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613章 进入秘地见付丘!

马长虽是四义女中的老四,但是论起机智,却以她为上,原先隐藏宫中,惹出不少风波,下药毒害姜莉时才被齐隶识破身份,喜怒不形于色,十分不好对付。马长听出话音,挥手让众人退后,手持火把上前,道:“这次我可以一睹你的真容了吧。”
唐三足到了井底,见井底有一条横道,洞口仅可供一人出入,听里边有声音传来,他犹豫一会,钻了进去。顺着横道钻了几十米,前方突然出现一间密室,里面点着油灯,马长正站在室内等候。
两人寒暄几句,唐三足却不说正题,黄猛环视室内诸人,笑道:“这两位都是贱内……”指着那位婢女道:“那位是愉如夫人的丫环,都是我信赖之人,唐兄有话就讲。”
唐三足又是苦笑一下,道:“若是遇到官兵,我还能来到这里吗?”
唐三足点了点头,道:“不错,事关先生生死,不得不潜藏行迹而来。”
不一会,黄猛带着两名女子出来,其中一女是马长,另外一名女子年纪十七八岁,走起路来与常人不同,天生一幅媚骨,害得唐三足咕嘟咽了一口唾液。
马长想了想,道:“这样吧,你先在庄中安顿一宿,明日我让先生来见你。”
唐三足急道:“这怎么行?事情紧急,万万耽误不得。”
女子一怔,分开众人,上前打量唐三足一会,道:“你认识三姐?”
黄猛问道:“出什么大事了?”
这所m.hetushu.com居民点看似不大,却是付丘藏身地的出入要道,因为近日风声很紧,马长这些日子一直带人守在这里。唐三足不知此处悬崖处隐藏着进出密道,本想这个路口防备松懈,未料到这个路口正是防备重点。
付丘的居处在村后,占地面积很大,因为已经到了晚上,除了几名守夜的人,并没有他人走动。守夜人见到马长,恭敬地行礼问安,并无人上前询问唐三足,任由两人进了内院。
马长细看唐三足面貌,没有一点印象,道:“请教尊姓大名。”
唐三足苦笑道:“现在兵马围住四周通道,正从外往内逐步搜寻过来,除此之外,还有大批高手赶了过来。你想我都能寻过来,那些高手又如何寻不过来?据我猜测,先生这边肯定有朝廷的暗子。”
唐三足环视客堂,见室内布置十分简单,但是物品十分讲究,给人一种古朴典雅的感觉。不一会,婢女端上茶来,唐三足守着婢女的面,不好拿出东西验毒,只是端在嘴边装装样,然后闭目养神,实则耳朵一直在留心周围的动静。
唐三足道:“这事只是湊巧,我来的途中,差点让两名异族人害了,不敢走山路,从山林中徒步而来,恰好寻到那个村落,因为不知虚实,到了天黑才摸进村子。原本以为那条背靠悬崖的路,应该没有岗哨,不料正好撞到点上,还好我见了四m.hetushu.com小姐的面,猜测应是先生的心腹亲信,就让四小姐带着我过来。”
唐三足摇了摇头,道:“先生,有些话我要与你单独谈。”
马长并未走向悬崖,却走进左侧一处小院,来到一口枯井处,摇了一下井绳。只听叮铛叮铛响了几声,下面却无一点声音,就在唐三足狐疑之时,马长又摇了一下井绳,不过时间比刚才要长一些,如此又一短一长摇动井绳,直到第四遍时,只听下面轰轰响了一阵。马长凝神静听一会,道:“好了,我们下去吧。”
黄猛长吁一口气,笑道:“闸门鱼龙混杂,泄露消息实属正常,不过他们都在外围,马长驻守的那处村落,居民都是我信任的人。即使他们搜到那里,再往里搜,怕是找不到门路。明天你看看这里的地势,就明白了。只是这次若被封了进出通道,怕是数年出不得谷了。”
唐三足道:“若是四小姐要见,自然无何避讳之处。”
借着火把摇曳的光亮,唐三足观察这些人,见众人隐约以一名二十余岁的女子为首,女子是标准的汉人,相貌极美,五官十分精致,唐三足并未理那壮汉,转向那女子道:“我要见马绵。”
此女正是付丘四义女的老四马长,她们与黄猛会合以后,依从马谊的遗愿,与马情、马绵、卢星、愉如都嫁给了付丘,现在马情、马绵、卢星先后有孕,外围卫护的任务就落在马长身和*图*书上。
两位女子放下一个圆偏篓,先将马长放了下去,唐三足趁着这个时候,悄悄从怀里摸出一个纸包,趁着黑暗将包内药粉洒在枯井旁边。
唐三足转到马长身后,背对众人,这才摘下面巾,道:“有重要消息,过来通知先生。”
黄猛显得十分热情,过来把住唐三足的胳膊,道:“没想到是唐兄来了,真是稀客,请坐下说话。”
丫环为黄猛奉上茶,便转身出门,马长与那位女子互视一眼,又望了黄猛一眼,见黄猛微笑着点了点头,这才转身出去。
马长皱眉道:“你是什么人?能否见一下阁下真容?”
唐三足方才见马长所为,猜出井底肯定布有机关,外人若是不知玄妙,顺着井口追上来,说不定会损失惨重。唐三足将那包药粉洒在附近,就是不想后面的人从井底跟下来。
唐三足苦笑道:“在下姓唐名三足,在情报部门任职。”
想必此地对外只有那一条出口,唐三足跟着马长一直走到付丘的居处,竟然没有遇到一个巡逻者。付丘借着微弱的星光,看清这所村落也是新近建成,大约能容得下百余户人家,规划十分合理,想必这就是付丘秘密建筑的老巢。
马长望了唐三足一眼,笑笑,道:“也不是什么大机关,比起王侯的古墓远远不如。走吧,现在这个更点,先生想必还未睡下。”
马长望着唐三足打量一会,双眼闪烁,心道唐三足孤身一人,万一http://www.hetushu•com不是先生信赖的人,索性杀了便是,笑道:“既然这样,你且稍候。”
唐三足笑笑,道:“我见过三小姐和卢小姐,你却是初见,但据我了解的情况,对比你的年纪容貌猜出来的。”
马长转身回去,向那名壮汉交代几句,带着两名女子来到唐三足面前,见他已蒙上面巾,道:“请随我来。”
唐三足方才见那女子相貌,猜测此女或是马长,听到此言,知晓这次应该是蒙对了,施礼道:“见过四小姐。”
马长引唐三足来到客堂,招呼一名女婢奉茶,转向唐三足道:“你在此等候一会,我去禀报先生。”
唐三足这时才摘下面巾,苦笑道:“早知道先生藏得如此隐蔽,我也不必来趟这次浑水了。”
马长领着唐三足进入一个暗门,从一道黑暗的长甬道出来,只见北风呼啸,天上繁星点点,已是到了地面上。唐三足顾目四望,却见三面都是悬崖,只有前面一片开阔地。唐三足黑暗中虽然瞧不见周围形势如何,也知道此地是在定居点悬崖的后面,若非这次冒险寻过来,即使找到那处定居点,也很难知道那口枯井是进出通道。根据他的经验判断,那处枯井的机关肯定是内机关,从枯井那边打不开,机关枢纽设在里面,看守机关的人只有听到约定的信号,才会开启机关,外面的人才能进入密室寻到这里。
黄猛笑笑,转身室内三女,道:“你等且到外室,我与唐兄单和_图_书独谈一会。”
付丘脸色一变,默默想了一会,道:“你怎么寻到秘道入口处?”
唐三足进来时全神贯注,仔细观察倾听,却未寻出开启机关的密室在那个方向。他心里存着心事,跟在马长往前走,又钻了一次地道,从那边出来,只见前方出现亮光,隐约可以看出是一个村寨的样子。
马长抬眼观察一会,道:“你认得我吗?”
马长心想唐三足能寻到这里,与黄猛之间想必有约定,但是密道入口太过重要,怎好轻易带着唐三足入内。马长心中狐疑,脸上却展颜笑道:“你来时可曾遇见官兵?”
马长以前曾听马绵说起过唐三足此人,闻言猛然省起,犹豫一会,她不知道唐三足与黄猛的关系,犹豫一会,道:“你在这个时候来见先生,莫非有重要消息?”
唐三足也没摘下面巾,笑道:“此处真是神仙也难寻,若是四小姐带我到此,我就是找上十年也寻不到先生。”
唐三足环视密室一遍,笑道:“先生才智过人,只这机关也足以阻挡一时,早知如此,我这次也不必冒险过来了。”
这时,左右两侧涌上十余人,全部是汉人,其中还有几名女子。一位壮汉点起火把,来到唐三足面前,见唐三足蒙着面巾,外面披着白色风袍,里面裹着裘皮大衣,看气度不似平常人,道:“信使?从那里来?要见谁?”
唐三足见行迹已露,听问话的人有冀州口音,也未逃跑,停下身形,道:“信使!”