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607章 众巨头集思广益!

玉梨花笑笑,道:“你不知黄猛的来历?黄猛其实就是付丘,付丘就是鼎鼎大名的明镜先生司马徵,司马家长房次支嫡子。”
岳石这时插话道:“卢家与冀州世家也同根连枝,郡衙世家子弟为吏者不少,总不能都防着这些人,那样的话我们的人手也不够。得拟出个大概名单出来,何人不须防,何人重点防,这事也得抓紧办理。”
张椿拍手道:“此计甚妙,嫌疑人是谁?总得有目的的设局吧。我怀疑杨春,所以时至如今,我也没告诉他宁平还活着的消息,他现在身边有护卫保护,同时也在我们的监控下。要想试试杨春是不是暗子,就要保证关小姐可靠,先想个法子,试试关大人与黄猛有关联没有。”
唐三足的话一出口,室内顿时沉寂下来,人人脸色凝重,都在思考这个可能性。
唐三足仔细看了一会,摇了摇头,道:“那女子肯定不是马长,长相大不一样,即使易容也不可能!”
若说凶杀案的卷宗,唐三足了解的事情很多,涉及其它的事情,唐三足原先并非神鸟的核心成员,知道的事情比玉梨花要少得多,听到这里,不由犯了迷糊,道:“卢家是五大世家之一,从来不与平民通婚,怎会相中黄猛?”
岳石眉头紧皱,说道:“益德将军是涿郡人,不若以娘娘归乡省亲为借口?”
木梨花眉头一皱,道:“也不是没有可能,卢http://www.hetushu.com家平常行事虽然低调,但是卢植卢毓父子都不是省油的灯,若是有事,便会是天大的事。不行,你带我去见一下张大人,现在情报系统精英都被吸引在中山,莫中了付丘的调虎离山之计!”
张椿想了想,道:“上次处理的那批世家子弟,有些离主支较远未受牵连的,这些人是重点提防对象。还有卢家及其与卢家有姻亲的世家子弟,这些也需要重点提防。除去可以信任的自己人,其余的也要调查一番。”
玉梨花望着地图看了一会,道:“我想他带着卢家小姐在身边,最近肯定会与卢植会面,卢植现在严密监管中,他近日或会去涿郡!”
要说大局观,由姜述亲自教导,跟随甄姜主持过情报司工作的玉梨花,的确非同一般。她从一点线索联想到一个重要问题,而这个似灵光显现的问题,一点证据也没有,若是常人肯定会忽视,但是玉梨花心态却非常人可比,兴起这个念头,当着张椿的面开始剖析里面的内因,竟然推出一个令人震惊的结果:黄猛与世家是一路人,他们伙同反帝国势力,共同目的无非只有一个:掀太子下台,挑起帝国内乱,重新瓜分权力。
玉梨花与中山官场很熟,看完名单,道:“若以诸位方才的观点,头一个要提防的是关太守。关太守既是幽东世家出身,又是卢家的姻http://www.hetushu.com亲,但是关太守是公孙瓒将军的亲信,也算是太子系。关太守是个明白人,知晓附逆的危险性,我认为关太守没有与黄猛串通的胆量。而且,我担心这份名单若是泄露出去,会让这些人离心,再有人挑拨离间,有些中立的世家子弟也会依附过去,于大局不是一个好事,这其间的度要好好斟酌一二。”
从关府出来没有多久,唐三足又与沈姑重回关府,沈姑的职级不低,又是姜靖信重的人,关夫人和关小姐都迎了出来,陪着她在主堂说话。唐三足借着这个机会,拉着玉梨花来到一边,小声将刚才议事的过程说了一遍。玉梨花听完,笑道:“关夫人是杨家嫡女,你想想大户人家姐妹能少得了?姑表、姨表姐妹更多,若是深查起来,恐怕得查很长时间。”说到这里,玉梨花凝眉沉吟一会,道:“我记得芸妹妹有个表姐,比她年纪略大一些,面貌有六七分相似,不过她那表姐是卢家嫡女,怎会与黄猛搞在一块?噢,对了,卢家曾与黄猛有婚约,莫非那个女子是卢家嫡女?”
唐三足恍然大悟,道:“若是这样说,黄猛与卢家有联系,中山这些凶杀案,会不会是掩护卢家这些世家做什么大动作?”
张椿心头一震,点头道:“夫人说得对,闸门以异族人为主,只需抓捕奴籍的异族人,再对赦为平民的异族人予m•hetushu.com以监控,就可以解决信息通道的问题。但是内奸藏得很深,如何甄别?”
岳石比玉梨花年纪要大,职务又是情报司副统领,对玉梨花却不可忽视,布置左右传出情报以后,问道:“玉夫人,你说黄猛现在躲在何处?”
玉梨花的话如同画龙点睛,张椿眼前似突然出现曙光一样,道:“看来这次得好好布置一下,别让黄猛再次逃走。”
张椿思忖一会,下了决断,道:“事不宜迟,第一件事立时着手去办,第二件事我立即请示太子。”
玉梨花争辩道:“内奸若不寻出来,我们这边一动,付丘立马就会得到消息,还怎么抓捕?”略顿一下,道:“我想出一个办法,也不知行是不行。既然芸小姐与卢家女酷似,就让芸小姐扮成卢家女,伪为被抓捕的样子,我相信内奸不会无动于衷的。”
张椿此时如同仙人指路,眼前一片开朗,原来黄猛在中山玩的这一出,根本都是虚招,弄不好这些凶杀案,只是其中一枚暗子,配合数名高手所为。黄猛前番现身与唐三足见面,并非因为张椿布的局瞒过了他,而是让唐三足传出话来,黄猛就在中山,从而吸引东宫和情报系统的大量精英来此。
沈姑从怀里掏出一份名单,递给张椿道:“我们的人调查出一个名单,或许可以当成参考。”
张椿自从来到中山以后,面对这种奇诡局面,脑子像是短路一样,三大情和图书报体系暗中追查,也无有效线索。张椿最后苦笑道:“沈统领,你是女子,与关夫人好沟通,能不能前去问问。还有,三足,玉梨花是关夫人的义女,你让她也问问相关的情况。若是关小姐真与黄猛是一路,事情将会变得更加复杂,我真得不希望这件事是真的。”
张椿前几天焦头烂额,他已将凶杀案的细节报到京城,他并未推卸责任,检讨了自己犯下的过失,并在上书中表扬了唐三足。张椿听到唐三足报来的这个消息,怔了好大一会,一时间也想不透究竟是怎么回事。
玉梨花默然一会,道:“卢家在幽州根深蒂固,与幽州世家相互通婚,势力盘根错节,一时很难理清。若地方上无人配合,我们的举动就会暴露在卢家的眼皮子底下,还怎么伏击?现在有两个方案,一是守株待兔,在中山通往涿郡必经之路上设下埋伏,但是这个方案有个致命的弱点,一旦黄猛不走这条路,或者已到涿郡,然后从涿郡到别的地方,我们的布置算是白费了。二是有幽州世家配合,寻个别人不易生疑心的借口进入涿郡。”
急匆匆赶来的岳石等人也摸不着头脑,张椿最终苦笑道:“若无别的办法证明关小姐与黄猛没有关联,看来只能暂时将关小姐软禁一段时间。”
玉梨花环视一遍室内众人,道:“且慢!有两件事情需要立即办!”
唐三足从会议开始以来,若无人问他,他一句话也hetushu.com没有说。玉梨花提及黄猛可能的去向,又建议抓捕黄猛的方案,包括如何避免泄密等问题,他都有不同的看法,在对待世家这个问题上,他更有不同的认识。他虽然未看名单,但从众人的言谈举止看,这是要将非太子系的世家子弟打成另类,他的内心忽然涌出一种不安,脱口而出道:“莫非黄猛的目的就在于此?”
遇到这样奇怪事情,张椿的头顿时大了一圈,让人将岳石、沈姑、贾葵寻来,并让人寻来马长的画像。马长原是宫中女官,宫中有她的画像,这次张椿奉命抓获黄猛,带着资料很齐,里面有马长的复制画像。
张椿看完,喜道:“这就省事多了。”说完,将名单递给玉梨花,道:“玉夫人,你看一下,有没有什么异议?”
沈姑忽道:“关夫人当初只生了这么一个女娃,没有双胞胎姐妹?世上还有姨表、姑表、堂姐妹的儿子或女儿长相极像的。”
张椿立即写了一封信,亲手交给岳石,让岳石以最快的时间通报姜靖。张椿现在脑中有了头绪,人也变得精明起来,召集岳石等人道:“立即向情报系统上下发出警示,密切关注境内各世家的举动,一旦有异常情况,第一时间向上级汇报。”
张椿现在对玉梨花打心眼里佩服,闻言并无不悦之意,道:“请玉夫人指教。”
玉梨花一字一顿地说道:“挖出内奸,弄断付丘消息之源。通缉闸门,掐断付丘消息通道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