付丘身边的女子,一个是马绵,另一个是马长和_图_书,没想到竟然是关小姐。这就说明,付丘在官衙的暗子竟然是关靖!堂堂的太守是暗子!整个郡衙对于付丘来说,就是完全透明的!
在调查完后,唐三足回了一趟他与玉梨花的住处,大花与小花已经回来,见唐三足进门,一起上前问安。唐三足不动声色,与两个丫环聊了几句,没发现什么疑点,道:“关夫人接夫人去住几天,你们这几天守在家里,不要乱跑,有什么事情去衙门寻我。”
唐三足从衙内来到郡衙东北边的关府,刚进家门,遇到一位年青貌美的小姐,他不由心神剧震,望着小姐目瞪口呆。原来这位小姐不是别人,而是付丘身边除马绵以外的另外一个女子。
回到衙门时,正好是午饭时间,唐三足正在犹豫,有人寻了过来,道:“我家夫人请姑爷过去吃饭。”
玉梨花坚定地说道:“芸妹妹绝对不会与黄猛有任何瓜葛,这点请你相信我!”
杨春基本没有嫌疑,因为他的同胞弟弟同样被残忍地杀害了。若说杨春给敌人通风报信,他总该有个动机吧,显然他没有任何动机。情报工作最害怕遇到这样的迷雾,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以前,没有办法完全相信任何人,甚至是你的上司。想到此处,唐三足不由有些泄气,认定杨春没有嫌疑,嫌疑最大的就是宁平,若是宁平再无一点嫌疑,凶手该是谁呢?
玉梨花笑道:“你说的是芸妹妹和_图_书吧,关太守的独生女儿关芸,眼光奇高,现在还没寻到婆家,有合适的帮助物色一下。”
唐三足苦笑道:“好,依你!我这就去寻马长的画像去。你小心些。”
唐三足强自压抑住恐惧之心,跟着这女子来到餐厅,见关靖并不在房内,房内餐桌前,只坐着关夫人和玉梨花。关夫人见唐三足进来,笑道:“好,好,那天见了你,我就觉得梨花找到了人,听梨花说起你来,果然不错!来,快坐下吃饭。”
玉梨花郑重地点了点头,轻声笑道:“我都听你的。”
根据张椿手中的档案,宁平好色,缺点很明显,但他平常不好杀戮,人缘不错,他为什么会卖身投靠对方?他实在无法对宁平进行判断。唐三足这样翻来覆去,将玉梨花惊醒过来,他问道:“梨花,你说杨春或宁平会不会是付丘的人?”
这位女子却似不认识他,脸上挂着半遮半掩的诡秘笑意,觑着唐三足的表情,吃吃笑道:“你是梨花姐姐的夫君?你这样看着我,不怕梨花姐姐吃醋吗?”
“什么?”玉梨花大吃一惊,道:“不会吧,小芸怎会与黄猛挂上关系?莫非两人长相酷似?”
内心发泄一通之后,唐三足感觉好多了,然而,在他奉命出衙调查取证时,他的心情又糟糕起来,此时他看到周围的行人,总感觉像有凶手在跟踪他。
唐三足道:“若是有事,他们会过来找我,若www.hetushu.com是无事,过去我也是闲着。”说完,打发大花和小花上街买东西,等两人出门,唐三足道:“你收拾一下东西,随我搬去衙门,这里太危险了,这几天让大花和小花住在这里就行。”
从目前郡衙的情况看,后来的岳石、沈姑的嫌疑应该排除,之前的人,张椿肯定不是暗子,难道是关靖?也不对,他是多年的老太守,不大可能被人收买。剩下还有杨春和宁平,难道他们两人中有对方的暗子?
唐三足现在已经了解到玉梨花隐藏最深的秘密,也清楚地知道了她是真心真意的,如果一切顺利,破获此案后,玉梨花嫁给他已是板上钉钉的事情。也就是因为如此,唐三足此时不得不为玉梨花的安危着想,但是玉梨花根本不相信,这让他感觉很为难,也很无奈。
唐三足之所以将玉梨花接进官衙,其实他有些不安,或者说感觉有些害怕。面对那些神出鬼没的凶手,谁敢说自己不害怕?该死的杨春,这都是他招惹来的麻烦。他知道,在这个时候,他没有理由找其他人发脾气,也只能迁怒于杨春。
唐三足也点了点头,他认为在郡衙内,玉梨花肯定有自保的能力,他的心情放松下来,道:“你多留意些,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。”
唐三足附在玉梨花耳边说道:“我尊重你的选择,但是不论什么时候,都不要轻信任何人,现在你的安危在我心目中是第一位的。”http://m•hetushu.com
唐三足压低声音道:“那天我与黄猛见面时,他身边两个女子,一个是马绵,另一人长得与关小姐一模一样。”
唐三足留了个纸条,让大花小花两人看家,与玉梨花来到衙门。玉梨花是关夫人的义女,就在关靖家的客房安顿下来,至于唐三足,在张椿居处隔壁讨了间房子。无论是唐三足还是玉梨花,正是密里调油的时候,但在这个关键时刻,他们还是选择了安全第一。
这个暗子通常有两种办法隐藏自己,一是深深地躲起来,所以必须得深入挖掘,看看是否还有其他同伙,不要只看已经掌握的线索,还必须得根据这些线索去发现新目标;二是最阴险狡滑的罪犯总是以最诚实可靠的面目出现,所以,要到那些清白得无可挑剔的人身上去找线索,也许暗子就在他们中间。
谈到这里,唐三足感觉该说的已经说完了,再没什么值得再说的了,便想告辞离开。他想去找张椿,与他汇报这次突发事件,尽管他认定那个女子与关小姐气质上有很大不同,但他实在不敢想象世上除了双胞胎,竟有如此相像的人。此外,他今天还想去看看杨春和宁平,试探一下两人的口风,以判断两人是否存在可疑之处。
迎着玉梨花关切的目光,唐三足一时不知如何说才好,若是一旦关家与付丘有联系,万一由此失去这样一个可心的女人,将是无法弥补的损失。但是以玉梨花这些年的阅历,怎能瞧不www.hetushu.com破关家人的秘密?唐三足此刻感觉无从判断,面对如此复杂的局面,更应该小心探询,仔细权衡,晚做决定。
唐三足之所以如此小心,是因为他担心黄猛发现宁平没死,或者宁平根本就是黄猛的暗子,那么他就再也得不到付丘的信任,说不定还要遭到付丘的凶残报复,所以说玉梨花一人住在这里,实在太不安全。
唐三足索性不再去想,精神头上来,又弄了玉梨花一会,折腾到天色都放亮,终于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。日上三竿,唐三足才睡起来,吃过早饭,玉梨花道:“你不去衙门了?”
若是见到付丘以前,唐三足虽然也查案,但是未必如此担心。现在他意识到,付丘随时会发现他没有杀死宁平,也就是说唐三足欺骗了付丘,并从付丘嘴中得到了一些有价值的情报,是否会让付丘雷霆大发,杀他或他身边的人泄愤?
然而,从目前的情况看,除了杨春和宁平,他可能成了处境最危险的人,事情远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。他所面临的已不再是能否破案的问题,而是能否活命的问题了,因为他欺骗了黄猛,并成功地从黄猛那里探得消息,很有可能被凶手视为谋杀目标,所以他现在已是深陷其中,不能自拔。
玉梨花认真地想了想,道:“杨春肯定不会,若杨春是付丘的暗子,他不会杀那么多闵家的人。宁平若是付丘的暗子,也不大像啊,布置这样的暗子不容易,何必这样毫无价值地暴露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